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魏英杰
魏英杰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361,000
  • 关注人气:17,36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我们为什么如此不耐烦

(2014-12-04 15:05:24)
标签:

杂谈

分类: 时事评论
​我们为什么如此不耐烦

(图片来自网络)

文/魏英杰

前阵子,朋友发快递寄几本书给我。隔了数天,快件还没来。朋友查了一下,说你已经签收了呀。我照着单号查询,把自己给吓了一跳,发现回单快照上确实签了我的名字。仔细一看,才发现签名好像不是我的笔迹。打电话追查,才知道是快递员自己签的名,把快件扔保安室就走了。

接下去的事情,更让人大跌眼镜。当我去保安室取件,发现压根没这个包裹。打电话给快递员,他先是说回头自己再去找找,然后问包裹里是什么物件,我回答是书,他又问是什么书。我冲口而出:这不该你管。不料他便暴躁地开始骂娘,还说信不信我揍你。我一下子无语了,直到对方骂骂咧咧挂了电话才回过神来。

初步判断,这要么是包裹被弄丢了,要么是自己的话惹急了快递员。不由想起另外一件事,有一次因网购打差评,对方竟然电话打过来破口大骂,还出言威胁。一想到对方有自己的家庭地址和电话号码,只有忍气吞声说好话。打过几次电话后,对方才不再纠缠。要不是有之前这件事,我气急之下或许会不依不饶地投诉要求处理这个快递员。

因为这类事情,家里人多次劝告:做事情不能太较真,否则自己吃亏。可是一想,这似乎不光是有理没理或者较真不较真的问题。比如这个快递小哥,明显有不耐烦的情绪,那语气感觉全世界的人都欠他似的。后来和朋友交流,才发现有些朋友网购从不填写家庭地址,还有人干脆不用真名,更有朋友特意启用一个专门用来网购的手机号码。他们这么做,大概都是因为缺乏信任感。 

这些事情,一方面可以说是这个社会有一部分人的情绪不对劲,或者可归结为一种暴戾之气。碰到问题,许多人都不愿意沟通,而是简单粗暴地对待。这股情绪的背后,是不同人之间缺乏基本信任,因此产生不安全感和焦虑情绪。比如近年来日渐增多医患纠纷,以及所谓“老人跌倒扶不扶”话题,都能反映出这个问题。信任是社会交往、市场交易的基石,信任的匮乏就会造成社会运作不畅。

另一方面,这似乎也和不同社会阶层之间的割裂有关。所谓“仇官”、“仇富”,就是一种极端反映。这又不仅表现在贫与富、官与民之间,而是弥漫于各个不同阶层之间。比如前阵子被一些舆论嘲笑挖苦的“大妈”现象,可说是一种年龄歧视;而白领瞧不起蓝领,蓝领瞧不起民工,大概也是不少人的内心真实。反过来,相对弱势群体则可能以敌意审视其他人群。轻视和仇视,因此构成了一枚硬币的两面。

这样解读可能“言重”了,不过所谓“社会矛盾日益凸显”,或者就是这么一回事。这些现象的背后,既涉及社会利益格局的调整,也涉及社会文明和社会道德的重建。问题说起来无比庞杂,却又如此具象。倘若每个人都那么不耐烦,这个社会必然陷入浮躁和狂热。没有人耐心听别人说什么,或者都顽固地认为自己是对的,那么这个社会必然走向偏执。如从网上各种攻伐论战,以及现实中的一些极端案例,都闻到这股不好的气息。

回头想来,我对快递小哥说“不该你管”,何尝不也是一种不耐烦,这句话背后又何尝没有不信任或轻视的成分在内。虽说一个人难以改变整个世界,但如果每个人都能把心静下来,从容淡定一些,也可形成一股积极改变的力量。比如快递丢单这事,过了两天我看没动静,就装作没事儿一样又给快递员打了个电话,他听到我平心静气地询问,也便吐了真言,说自己不想干了,但会让其他人和我接头。又过了两天,这个包裹“失而复得”,送到了我手里。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