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恶人谷江小鱼
恶人谷江小鱼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95,205
  • 关注人气:81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专用性资产”会被“敲竹杠”吗

(2010-07-29 08:29:11)
标签:

资产专用性

通用汽车

费舍车身

新制度经济学

科斯

分类: 媒体.专栏

富士康事件引起广泛关注,也引发了学界关于工会和产业结构等问题的争议。有媒体跟进事件,发回了详尽的调查,包括员工的具体生活和工作细节、以及对 上下游产业链的调查。有人因此评论,认为如同富士康这样的大型加工企业,可以通过细化工序,进行一系列的针对性培训,员工耗费了大量时间投入在熟悉专用设 备、流程和工序之上。如果他们辞职去其他厂,这些经验积累基本没有用处,也就是说,换一个地方,一切又要从头来过。因此,的确存在企业利用这点来压低他们 工资的可能。

这种观点并不容易反驳。论者应该没学过多少经济学知识,故此不会知道自己的说法其实是无意中契合了2009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威廉姆森的理论观点,即资产专用性与市场组织关系的研究。


譬如,工人被针对工厂某种特殊设备进行培训,或者花费时间熟悉某种特殊工艺流程,就会存在被工厂敲竹杠的可能,因为他们花费的时间是一种沉没成本。 而对于下游供应商来说,企业可能要他们按照特别的要求进行设计和制造,比如专门的模具、生产线等,而一旦建造起来,除了这家企业,基本没用武之地。以后即 便企业可以压低价钱,供应商的上策也是咬牙接受。


新制度经济学文献常引用到的一个案例,是发生于80多年前的通用公司并购费舍车身事件。经济学家们是这样描述的:一开始,费舍公司为通用汽车提供车 身,要按照通用标准来建设生产线和购置设备,而建造好之后,通用就有可能敲费舍公司的竹杠了。费舍为了规避这种风险,和通用签订了非常详细的长期合同,规 定了价格公式和利润率等,而且通用只能从费舍公司购买车身。这回变成了费舍容易敲通用的竹杠了,克莱因教授描述为“费舍公司…用契约中的附加成本条款敲诈 了通用汽车公司。采用一种低效率的办法,利用较多的劳动密集型技术,并拒绝将它的汽车车身生产工厂建立在通用汽车装配厂附近,并趁机将17.6%的利润附 加在其劳动和运输成本上。”


总之,自对这个事件感兴趣以来,经济学家们的结论是:通用为了避免被长期敲竹杠,一不做二不休收购了费舍公司,威廉姆森教授便认为主要是资产专用性引发敲竹杠,导致纵向一体化。


科斯一直有质疑。而到了2006年,这位96岁的老人更发表一篇长文《The Conduct of Economics: The Example of Fisher Body and General Motors》 总结这个事情,否定了经济学家们纸上谈兵的看法。科斯详细翻阅当时的相关合同和文件后,证实所谓费舍公司故意采取降低效率和远离通用装配线建厂的事根本是 子虚乌有。通用兼并费舍,有其他因素的考虑,这里不细说。


也就是说,并没有证据表明纵向一体化比长期合约更能解决敲竹杠的可能。人性自私,敲竹杠当然可能。然而,合约双方会考虑这些因素,签订完备合约,另外,市场规则和秩序也会惩罚那些明显有敲竹杠的行为。


一堆煌煌文献竟是建立在空中楼阁之上的,尽管科斯的批评还是很绅士,最多是引用一句“between honest and dishonest error lies sloppiness”来批评他们的草率,我还是能感受到他对此的失望。经济学家不能立足“敲竹杠”、“欺诈”等词语之上,通过自己的想象来构建理论,这 也正是科斯一直批评的“黑板经济学”。


而随后传来威氏将访华的消息,搜狐财经的朋友要我写几个问威氏的问题。我很快写好,第一个问题其实就带着点“不怀好意”:


“关于通用收购费舍车身的案例,传统观点一直把这个案例当作是敲竹杠的例子。科斯研究和考察后,提出了新的看法,认为不存在所谓费舍车身通过采取低 效率的生产方法和远离通用装配线建造工厂的问题。而你认为,这种收购和资产专用性等因素有关,请问就这个案例,你现在有新的观点或补充吗?”


威氏是否被问这个问题以及如何答复,我其实不大关心,我实是要借此一浇自己之块垒罢。 (原发《钱经》)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