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邹崧蔚
邹崧蔚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3,343
  • 关注人气:17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整理3

(2023-05-31 22:22:14)
《我》
我在谁的坟头上耕种
我在谁的骨头上早出晚归
太阳光洒在地上像厚厚的草
月光挂在树上像繁密的树叶
是谁点燃灯烛  
满屋子的书像无根莲花
我听见文字在不停述说
她冰冷的嘴唇不含口红
我的心像花朵即开即合即开即合
我的肺象鸟在没有归期飞翔
流水驮着树木不停迁移
泥土揣着禾稼不断流浪
我是一个人守着太阳
我是一个人守着月亮
祂们守在我的两端
只有祂们动了  我才起航

《我的身体》
我的身体
是影子
是叠加
还在继续
叠加的影子
如尘土覆盖玻璃
时间掩埋花香
如浓烟裹住光芒
寒冷封闭星火
鸟鸣网织树林
他把痛苦和欢乐
紧紧地粘在一起
断了的指骨
有他而重新连接
锥孔的掌心
有他而痊愈
婆娑的世界里
值得珍惜的软甲
思想的热血在其间
创造着内外感知的网络

《衰败的芦苇间》
走入衰败的芦苇间
流水   依然在潺潺的流淌
惊起一只鸟   像白昼藏在阳光的背后
惊起一条鱼   像黑夜躲进水的深处
前面钓鱼的只是风中的影子
后面捉鸟的只是雨中的天网
我不过是一个符号   带着自己的音频

《我把自己带走》
像花朵带着芬芳   阳光带着温度
流水带着清澈
我抱着自己   像抱着酒
抱着自己肆意的玩具
带着风和雨   霜和雪
像雪抱着腊梅莲花抱着水珠
走起   顶着洁净的寂静
让和煦的光抱着这个世界
莲花给了鸟   一对翅膀
巡游着这个大千世界

《无声曲》
一首曲子 沿着梅花的枝条演奏起来
一首曲子 沿着骨头演奏起来
雪光安静下来 房屋院落安静下
一首曲子 沿着土拉路演奏起来
一首曲子 沿着流水演奏起来
雪野安静下来 兔子的足迹安静下来
一首曲子 从鸟的翅膀开始
一首曲子 从炊烟的袅袅开始
母亲安静下来 父亲也安静下来
一首曲子从孩子的瞳仁开始 
从一朵梅花的花苞和弹起来的竹子开始
在行走间  寻找音频的共振

《不远处》
不远处 太阳在
河水中起起落落
更远处 月亮也在
河水中起起落落
这边的桥上 人声噪杂
光还在沉睡
回头望 过去的钟
悬挂在前方的塔楼上

《冬天   空巢》
花朵息灭 果实远渡
树叶飘逝
空巢等待 灵魂归来
等待鸟 带来温暖的信息
天空是它的遥望 它用
夕阳编织着春天的梦境
根部的 根部的水纹
带来船的消息

《冬天 鸟》
太阳躲在 河对面的树林里
他把手伸到水里寻找食物
光秃秃的枝梢上 站着鸟
鸟 自己是自己的果实
鸟坚信 只有自己体内的光
才是真实的光 远方的太阳
只是自己内心的影子 它叫火

     《这一天》
这一天 走到拐弯处
与光相遇 与一粒词相遇
自此
她成了我的核 我成了她的壳
石榴里有 佛
佛 在玫瑰花里
石榴是可以雕刻的核
玫瑰是可以雕刻的壳
光 力透过锋 过壳
流传已经很久

     《我不在》
我在树叶之外 果实之外
我在鸟巢之外 树林之外
我在蚂蚁的触须之外 蝙蝠的声呐之外
我在蛇的目光之外
我不在火光里 不在虚空界
之外是花的曲谱 之外是鸟拨动的琴弦

广场旁梧桐树下
夕阳西下
梧桐树下的垃圾桶
妇女四五十岁
从垃圾桶里拣出
她认为能换钱的
都装进编织里
拣完以后就拎起旁边
她刚刚放下的饭盒
夜幕降临 
梧桐树下的垃圾桶
老奶奶七八十岁
用手电筒向里边照了照
就把胳膊伸进桶里
头也跟着进了垃圾桶
她一边嘟囔着
一边把她认为能换钱的
都挑出来装到编织袋里
挑完以后就拎起旁边
她刚刚放下的饭盒
这时候男女舞者拉着音箱
络绎不绝地走进广场
这时候路灯也亮了起来
水里的彩光灯也亮了起来


有人
有人在桥上钓鱼
有人在桥下钓鱼
有人在岸边钓鱼
有人在船上钓鱼
风带走了    桥上的读书声
水沫打湿了     桥下的文字声
喜鹊带走了    岸上的词语声
流水与船上的人    一起轻轻地默念
桥上有梅
桥下有莲
岸上有竹
船上有兰

穿过喧嚣的孤独
霓虹灯   人流   路边花莆里的虫鸣
汽车的机械相互摩擦   喷出声音   形成的汽流
我从其间穿过   相对无言  相对面无表情
好似不曾相识   好似不能互语   是绝对的   是绝对的
如鸟穿过树林   如蝴蝶穿过草丛   可是又不太像   又不太像 
风迎耳语   如细雨绵绵环伺   我停下来
蔷薇花探到我的面前   如刚刚倒满油的油灯
手触触摸屏   词语说出我要说的话
说出我不曾或者我不需要说出的话    孤独从风里穿过   
孤独从孤独中穿过   语言在其间长出了丰满的肉身

     观烟
香坛中   香烟袅袅
有风时顺着风    无风时   
专飘向人众   杂物间    空房间   
献祭的地方   香一样而味道迥异

     踩着自己行走
不记得什么   只记得
踩着自己行走   或者迁移
从里至外   从外至里
从上至下   从下至上
自白而黑   自黑而白
从不停歇   亦不敢停歇
那怕夜寐    或者暂歇
也要睡在自己身体上    就这样
还要时时警惕   如风如雨
如树木倒下   如草
从自已的灰烬里站起来 站起来

食香椿
芽如花苞   叶出如羽   幼时梗紫叶红
晒蔫腌制   可以常年下饭
若水淖泛绿   清香   切   与蒜薹伴在-起
或者清炒鸡蛋   但是   不能少了   二两白干和油炸的花生米
老叶浓绿   亦可食   必抽去硬梗老脉   与蒜瓣同放在臼子里   砸成泥
要想吃出真正的滋味   必须有发酵的杂粮馍头
掰开   或者在馍头上掐个窑出来   挖一匙子放在上面
还有最美的吃法   是用红芋面饼子   蘸着吃   试试

蟋蟀
夜色如你   你如夜色
捧着软绵绵的夜色鸣叫   夜深雨凉   从收割后的豆地里
迁移到枯萎的瓜秧下   再到半个不囫囵的瓦片下
现在又缩到窗下的墙根处   悄无声息地关掉灯
就这   还害怕惊悚了你   外面   夜深雨凉

   
两种冬天
    第一种
雪还在继续    窗外
没有竹子   只有电缆光纤密密匝匝
亦无鸟语    雪就是雪   非鸟羽
窗里窗外   两种温度 互仿

   第二种
房子周围   凛冽的寒风   绕着房墙屋瓦   吹打着秸秆木桩篱笆墙   
大雪纷纷扬扬   覆盖着柴草垛   掩盖着浅土下的萝卜堆   
我背靠粮屯    拔旺炉火    烧一壶水    翻一本书   
猫贴紧粮屯根打盹   老鼠踱过房梁   
呼啸的寒风  挡不住屋檐下    叽叽喳喳的鸟鸣

《书籍间》
碑碑叠加  书籍之间  文字的根  再生长亦新出
文字  根的生母  身杆枝藤  苍老里裹着新生
红枣兜满新液  石榴一把新词  梢尖新芽  鸟鸣初语
黑白  紫黄  红蓝  绿青

《走路》
我仰起脸   不是给太阳看的   是迎风的
我走路   是自己需要   不是给路人看的
夜幕降临   我出了门   黑暗中出现一条隧道
我听到歌声   散发着水的清香   好像刚刚过了青苔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