加载中…
个人资料
曾经沧海-灵魂相遇
曾经沧海-灵魂相遇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19,196
  • 关注人气:56,74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京城怀旧653:再走东总布胡同,看到那个方圆里的弘通巷和宝珠子、赵堂子、宝盖胡同

(2024-03-01 07:13:36)
标签:

京城怀旧

东总布胡同

老川办餐厅

宝珠子胡同

赵堂子胡同

分类: 思一心事
要在东边聚餐,就着便要看看胡同。几年前是看过东、西、北总布胡同的,但每次溜达都难免有遗漏,再说近几年来在保护老建筑、文物方面还是有点进步,就利用去聚餐的机会,算是顺路溜达东、西、北总布胡同。

前次去是由西而东,由于时日已晚,没有走到东端,这次就要从东端进入,坐200路到雅宝路,一路有点爬行。远远地经过钟鼓楼。
                             京城怀旧653:再走东总布胡同,看到那个方圆里的弘通巷和宝珠子、赵堂子、宝盖胡同

京城怀旧653:再走东总布胡同,看到那个方圆里的弘通巷和宝珠子、赵堂子、宝盖胡同

这次才知道那疙瘩还有纵纵横横枝枝叉叉的胡同,是上次完全忽略的。这次就留意了,由胡同东端进入不远,右拐就是弘通巷,它非常短,已经完全没的可看。网上说它全长192米,宽6米,沥青路面,度娘也只有寥寥数语:起北牌坊胡同,南至东总布胡同,北邻先晓胡同,西靠北总布胡同属建国门街道办事处管辖。因胡同内旧有弘通寺清乾隆时称弘通寺,民国三十六年(1947)时称弘通
观,1965年称今名。弘通观已废。曾改苍松胡同,后撤销。

京城怀旧653:再走东总布胡同,看到那个方圆里的弘通巷和宝珠子、赵堂子、宝盖胡同

京城怀旧653:再走东总布胡同,看到那个方圆里的弘通巷和宝珠子、赵堂子、宝盖胡同

路北有贡院东街,再走两步就是老川办餐厅!好怀念啊!大家都在的时候,曾不止一次到那里聚会。它竟然还有米其林星级。
京城怀旧653:再走东总布胡同,看到那个方圆里的弘通巷和宝珠子、赵堂子、宝盖胡同

京城怀旧653:再走东总布胡同,看到那个方圆里的弘通巷和宝珠子、赵堂子、宝盖胡同

再走几步,就有指示“赵家楼”,当然要过去看看。赵家楼的内容将另外写一篇。

由赵家楼饭店出来,经前赵家楼胡同到了赵堂子胡同,没有继续深入。度娘称,赵堂子胡同,位于东城区东南部,呈东西走向,东端曲折,东起宝盖胡同,西至朝阳门南小街,南与阳照胡同相通,北邻盛芳胡同,属建国门街道办事处管辖。1984年定为区级文物保护单位。清朝属镶白旗,以朝阳门南小街为界,以西称东堂子胡同,以东称赵堂子胡同。“堂子”一说即妓院,为江南方言。此胡同东端同其它四条胡同相交,即西南阳照胡同,正东后赵家楼胡同,正南宝珠子胡同,正北宝盖胡同。五条胡同相交,形成一个少见的胡同枢纽,人称“五路通祥”。

度娘也有说到朱启钤:曾居胡同三号。朱启钤为光绪时举人,是位集官僚、财阀、学长三者兼一的人物。他有钱,又会经营。袁世凯称帝时,他在政治上错走一步;拥护袁世凯,与赵秉钧、陈宦、梁士诒并列为“四凶”。袁世凯死后,受到通缉,多亏他义父徐世昌等人照顾,再加上家中有钱、军阀爱钱,方才无事。后奉令特赦。他对中国古建深有研究。北伐成功,政府南迁,原北洋大僚,有的到秦淮河畔,成了新贵;多数息影京津,过寓公生活。而朱启钤则努力从事与民族有益的事业。他曾全力经营中山公园的修建,来今雨轩、水榭、唐花坞等都是他亲手设计修建的。朱启钤购下这所住宅时;当时为一座未完成的建筑。于是,他自己重新设计督造。住宅彩画及建筑工艺完全按照《营造法式》进行,为朱启钤毕生心血的结晶。朱启钤曾组织“中国营造学社”,社址先在天安门内的旧朝房,后经费困难,难以为继,他就把牌子挂在自己家门口。日本帝国主义侵略中国时,强买此宅。抗战胜利后又发还朱家。当时,国民党的接收大员认定此宅地下埋有宝藏,在还朱家之前,将所有的地板撬开翻过一遍,朱家在接过来时满目疮痍。经重修后,方能住人。现为外交部宿舍。1984年定为区级文物保护单位。

没有追踪有点遗憾,下次补上。
京城怀旧653:再走东总布胡同,看到那个方圆里的弘通巷和宝珠子、赵堂子、宝盖胡同

宝盖胡同,朝阳门南小街东侧,呈南北走向。北起盛芳胡同,南止赵堂子胡同,东与向春胡同相通,西邻朝阳门南小街。全长107米,宽7米,沥青路面。民国36年(1947年)得此名,1949年后沿称。现胡同内均为居民住宅。

翻译家耿济之曾在此居住。耿济之(1899—1947),上海人,原名耿匡,文学家和翻译家,五四爱国运动的学生领袖之一,中国新文化运动的先驱者和领导人之一。1917—1919年,耿济之在北京俄文专修学校学习,与瞿秋白是同学并成为挚友;1918年开始翻译俄国文学作品,同年与郑振铎相识。五四运动后,耿济之与瞿秋白、郑振铎共同编辑《新社会》和《人道》刊物,积极传播新思想,宣扬新社会。1921年,耿济之与郑振铎、瞿世英、许地山、王统照、蒋百里、周作人、沈雁冰等12人在北京中央公园来今雨轩发起成立了文学研究会,旨在“研究介绍世界文学,整理中国旧文学,创造新文学”。同年,耿济之与郑振铎一起翻译了《国际歌》,后经瞿秋白修改并谱曲。1935年梅兰芳访苏演出,耿济之担任翻译,二人结为莫逆之交。对中国戏剧事业的发展,耿济之作出了特殊贡献。奥斯特洛夫斯基的《大雷雨》就是耿济之最早翻译的,后经曹禺改编成话剧,在上海的舞台上引起了极大轰动。此外,耿济之翻译了托尔斯泰的《复活》,并被田汉和夏衍两次改编成话剧,在上海公演时效果极佳。

瞿秋白的《赤都心史》《饿乡纪程》也是在这里写作的。记得小时候看到南京家里书橱里还有不少他的著作。网上有篇文字说,1923年6月的一天,瞿秋白在俞平伯陪同下上烟霞岭,拜访了胡适。早在两个多月前,陈独秀曾致信胡适:“秋白兄的书颇有价值,想必兄已看过。国人对于新俄,誉之者以为天堂,毁之者视为地狱,此皆不知社会进化为何物者之观察。”陈独秀认为“秋白此书出,必能去掉世人多少误解”,他托请胡适“早日介绍于商务,并催其早日出版为要”。陈独秀信中所言的“秋白兄的书”即《赤都心史》。1920年10月,瞿秋白以《晨报》特派员的身份,由北京经哈尔滨、满洲里踏上了赴苏俄路程,于次年1月抵达莫斯科。以这段心路历程为底稿,瞿秋白完成了两部著作《饿乡纪程》和《赤都心史》。因肺病复发咯血,部分文稿是他在病榻上写出的。《饿乡纪程》《赤都心史》记录了一个觉醒者寻路的精神成长史,是“五四”后早期文坛的名篇佳作。

1922年9月,《饿乡纪程》出版问世。陈独秀此番将《赤都心史》出版一事托付给了胡适。胡适为此亲往商务印书馆商谈,后又写信给王云五,介绍瞿秋白到商务印书馆做兼职编辑。以胡适的学识和眼光,他敏锐地看到了瞿秋白的满腹才华。这次会面,乐于提携晚辈的胡适显然被眼前这位青年才俊吸引,他嘱瞿秋白今后能多做些学问。在苏俄两年多,瞿秋白曾因患肺病在莫斯科郊外的高山疗养院治疗。一个清晨,云气氤氲而来,天边紫赤光焰,热热烈烈,照耀万壑。这天正好是他的生日,他提笔写下《晓霞》一文:“欣欣之情,震烈之感,不期而自祝晓霞。”在结尾,他写道:“一月二十九日,秋白生日。我生的晓霞在此么?”这般热烈的生命感受如此独特,以至于今天读之,仍让我不由怦然心动。有的人,他们真的会让人看到生如晓霞般的瑰丽和绚烂。这不只是他才华横溢。当年陈独秀率团出席共产国际四大会议时,为陈独秀做翻译的是他,他俄语水平之高是公认的。他担任上海大学教务长、社会学系主任时,他的学生丁玲回忆说:“最好的教员却是瞿秋白。他讲希腊、罗马,讲文艺复兴,也讲唐宋元明。我常怀疑他为什么不在文学系教书而在社会科学系教书?……为了帮助我们能很快懂得普希金语言的美丽,他教我们读俄文的普希金的诗……当我们读了三四首诗后,我们简直以为已经掌握俄文了。”他音乐造诣颇深,《国际歌》是他在北京堂兄家的风琴上,照着曲谱一遍遍弹奏、吟唱,根据俄译本译配出了中文歌词。他还刻得一手好印,写得一手好字。文学上更是流光溢彩,《饿乡纪程》《赤都心史》一出手就是扛鼎之作,那时他才二十出头。
京城怀旧653:再走东总布胡同,看到那个方圆里的弘通巷和宝珠子、赵堂子、宝盖胡同


京城怀旧653:再走东总布胡同,看到那个方圆里的弘通巷和宝珠子、赵堂子、宝盖胡同

这两个牌子很有意思,医养联合体看着里面是空的,问周围居民回说“不知道是干嘛的。没见开过,也没人解释过”。门上挂着锁。
京城怀旧653:再走东总布胡同,看到那个方圆里的弘通巷和宝珠子、赵堂子、宝盖胡同

京城怀旧653:再走东总布胡同,看到那个方圆里的弘通巷和宝珠子、赵堂子、宝盖胡同

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到是在工作。
京城怀旧653:再走东总布胡同,看到那个方圆里的弘通巷和宝珠子、赵堂子、宝盖胡同

这个社区是文明居民区。
京城怀旧653:再走东总布胡同,看到那个方圆里的弘通巷和宝珠子、赵堂子、宝盖胡同

层层叠叠的房屋。
京城怀旧653:再走东总布胡同,看到那个方圆里的弘通巷和宝珠子、赵堂子、宝盖胡同

京城怀旧653:再走东总布胡同,看到那个方圆里的弘通巷和宝珠子、赵堂子、宝盖胡同

宝珠子胡同,朝阳门南小街东侧,呈南北走向。全长201米,宽117米,沥青路面。于民国36年(1947年)称此名。1930年初春,中国营造学社在宝珠子胡同7号院成立,据说当时只有3张桌子和6名正式成员,瞿兑之任编纂兼英文译述。瞿兑之(1894—1973),湖南长沙人,现代史学家、文学家、画家,代表作有《中国骈文概论》《方志考稿》《人物风俗制度丛说》《中国社会史料丛钞》《李白集校注》《刘禹锡集笺证》等。瞿兑之出身官宦之家,其父瞿鸿玑在清末位居高官。他随父长年居住在京城,对京师建置十分感兴趣,也十分了解。他的《燕都览古诗话》为咏览燕都之作,以诗系文,诗文并茂,在众多记述北京风土诗文中首屈一指。瞿兑之早年就读上海圣约翰大学及复旦大学,毕业后在南开大学、北京师范大学、燕京大学及辅仁大学等各校任教。他学问渊博,著有多部文史掌故笔记,如《杶庐所闻录》《养和室随笔》等。20世纪40年代掌故学的勃兴,很大程度上有赖于瞿兑之的努力。他召集徐一士、谢刚主等人,发起“国学补修社”,并借助南北文坛的合力,以《中和》月刊为阵地,打出“掌故学”的旗号。《中和》杂志社创立于1939年12月,瞿兑之任总编辑。
京城怀旧653:再走东总布胡同,看到那个方圆里的弘通巷和宝珠子、赵堂子、宝盖胡同

两家酒店紧挨,好像是智能管理的,都是连锁。
京城怀旧653:再走东总布胡同,看到那个方圆里的弘通巷和宝珠子、赵堂子、宝盖胡同

京城怀旧653:再走东总布胡同,看到那个方圆里的弘通巷和宝珠子、赵堂子、宝盖胡同

一点数据:1949年的统计显示北京城区有名字的街巷6074条,其中胡同1330条,街274条,巷111条,道85条,里71条。实际上,人们把上面提到的胡同、街、巷、道、里统称为胡同。比如南柳巷、南锣鼓巷、青风夹道等。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