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魏英杰
魏英杰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366,006
  • 关注人气:17,36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古迹会所是对权力的拙劣模仿

(2011-05-21 20:42:00)
标签:

杂谈

分类: 文化批评
古迹会所是对权力的拙劣模仿

文/魏英杰

故宫开办高级私人会所风波未定,同为国家重点文保单位的承德避暑山庄近日也陷入了一样的尴尬处境。据悉,在承德避暑山庄内,一座私人豪华会所——“皇家会馆”即将开门营业,仅为少数会员提供专属服务。

上述做法是否涉嫌违法违规?答案是肯定的。据报道,故宫建福宫花园所办会所于今年4月份举行开幕式。当晚,数条江南织造总局的“手织金缎”被分挂于两侧墙体,主宴会厅旁置放多件故宫重器,连贵重的“清乾隆紫檀嵌玻璃画宝座屏风”也被借调来营造晚宴的“皇家”气氛。国宝文物被滥用于私人宴会,仅此一点,故宫相关单位难辞其咎。

承德避暑山庄的问题,也同此理。最新消息称,承德市文物局相关负责人表示,这是合作企业未征得该局同意,单方面发布相关广告、片面宣传。作为政府部门能否与企业合作从事商业活动这点不论,被指开办私人会所的场所不仅位于山庄内,而且当时作为抢救性修复工程向省文物局报批。报批内容与实际用途不符,仅此一点,避暑山庄已涉嫌违规。

同样值得追问,这些文物保护单位为何热衷于向富豪提供私人服务?这从文物单位自身而言,无非是为了变花样追逐利益。但这也说明了,封建王朝虽已随风而逝,其超级奢华的权力排场却仍为某些人所梦寐以求。因为有这样的市场需求,这些古迹保护机构才不惜扭曲自身定位,自掉身价去迎合某些人不无虚幻的权力欲望。这一点,无论是从故宫豪华夜宴中模拟皇帝“诏书”制作邀请函,还是从“皇家会馆”为会员开辟进出山庄的“专属通道”等细节,都可以得到淋漓尽致的展现。

无论赚多少钱,某些富豪仍津津乐道于虚拟权力带来的快感。这反映了,权力仍然是这个社会最为闪亮的金字招牌。在现代社会,这显然是一种扭曲的价值取向。正确的现代权力观念是这样的,权力来源于人民,用之于人民。这一理念决定了,权力本身并不值得夸耀,更不值得以这种方式效仿。古迹保护单位办私人会所,其实就是对封建权力的拙劣模仿。这样做却受到追捧,除了表明传统权力文化仍深深影响着现代生活,还从侧面说明,权力通吃仍是这个时代的一大弊病。换言之,导致有钱人热衷于追逐权力般享受的根源,恰在于权力本身。

话说回来,豪华私人会所也是一种市场服务,本身并不违法。但把豪华会所办在文物古迹内,却非常值得质疑与批评。这一方面在于,文物古迹具有多重宝贵价值,理应受到严格保护;另一方面,作为历史文化遗产的文物古迹具有公共属性,除不便开放参观外,理应面向全体公众开放。而无论是故宫还是承德避暑山庄所开设的高级会所,均已背离上述根本宗旨。所以,必须尽快刹住这股利用古迹兴办高级会所的风气,让文物保护机构回归保护文物的本位。

文物保护单位参与商业化运作已令人担忧,拿珍贵文物作为权力夜宴的道具,更是不能让人容忍。近日,台北故宫博物院院长周功鑫接受采访时称:“对民众来说,故宫不是高高在上的围城,不是以盈利为目的的经济实体,而是为民众提供多种服务的教育机构。”定位于非营利性而不是商业化,注重于公共教育功能而不是追逐部门利益,这一点应当成为所有文物保护机构的座右铭。谁要是偏离了上述定位,谁就可能成为历史的罪人。

2011年5月20日

《新民晚报》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