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司马平邦
司马平邦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0,821,491
  • 关注人气:190,22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汤灿新民歌真能让人听出耳油

(2010-11-02 16:57:58)
标签:

汤灿

新民歌

司马平邦

娱乐

分类: 人话:关于某一个人的话

汤灿新民歌真能让人听出耳油

司马平邦

汤灿新民歌真能让人听出耳油

好一朵美丽的苿莉花!

汤灿新民歌真能让人听出耳油

金色女王造型的汤灿,显示个性和经典的流行旨意

汤灿新民歌真能让人听出耳油

中国红包装下的民歌天后有一颗自由的心

10月30日中午,我可是认认真真地等在北京电视台文艺频道前,沐浴更衣,等着听好听的汤灿的。

之前看过她的微博,在她惜字如金的微博里,预告了这条讯息,这场演唱会其实开在9月的上海,演唱会的名字是“爱,让生活更美好”,正应了上海世博会的主题“城市,让生活更美好”。

美。

我说的是汤灿的出场,那个别致的女王造型。

汤灿的美,我觉得更适合知识分子口味,而不就乎于大众,这是汤灿与其他民族歌手最大的不同,不过至于为什么她更适合知识分子而不就乎于大众,还真说不清,但有一点是肯定的,民族唱法,若更就乎于知识层而不是大众层,就是种天然的矛盾,所以在中国,汤灿这样的歌手,可以高举着“新民歌”的只有她一个,不可能有第二个。

汤灿以《苿莉花》开场,当然是为了突现“新民歌”的特色,对此,很明显她早下了大功夫,那唱法既可以是民族唱法的流行化,也可以说是流行唱法的民族化,以前的民族歌手唱这首歌,那脸蛋上一定是喜庆的嘻笑的,而汤灿则愈发端庄起来,音速放缓,让音符一个一个从声带中跃出,清脆而温和,她唱的不是戏谑,是经典。

还有,丁薇的《冬天来了》――不知道汤灿为什么会在演唱会前期就唱这首歌,我想一定是她极为喜欢的,丁薇的音乐虽然走流行路线,但汤灿唱了,我才发现丁薇的歌原来也极需要演唱功力的,需要民族音乐那份字正腔圆,加之流行音乐的随性表现,这其实是首更适合小空间倾听的歌,尤其坐在车里自己享受。

虽然汤灿和维塔斯合作的做法颇有创意(之前他们合作过《青藏高原》),不过若让我选本场演唱会最好的合唱,我还是选她与年过七十的启蒙老师的合唱――前者,一男一女合唱俄罗斯民歌《卡秋莎》,后者,一老一少合唱《浏阳河》。

卡秋莎,除了是一首好歌的名字,还是斯大林时代苏军常用的火箭炮的名字,二战时苏军凭此打败了纳粹德国,有了这层关系,中国人对这首歌更有特别的感情,不过维塔斯明显已然没有什么前苏联情结,我个人更喜欢的是歌手唱这首歌的时候,唱到那句“卡秋莎站在美丽的山岗”时,可以双手拢腹,前胸随着音乐的节奏起伏有律,那是《卡秋莎》的形体韵律,汤灿做到了,维塔斯做不到,他的眼睛根本就没离开这位中国美女的脸,哎,现在的俄罗斯艺术家也是世道不古啊。

《浏阳河》就不一样了,汤灿的那位音乐启蒙老师,对不起我忘记了名字,虽然70多岁了,但声音依然美丽不让自己的学生,这对师生的合唱,明明是民族音乐的集大成,表明七旬老者也可以葆有声音的青春,而汤灿的声音更可以在老师标准的韵律间做细微的跳跃处理,富激情和活力,让人想到许多年前解晓东和范晓萱合唱的那首特别风格的《甜蜜蜜》,至少这首《浏阳河》有一样的流行潜力,当然,在老师身上,我们也看到了再过许多年后汤灿的音乐将是什么样子。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同籍湖南,汤灿唱的《乡恋》与李谷一的原唱居然如此接近,其实,这两位歌手在音质上是有很大区别的,当年《乡恋》流行于民间,世风尚未如此开化,人们喜欢它全然在于它的柔美、深情和缠绵,其实,这样的气质在今天已经不是什么稀罕物,汤灿胜于不但声线完美,形象的美好也颇为契合,如此乡情恋曲,那是种只能埋在心底而不愿与他人分享的秘事,是每个听着听着为之动容的男人不可回头的追忆。

除了《乡恋》,我还有《在那遥远的地方》,还有《小拜年》,还有《沂蒙山小调》,还有那首我刚刚在平壤喜欢上的朝鲜歌曲《阿里郎》:阿里郎/阿里郎/阿拉里哟/我的郎君翻山过岭路途遥远/你怎么情愿把我扔下/出了门不到十里路你会想家/阿里郎/阿里郎/阿拉里哟/我的郎君翻山过岭/路途遥远/春天黑夜里满天星辰/我们的离别情话千遍难尽……这些,我都想听到汤灿的声音,喜欢这种声音。

台上的风韵与优雅,台上的华美与激情,我相信这还不是汤灿的全部,她的演唱会,她唱的每一首歌都有精心的设计,都有她自己对音乐和民族音乐一份个性的理解,都有她的认真执着,这才有了新民歌,什么是新民歌?说起来容易,唱起来难,汤灿的歌声以深厚的演唱功力垫底,又有她对音乐风格的广泛尝试,她可以唱别人的,别人却不可以唱她的,这是她的绝活儿。

当然,更重要的,是汤灿可以在程式化十足的民歌里加入更多的情感表现,这于她当场演唱的《苿莉花》、《浏阳河》,甚至是《卡秋莎》里都有,我说汤灿更适合于知识层的口味,是因为她大胆,敢于将大众的民族的音乐处理得更个性化,更汤灿味道。

关于此,我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汤灿,不过,当晚在目击这些年来她一直低调的慈善方式,和她曾经有过的坎坷的艺术道路后,算是可以理解到一些所谓真谛了。

所谓艺如人生、“艺术人生”――朱军的节目虽然做得俗气,但道理却一点儿不俗气。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