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陈虎独立评论
陈虎独立评论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477,551
  • 关注人气:1,84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陈虎:撤销铁道部是“脱壳”还是“脱胎”?

(2019-02-11 14:25:25)

(首发于2013年3月19日我的搜狐博客和新浪博客)

被广为诟病的铁道部终于撤销了,中国铁路总公司也正式挂牌了。中国铁路未必就此“脱胎换骨”,更像是应急演出的一场“金蝉脱壳”大戏。

《国务院关于组建中国铁路总公司有关问题的批复》有几个要点:一、中铁总公司变中央管理独资企业,为国家授权投资机构和控股公司,财务关系财政部单列,财政部代表国务院履行出资人职责;二、除原铁道部行政监管职能移交交通运输部、国家铁路局,核心基础依然整体翻牌到中铁总公司;三、债权债务,历史债务问题没解决前,对中铁总公司暂不征收国有资产收益,继续享受原有税收优惠政策,还多赚了个“对铁路公益性运输亏损给予适当补偿”;四、中铁总公司注册资金为10360亿元,不进行资产评估和审计验资,实有国有资本数额以财政部核定国有资产产权登记数额为准。

原铁道部的政企分离无疑是必须的,关键是后续的铁路运营业如何分离,而几个关系国计民生的重要问题,在这个批复里无法找到答案。

在撤销铁道部和成立中铁总公司改革之前,抛开原铁道部长刘志军违法乱纪问题,也应由国家审计署对铁道部资产进行详实审计,并将结果向全国人大和全国民众公布,同时,这亦是中铁总公司与过去切割所必须的。但事实是,原铁道部实有资产和亏损情况到现在仍是个迷,一直处于外界竞猜之中。除实在无法起底,原铁道部为何要放弃表白自己成就的机会?

原铁道部2012年资产负债表和利润表到现在还没公布,其第三季度财务报告显示,总资产人民币43044亿元,总负债为26607亿元,资产负债率为61.81%。铁路改革前必须有的权威数据,难道被小秘书给删除了,其亏损情况更是人间蒸发。

中铁总公司注册资金为10360亿元人民币,究竟是国有资产总账里原铁道部这块核计了10360亿元,还是国家财政要投入10360亿元组建中国铁路总公司?显然后者是不可能的,国家一时拿不出这样一大笔钱,也没理由此时拿出这样一大笔钱。另则,即便是原铁道部总资产减去总负债,也比这个数高几千亿。当然,对10360亿元“不进行资产评估和审计验资”,已说明这个数字本身有玄机。

接盘原铁道部的中铁总公司债务是沉重的。没有更彻底配套改革,其财务必然继续陷入恶性循环,扭亏为盈还任重道远,遑论短时期偿还债务。当然,因为具有的垄断条件,通过提高运营价格是一个办法,但此举受限很大。

原铁道部债务谁来偿还,中铁总公司的国有独资性质以及财务关系财政部的单列,已经说的很清楚了,中国铁路和中国公共财政捆绑在一起了,如果继续不赚钱只亏钱,谁来偿还过去的债务,那不是明摆着的事情。民众的功劳,只骂掉了原铁道部大楼前挂立的牌子,而翻牌的中铁总公司,又续存了捱得过你骂一阵子话费。

刘志军在任时摊的“烂图”太宏大,骑虎难下还的接续描绘,雪球被迫也得越滚越大,2012年铁路固定资产投资为6309.80亿元,比上年同期增加412.48亿元,同比增加7%。其中基本建设投资5185.06亿元,比上年同期增加583.79亿元,同比增加12.7%。原铁道部长盛光祖在全国铁路工作会议上宣布,2013年铁路投资还将达到6500亿元,其中基建投资5200亿元。“十二五”期间,铁路规划投资大约是3.5万亿,其中高铁规划投资大约是1.88万亿。

真正铁路改革并没有迈步,如果下决心治理,至少应有分拆原铁路相关业务的后续预案,否则,铁老大还是老大铁。绝对权力导致绝对腐败,而绝对垄断也一定会导致绝对低效。

我在2011年就提出了将铁道部分拆的改革方案,其概要是:“降低级别由部转局、政企分离双向管理、业务归类并购重组、各司其位有补有缴、社会参与股份改造、干部任用公开透明”。原铁道部由部级降转局级“政企分离”这一步形式上做到了,但组建若干铁路经营集团、实现客货分离经营、资产和负债划线、不涉及铁路安全非核心业务社会剥离等没有提及,高铁和货运国家要核定其上缴利润、普铁更强调其低价惠民国家要予以补贴没有体制切割予以保证,而干部任用上打破陈规陋习也更无创新。

曾经准军事化管理的庞然经联体“铁老大”,是长期无法监督的一个盲点。不是说原铁道部巨大责任都应由刘志军承担,墙倒众人推和屎盆子扣一人身,更不能抹杀广大铁路基层员工长期默默奉献,他们的收入待遇可以说是比较低的,而是刘志军问题之严重,远远超乎我们的想象,夹杂相关利益集团在其中深度套利,可能史无前例。刘志军主政期间,铁路突击投资几万亿,里边隐伏多少秘密,贪腐金额究竟有多少,牵涉了多少高官?原铁道部先“脱壳”出来,其重要成因,或是为某些“不明真相”和“不明身份”冷处理来脱离干系。

李克强总理说:当下的中国,“触动利益比触及灵魂还难”,除了深为感同,另则角度理解,灵魂不值钱,利益就大无边。刘志军案件如何起底和进行处置,似乎还游离于人治平衡妥协与形势倒逼制度变革观望中,且充满变数,这些灵魂性问题不解决,铁路改革真正深化也将长期无法附体。

内部流传出刘志军有“两个凡是”:“凡是前任部长干过的事情我一律不干;凡是前任部长用过的人我一律不用。”上高铁项目本身并没有错,错的是不顾国情超常规模上马,并几乎完全脱离监督,当然,他一人之力是无法撑起如此巨大平台的,少不了上下呼应。而所谓高铁辉煌成就背后,是不被怜惜的民众血汗堆积。有体制护航和不受审计,有巨额纳税人买单投入,只要不管不顾瞎干,亏损畸高和负债畸高的“高铁”不是奇迹,只是“畸迹”。

与高铁血拼的东西在中国还很多,一些高速公路和城市市区道路,看上去全都气派万千,但不难发现的是,没完没了的修补跟进,会在间隔很短时间里发生,花团似锦外面光,败絮裹身里边脏。社会溃败引发制度约束失效和道德崩塌引发自律失效,让文明古国为一个面目全非的GDP彻夜狂奔,直到天亮露出底裤为止。

先哲柏拉图又说:人的灵魂由三部分组成,欲望、理性、精神。国家何尝不是如此,若没办法强制其必须具备理性和精神,欲望驱动下的中国,灵魂何处安放?

铁路部“脱壳”换不来中铁总公司的“脱胎”。而另一个情况或许被忽视,维持中国铁路大一统格局,也是中央应对国内外冲突危机体系中的一环,所以,铁老大的问题背后不简单!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