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魏英杰
魏英杰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364,778
  • 关注人气:17,36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一场以申遗为名的拆迁事件

(2013-04-16 21:35:32)
分类: 文化批评
一场以申遗为名的拆迁事件

文/魏英杰

埋有唐代著名高僧玄奘法师灵骨的西安兴教寺,日前传出正面临大规模拆迁。兴教寺建于唐朝,距今有1300多年历史。这座古寺庙的命运,因此引起公众关注。

据报道,当地政府给出的拆迁原因,是丝绸之路联合申遗的需要。按相关方案,拆迁范围涉及兴教寺三分之二的建筑,也就是除玄奘塔、窥基塔、圆测塔(玄奘的两名弟子)外,其余建筑大多面临被拆迁命运。如此兴师动众的拆迁方式,难免引发外界质疑。据称,在这场拆迁的背后,不无商业运作的阴影。当地一家国有独资公司有可能介入其中,借申遗进行招商引资和房产开发。

在《西游记》中孙悟空的扮演者六小龄童等名人的关注下,包括国家文物局、西安文物局以及有关专家都出来对此进行说明与澄清。从目前情况看,此前媒体报道或有夸大之处。根据文物主管部门的说法,涉及拆迁的仅是上世纪90年代以后新建建筑,其余的包括大雄宝殿、藏经楼等历史建筑皆予以保存,甚至考虑到僧人宗教活动及生活需求,对卧佛殿、三藏纪念堂等新建建筑也进行保留。就此来看,当地准备进行的似乎是一场具有正当公益目的的保护性拆迁活动。

从申遗的自身要求来讲,对核心保护区进行环境整治,拆除无关建筑物,乃必要的措施。既便如此,这场以申遗为名的拆迁,仍然存在诸多问题。其中主要一点,就是当地在规划拆迁时,并没有充分关注到人与文物的关系,更忽视了生活其中的人的正当利益。

所谓文物遗产,从来不是孤零零的建筑物,它因承载人类活动的信息而显得可贵,也因与人的持久互动而得以精神延续。兴教寺虽是文物,却绝非死物。从唐朝至今,这座寺庙几遭灭顶之灾,一度“塔无主,寺无僧”,但这并非兴教寺历史上的正常现象。时至今日,兴教寺仍为佛门弘法之地,寺内僧众乃不可或缺的存在。他们是保护和承继兴教寺千年传统的一大主体。既然如此,当地岂能忽视僧众诉求,单方面进行规划与拆迁?就算拆迁有理,如若未能妥善安置僧人,这无疑也是一大败笔。

更何况,这场以申遗为名的拆迁,其背后动因也令人怀疑。日前,国家文物局新闻发言人回应称,相关审批方案并不涉及任何商业开发的内容。但是,基于对国内当前“申遗经济”过热的担忧,以及之前当地政府对兴教寺打过的“如意算盘”,人们恐怕不敢轻易表示乐观。

一个无可否认的事实是,过去各地千方百计挤进申遗队伍时,都高举着保护文物遗产的旗子,而一旦申遗成功,几乎没有例外又都把世界遗产当作一棵摇钱树。另一个事实是,2011年当地就准备建设“兴教寺佛教文化旅游景区建设项目”,把兴教寺打造成“第二个法门小镇”。资料显示,西安市于去年同意实施建设该项目。如此有板有眼的规划招商项目,难道说不做就不做了?又或者,申遗只是其中一项工作,而这并不妨碍当地在申遗成功后对兴教寺进行再包装?

在这背景下,人们没有理由不担忧即将动工的兴教寺拆迁工程,也不能不同情寺庙僧众可能遭遇的命运。在地方政府及相关利益方主导下,申遗可能只是这场拆迁的表面理由,而这场拆迁又可能与文物古迹的保护无关,却与地方借机发展文化旅游产业有关。这或许正如眼下同样引人关注的凤凰古城收门票事件,看着是为了保护文物遗产,实际却是地方政府联合大公司与民争利,而在这过程中,普通民众的利益却被无情地抛弃一边了。

1949年以后,国内文物古迹可谓命运多舛。经过文革大规模破坏、改革大规模拆迁,如今能够完整保留下来的文物古迹,都是历尽劫难的宝贵遗产。包括一些当年未被列为文保单位的老房子、传统民居,也是越来越稀有,越来越珍贵。日前发生的“成龙捐楼”事件,就形象反映了老房子这些年来的命运变化。这些文物遗产,不能再在新一轮的文化旅游热潮中,沦为地方政府的牟利道具了。以前是采取打砸抢进行毁坏,如今以保护和申遗为名的开发,同样可能对文物古迹造成无可挽回的破坏。

文物保护性开发的前提是保护,申遗的目的也是为了保护,这是不可逾越的文保界限。兴教寺申遗并非坏事,但如果申遗的目的只是为了开发,就值得引起警惕。即便是申遗,也应关注人与文物古迹的互动作用,而不能人为割裂历史与传统,把文物变成一堆只供游览参观的“遗址”。

2013年4月14日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