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yebaizi
yebaizi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8,092
  • 关注人气:3,95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无名桥畔的叫卖声

(2009-03-03 11:43:28)
标签:

乌豆

小河

月牙儿

摊子

吊钱儿

杂谈

无名桥畔的叫卖声

原先这里是菜地,后来盖了楼,我搬去住,楼前有一条小河,不是很宽,它有一个美丽的名字;月牙儿河。月牙河儿的冬天,小河结了一层厚厚的冰,淘气的孩子成群地地冰上玩耍;春天河里的冰消融了,绿色的柳条在小河的水面上划动,荡起一串串的涟漪,燕子飞来了,喃喃地叫着、追逐着箭一般地掠过水面;夏天的雨后,小河里传来一阵阵蛙鸣,蜻蜒飞蝴蝶舞,大肚子的蝈蝈趴在草尖尖儿上叫个不停;秋天小河静了下来,燕子飞走了,青蛙不叫了,悄悄地钻进小河的泥里冬眠了,绿色的柳树枝条也失去了昔日的色彩,风也渐渐地凉了,冬天又将来临,一年又过去了。

不知道这样子过了多少年,轰隆隆地机器声,把月牙儿河改变了一个模样,水更清了,小河的两岸修了漂亮的石头河堤,两岸架了一串串圆月似的河灯,种植了花草树木,月牙儿河象一个美丽的少女,陪伴着小河两岸的居民,歌声、锣鼓声、欢笑声,也陪伴着月牙儿河静静的流淌。我家楼房下的小河上有一座水泥桥,是一座没有命名的桥,桥上走过匆匆上下班的骑车人,上下学的学生,还有大小小的车辆------

桥头有一个常年卖报的小摊位,小小的喇叭里高声地叫着各种报刊杂志,它对面是一个修理自行车的小摊子,摊主是我认识的一个下岗的工人,两只手粗得象铁搓,沾满了油污,脸上很少露出个笑模样。他俩上得是日班,一般人们上班,他们就上班了,人们下班了,他们也就下班了。他们还有一个邻居,上得是下下午的班,就是等下班的人们快路过时,一辆一走三摇吱吱叫的小推车才慢悠悠地推到桥旁,小车上有一个小火炉子,炉子上坐着一个铝锅,冒着热气,站定后便传来一声声叫卖声:五香煮花生——!乌豆——!(乌豆是北方人们喜爱的一种传统小零食,就是用多种香料煮食的蚕豆。)随着一阵风吹来,一股子陈年老味香香地飘过来,一个劲的往路过人们的鼻子眼儿里钻,招得赶快回家的人们驻足,围在小车前,掏着腰包买上一包乌豆,有嘴快的,捡一个开花的乌豆放到嘴里吃起来。这三个小摊子,谁也不打扰谁,各干各的营生,一年又一年,成了无名桥头上的一小景。

我离开北方去了南方,到今天已经是六个年头了,今年春节回家无名桥畔的这三个买卖摊依然还是三足鼎立,好像那日子还像昨天一样,天照样冷,风照样刮,骑车人照样匆匆忙忙,卖报的小喇叭照样响,修车人还是满脸没有一点笑模样,卖乌豆的声音照样沙哑地喊着:“五香花生——!乌豆——!一切都是老样子,一切都显得是那么的温馨。

正月二十五‘填仓’这在北方也是一个放炮仗的日子,家家在晚饭前放上一挂小鞭炮,并把贴在门窗上的火红的吊钱儿撕下来,也是表示春节到了这一天,算是过完了,从这天起就不会再有那么集中的放鞭炮了。

清晨,我站在窗前,远远地看去,城市在薄薄的清雾里慢慢地苏醒,一场中雪白凯凯地盖在刚刚开化又冻成冰的小河上,只有桥下的水面还没有冻结,一个人正拿着长长的竹杆在河里一上一下地捞着什么东西,桥栏杆旁挤满了围观的人,我以为这是看捞鱼的那,并没有在意。等到中午我外出时,听到了人们的议论:卖乌豆的跳河自杀了,我向从来没有笑意的修车人打听,他正忙着手里的活儿,头也不抬小声地象是自言自语地嘟囔着:四十来岁,多可惜,压力太大了-------下面的话我没有听清楚,只记得是卖乌豆的死了,

河边桥畔的摊子只有两个了,卖报纸杂志的小喇叭依然在高声地叫卖着,修车人还是没有笑模样,两只大手象铁搓一样,还是沾满了油泥,只是河边桥头再也没有了卖乌豆沙哑的叫卖声,再也不会闻到陈年老味的乌豆的香味了-------

人——没活路了,才会想到死,人只要觉得还有一丝希望就不会去寻死,其实死亡不是最后的一条路,但没有路的时候活着跟死去是没有什么区别,活着痛苦,痛苦着自己,死了却把痛苦转移给了最疼爱的、最牵挂的人,你不如不去死,自己咬着牙默默的活着。世界上比你强的人有的是,世界上比你差的人也有的是,比你强的人不见得个个都活得快乐幸福,比你差的人也不会个个去上吊、跳河、吃老鼠药。想死的时候好好地想想老祖宗的教导:好死不如赖活着!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