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岳晓东
岳晓东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223,350
  • 关注人气:6,23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红楼梦》心理诊所(13):尤二姐的“二奶命”教训

(2010-10-02 12:19:05)
标签:

《红楼梦》

心理分析

尤二姐

侥幸心理

二奶

岳晓东

杂谈

尤二姐,是宁国府贾珍之妻尤氏继母改嫁到尤氏家族所带的两个女儿之一,与尤三姐并称“二尤”,归入《红楼梦》金陵十二钗副钗之列。尤二姐模样长的“标致和悦”,“花为肚肠、雪作肌肤”,比凤姐还俊,又性情温柔可人,“无一处不令人可敬可爱”,引得贾府中的男人趋之若骛,先有贾珍、贾蓉父子,后有贾琏。尤二姐最终选了贾琏为归宿,却不想反将自己推进了“二奶的陷阱”,最终吞金自杀。

 

http://bbsimg.ali213.net/attachments/day_071031/20071031_f82f864506f68e28bfa7G8hRCnpEBYU5.png

 

尤二姐与贱男们打情骂俏

尤氏姐妹虽然柔媚多情、机敏聪慧,但是在荣国府却只是外人,其处境之尴尬和艰难,比贾府的丫头还难做人。首先,尤氏姐妹虽是宁国府的亲戚,与贾珍之妻尤氏成姐妹,但无血缘关系,因而在奴仆面前,尤氏姐妹是名义上的主子,但是在重视门第观念和血缘关系的贾府主子眼中,尤氏姐妹却被视为异类,够不上主子的分量,《红楼梦》第六十八回,凤姐撒泼大闹宁国府的时候,就曾将尤二姐贬斥为“你尤家的丫头没人要了,偷着只往贾家送”,可见尤氏姐妹在贾府是不受主子待见的,只是让他们无声无息呆在宁国府。

其次,尤氏姐妹不是出身自富贵人家,继父亡故,使她们失去了生活的依托,转而投奔贾家,一家子的衣食住行全靠贾珍接济。《红楼梦》第六十四回,尤老娘就对贾琏说:“不瞒二爷说:我们家里,自从先夫去世,家计也着实艰难了,全亏了这里姑爷帮助着。如今姑爷家里有了这样大事,我们不能别的出力,白看一看家,还有什么委屈了的呢?”俗话说,拿人手短、吃人嘴短,依赖贾珍接济的尤氏姐妹自然逃脱不了,而贾珍贾蓉父子又是酒色鱼肉之徒,贪图尤氏姐妹的美色,所以拿尤氏姐妹“当粉头儿来取乐”。

诸联对尤二姐的评价为:“以花为论,尤二姐如杨花。”的确,尤二姐是个水性杨花的女人。《红楼梦》第六十三回,贾珍父子在家庙忙于贾敬的葬礼,此时尤氏姐妹到了宁国府,贾蓉知道后,“喜的笑容满面”,贾珍更是“忙说了几声’妥当’,加鞭便走,店也不投,连夜换马飞驰”。这些暧昧的反应,足可以联想到贾珍父子与尤氏姐妹的乱伦关系。对比性格刚烈的尤三姐,尤二姐更懂得如何与男人调情,如何取悦男人。同六十三回,贾蓉回去见到尤二姐,就笑嘻嘻地望他二姨娘笑说:“二姨娘,你又来了?我父亲正想你呢。”二姨娘红了脸,骂了贾蓉一番,顺手拿起一个熨斗来,兜头就打。吓得贾蓉抱着头,滚到怀里告饶。那二姐儿嚼了一嘴渣子,吐了他一脸,贾蓉用舌头都舚着吃了。贾蓉想要尤氏姐妹多留些时候,二姐便悄悄咬牙骂道:“很会嚼舌根的猴儿崽子!留下我们,给你爹做妈不成?”二姐与贾蓉的这番调戏,虽是长辈,却不断挑逗着贾蓉。

尤二姐有着惊世的美貌与温婉的性格,在历经生活的波折,有着独有的生存智慧,按理,尤二姐应该获得不错的结果,但是她却被扯入了贾家这个深渊,周游于众男人之间而沦为“尤物”,更是遭到了同为女人的嫉恨和仇视,可惜可叹。

 

尤二姐的侥幸心理误了自己

处于生存尴尬境遇的尤二姐,其实迫切希望寻求安心之人来助她摆脱贾府的“乱伦困局”,这时候,恰巧贾琏出现了。贾琏身为荣国府的长房长孙,地位自然不低,而且贾琏对尤二姐百般温存撩拨,而不敢轻动,比贾珍父子好上许多,王熙凤又没有子息继承香火,到时候尤二姐生米煮成熟饭,生个儿子,自然能成为正正当当的贵妇人,怀着对富足及安乐的期盼,尤二姐心存侥幸,慢慢踏入了自己的心里陷阱──“二奶陷阱”。

侥幸心理,也称投机心理,普遍指相信自己不用努力就可获得好运,或者相信自己受到某些神秘力量的庇佑而能逢凶化吉的心理。在日常生活中,侥幸心理可算利弊兼存。当人们遇到困难或危机而产生焦虑、恐慌、失落等消极情绪时,侥幸心理可给人带来一定程度的自我安慰,并使人对未来心存希望,对生活抱以乐观。但是,当人们过度依赖侥幸心理,凡事都力图投机而不肯脚踏实地做事,那么侥幸心理就会成为麻醉剂,使人对未来盲目乐观,对生活抱以幻想。更可怕的是,过度的侥幸心理可使人沉迷于自我催眠的游戏,陷入鸵鸟的自欺欺人困局而不可自拔。

尤二姐正是抱着这种“侥幸心理”与贾琏交往,结果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首先,尤二姐对于贾琏的感情心存侥幸,她认为贾琏是真心喜爱自己,不会嫌弃自己。《红楼梦》第六十四回,在遇到尤二姐之后,贾琏虽然知道尤二姐与贾珍贾蓉素日有“聚麀”之诮,却还是不时来宁府中来勾搭二姐儿,却又只是“眉目传情”、“不敢轻动”。更令尤二姐动容的是,二姐儿自觉“虽标致,却没品行,看来倒是不标致的好。”说的是她与贾珍父子厮混之事,但贾琏听了,只是笑道:“你放心,我不是那拈酸吃醋的人。你前头的事,我也知道,你倒不用含糊着。如今你跟了我来,大哥跟前自然倒要拘起形迹来了。”这番话,说得有情有义,说得尤二姐自是感动万分,相信了贾琏的真心,每天操持家务,十分谨肃,每日关门闭户,一点外事不闻。但是她忘记了贾珍父子是好色之徒,贾琏与他们乃一丘之貉,能好到哪里去。《红楼梦》第六十九回,贾母首肯了贾琏偷娶二姐之事,但要求“一年后才圆得房”,此时贾赦将丫鬟秋桐赏给贾琏做妾,可谓一对烈火干柴,如胶投漆,燕尔新婚,连日那里拆得开?贾琏在二姐身上之心也渐渐淡了,只有秋桐一人是命。情到深处情转薄,尤二姐错信了贾琏的话,将自己推入了二奶的火坑。

其次,尤二姐对于入贾府的事心存侥幸,她以为入贾府承认了她的身份,她就能苦尽甘来了。《红楼梦》第六十四及六十五回,贾琏的心思是“今凤姐身子有病,已是不能好的了,暂且买了房子,在外面住着,过个一年半载,只等凤姐一死,便接了二姨儿进去做正室”。贾琏对尤二姐越看越爱,越瞧越喜,不知要怎么奉承这二姐儿才过得去,乃命鲍二等人不许提三说二,直以“奶奶”称之,自己也称“奶奶”,竟将凤姐一笔勾倒。二姐听了贾琏的打算,自然是愿意的了。当下十来个人,倒也过起日子来,十分丰足,安心准备当她的“奶奶”。却不想,凤姐的病早就好了,也自然打探到了偷娶之事,用温软细语将尤二姐骗进了大观园,姐妹相待共同侍奉贾琏,又帮着尤二姐在贾母面前争了名分,尤二姐将凤姐引为知己。背地里凤姐却利用张华与二姐婚约之事,明着告贾琏“强逼退亲,停妻再娶”,实则让尤二姐名誉扫地,又借秋桐之刀,挑拨秋桐和二姐的关系,借新宠来转移贾琏对二姐的注意力,使得秋桐天天大口乱骂二姐是“娼妇”“专会作死”。贾母听了,便说:“人太生娇俏了,可知心就嫉妒了。凤丫头倒好意待他,他倒这样争风吃醋,可知是个贱骨头!” 众人见贾母不喜,不免又往上践踏起来。弄得这尤二姐要死不能,要生不得。尤二姐明明已经从兴儿口中知道王熙凤是个不好相与的人,“嘴甜心苦,两面三刀;上头笑着,脚底下就使绊子;明是一盆火,暗是一把刀”,但她还是入了大观园,但不是成了“贵妇人”,反而是把自己推倒了醋坛子凤姐面前,任其宰割。

最后,尤二姐对自己能够得到子嗣也心存侥幸,在封建大家族,母凭子贵屡见不鲜,尤二姐更是想要凭此来拴住贾琏的心。《红楼梦》第六十四回,贾蓉给贾琏出了个对付凤姐的主意,“只说婶子总不生育,原是为子嗣起见,所以私自在外面作成此事。就是婶子,见“生米做成熟饭”,也只得罢了。”凤姐也虚情假意地说过:“如今娶了妹妹作二房,这样正经大事,也是人家大礼,却不曾合我说。我也劝过二爷:早办这件事,果然生个一男半女,连我后来都有靠。”可见这个子嗣有多大的吸引力。但是当尤二姐真的怀孕,迎来了整个家庭期盼已久的子嗣时,不仅没有受到额外的尊重和爱护,反而招来了更狠毒的迫害。《红楼梦》第六十九回,尤二姐怀着身孕又恹恹得了一病,只能哭着合贾琏说:“我这病不能好了!我来了半年,腹中已有身孕,但不能预知男女。倘老天可怜,生下来还可;若不然,我的命还不能保,何况于他!”请了胡太医来看病,喝了药后尤二姐却腹痛不止,竟将一个已成形的男胎打下来了。秋桐更是落井下石:“到底是那里来的孩子?他不过哄我们那个棉花耳朵的爷罢了。纵有孩子,也不知张姓王姓的!奶奶希罕那杂种羔子,我不喜欢!谁不会养?一年半载养一个,倒还是一点搀杂没有的呢!”面对众人的冷漠和贾琏的有心无力,失去孩子的二姐心理的脆弱可想而知,还被秋桐赤裸裸得揭开“淫荡”的旧伤疤。于是,在贾琏于秋桐房中歇息时,尤二姐以吞金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对于尤二姐之死,人们多归咎为凤姐的狠毒及贾琏的无情。其实,深究其成因,尤二姐的侥幸心理也起了很大的作用。这成如《红楼梦新评》所言,“尤二姐不好的地方,便是不识人,容易被人骗。”事实上,到底是尤二姐被人给骗了,还是她一直在自欺欺人呢?很多次机会,尤二姐都能做出决断,避免陷入“二奶陷阱”,但她为了追求虚荣与安乐,一次又一次地自欺欺人,不愿面对现实,拒绝看清真相,一步步地走入了那个不属于自己的豪门深院,终而毁灭了自己。

尤二姐的二奶悲剧可谓发人深省。徐瀛在《红楼梦赞论》说:“尤二姐容貌性情,两无所恶,置身大观园中,在在为花柳生色,而顾不齿于群芳者,徒以为路柳墙花耳。”尤二姐深受贾府中人,尤其凤姐秋桐之辈的嫉妒和迫害,所以她当贾琏的二奶是个悲剧。诸联对于尤二姐之死的评价是“二姐之死使人恨”,这恨,不仅是贾府是个吃人的地方,也是二姐的自圆其说误了自己前程。

 

情感小贴士:女性如何避免落入“二奶陷阱”?

眼下诱惑愈多的社会里,“二奶”已越来越成为热门话题。事业成功的男性需要年轻貌美有才华的女性陪伴,或为激情释放,或为颜面增光,而魅力四射的姑娘们也许要成功的男性来守护,或为利益交易,或为贪恋温情。但很多时候,对女性来说,“二奶”都成了以青春换金钱的交易,即便是感情再深,也很难被“扶正”,反而是自己落得个人走茶凉的下场。其实,“二奶”看似充满了诱惑,其中却是陷阱丛生,很容易落得个赔了感情又失了尊严的下场。那么,该如何避免落入“二奶陷阱”呢?

.摸清底细

很多女性朋友谈感情,往往都是希望这份感情是有结果和归属的,因此需要在自己深陷感情之前摸清对方的底细,至少了解对方的婚姻状况,这是必做的功课。有些“二奶”就是在自己陷进去之后才发觉,自己在不知不觉间成了他人婚姻的插足者,而她们的本意并非如此,却是泥足深陷。

.保持理性

陷入爱情的人往往被感情蒙蔽了理智,轻易相信对方而拒绝去深入思考,结果往往悔之不及。俗话说,姜还是老的辣,已婚男人往往暧昧与调情手段高,很容易让人陷进去,因此面对已婚男人激情之下的甜言蜜语,还是要保持理智和警惕,切勿信以为真而误了自己。

.防止轻信

追求或是陷入“二奶门”的已婚男性,往往追求的是一时激情,不轻易承诺,更没有离婚的果敢行动力,需知离婚的机会成本较大,而人有固守现状的本能。如果没有承诺,或有了承诺而没付诸行动,那就意味着他对这段感情没有责任感,“二奶”见不得光,不过玩玩而已。

.面对现实

古有小妾,今有二奶,这是社会的产物,不足为怪。但是要知道当“二奶”的风险是巨大的,既要提防“正宫夫人”的突袭,又要担心违心男人的抛弃,甚至这份感情藏藏匿匿见不得人,这些需要承受巨大的精神压力,不要以为光靠感情就能打败现实,切勿自欺欺人,到头来竹篮子打水一场空。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