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司马平邦
司马平邦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0,831,689
  • 关注人气:190,22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琥珀》让人灵魂出鞘如行尸走肉

(2010-03-19 10:31:21)
标签:

王珞丹

琥珀

孟京辉

司马平邦

文化

分类: 黄话:有点儿不太入流的话

《琥珀》让人灵魂出鞘如行尸走肉

司马平邦

《琥珀》让人灵魂出鞘如行尸走肉

上学时候,就学过一篇叫《琥珀》的课文,课文的第一句就读起来音节优美:

一个夏天,太阳暖暖地照着,海在很远的地方翻腾怒吼,绿叶在树上飒飒地响……

很久之后才知道那篇课文其实犯了一个常识性的错误,它不该把琥珀形成的时间长度从数千万年缩短到1万年,以前觉得,1万年都是太久太久的事,现在才知对于琥珀的长成来说10万年、100万年都只不过是弹指一挥的事。

昨晚,在保利剧院再次看到正在向第五个年头进化的《琥珀》――对于一部话剧来说,在舞台上可以坚持5年仍然可以获得满场爆满的公演,我觉得这真差不多相当于一颗真正的琥珀已经进化了几千万年时间吧,从化学家的角度看,琥珀是古代松科植物的树脂埋藏地下经久凝结而成的碳氢化合物而已,也就是说任何一滴松科植物的树脂都有可能变成琥珀,但在艺术家们眼里,琥珀,则在于它有那颗心,那篇《琥珀》的课文里说,“一大滴松脂从树上滴下来,刚好落在树干上,把苍蝇和蜘蛛一齐包在里头”,经历过超长时间的演变,它们才变成了琥珀,你想想真正可以巧合到正好被一滴树脂滴到的苍蝇和蜘蛛会有几只,说到底,琥珀的价值在于命运选择了一种机率最低的可能性。

沈小优(王珞丹饰)因为爱人的心脏被移植于高辕(刘烨饰)身上而爱上高辕,这样的爱情表面上看确实是种极为偶然的选择,首先她的爱人要死去,其次他死去爱人的心脏又要被移植,而她又要能够找到这颗心――另一面,命运本质都个个有其必然的来路,小优追随着那颗心脏寻找真爱,她需要的只是一个有“心”的爱情,编剧廖一梅没有交待小优当年是因为什么爱上了曾经拥有这颗心脏的数学教师,这或者可以成为未来《琥珀》的故事可能搬上大银幕或者小荧屏时前传的由头。

王珞丹版的沈小优,虽然不如袁泉版的小优拥有最优质的舞台声线,但这个青春版小优的爆发力更足,其实这个人物已经限制了她丰富的体语表达,但我们仍然被她带有速度感和节奏感的动作吸引;现在的舞台剧,已经不再避讳演员的吻戏,而且将其作为掀动剧场情绪的一个支点,但看过袁泉在《琥珀》和《简·爱》里分别被刘烨和王洛勇亲吻仍然会对王珞丹与刘烨的吻戏充满特别的好奇,即他们一定要用眼前的行为让观众相信他们真的在相爱,和,在做爱。

而且在这样的场面出现时,人们眼前不再有米莱和钱小样的影子。

关这个问题的答案,我想还是留给观众到现场去寻找吧。

貌似唐璜的花花公子(现在这个时代不能用“花花公子”这个词准确形容一个男人了)高辕,在没有被移植这颗心脏之前,已经死心崩地地做着被自己冠以“骗子”的营生,说实话,高辕欺骗过程打造“美女作家”的过程我觉得在2005年时还可能只是孟京辉和廖一梅对出版界的泛泛讽刺,但放在现在,却让人觉得他们把如今那些最流行的青年作家们都骂了一遍,我看姚妖妖就是活脱脱的一个郭敬明,不像吗?

爱情,命运,换心术,这些都是一些如琥珀的形成一样充满了极端的偶然又充满了深不可知的必然的东西,它们本来是超越时间和空间的,孟京辉做话剧的本事就是能把这些几乎不可捕捉的形而上里硬是能结合进如高辕打造美女作家这样的具体而俗气的世相。

高辕,演的不是孟京辉自己。

就像,唐璜,演的也不是拜伦他自己。

但每个坐在剧场里沉醉于剧情的男人都会觉得高辕可能就是他自己,至少他的出现提醒每个人,我们是有“心”的人,但我们每一天所做的事并不一定源于自己的那颗心的指示。

高辕与小优第一次见面,就互相被诱惑,其实真正驱动这个诱惑的还是那颗心――虽然在现代医学的解释里,心脏只是一个造血机构,与灵魂和情感无关,但现实生活中却又存在着即使只被输以大量的别人的血液都可能导致受血者性情大变的事例,或者在不远的未来医学家们真的可以攻克换脑术的难题,让那些躯体死亡的大脑和记忆和让那些脑死亡的肉体重新组合成另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新人。

一切升华都有它朴实的来头,一切偶然都有它必然的动机。

这一版新的《琥珀》,孟京辉最后还是让换心之后的高辕终于没有逃脱死神的牵引,小优迷恋的那颗心脏也终于止息了它的跳动,浪漫不再于矫情和虚妄中续写,似乎剧作家们也已经腻味了纠缠那些命运到底是偶然还是必然,以及爱情到底是爱人还是爱心的不解之结。

这或是孟京辉的改变,就像那些面对着数千万甚至数亿年形成的琥珀,人们最后还都是要向这永恒中的巧合投降,面对这样不可复制的永恒中的巧合,任何科学和非科学的态度最后都只能发展向一个方向:投降。

正如所有牛顿晚年只能向上帝求助智慧,而钱学森这样具有“伟大的革命精神”和经历的科学家最后也可能向气功学求助答案。

看了《琥珀》,走出剧场,会突然觉得累,而累的方位竟然来自于自己的心脏,没记忆自己的心脏不是原装的,但仍然会怀疑自己并没有受到这颗心的支配,而那种灵魂出鞘或者行尸走肉的感觉让人觉得格外爽歪歪。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