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谢凤娥
谢凤娥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25,726
  • 关注人气: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覃瑶失踪直至确认溺水身亡始末

(2008-03-26 22:54:34)
标签:

杂谈

      我是枝江一中14岁女孩覃瑶的妈妈。在今天以前,我没想过我还会开博写东西。但现在我不得不这样做了。我知道现在有很多人在关心我们,鼓励和支持我们。我在这里真心的谢谢这些好心人。我觉得现在我必须得说点什么了。我必须得让人们知道在找孩子过程中到底发生了什么。
 

      以下我们反映的材料为爱女覃瑶在枝江一中校园内失踪直至确认溺水身亡以及火化安葬的基本过程。所叙述的事情是我们夫妻二人共同经历的或者至少有一人亲身经历的。如有其他人员对我们叙述的真实性提出质疑,我们愿意与之在任何场合对质,并且愿意为材料内容的真实性负法律责任。


      2008年3月6日晚6点左右,我在准备去上晚自习的时候接到覃瑶班主任李开松老师的电话说覃瑶下午半天没看到人上课。我在请老师帮忙问门房孩子是否出校门的同时给家里打电话问覃瑶是否回家。覃瑶的父亲说孩子不在家。问覃瑶的爷爷奶奶也说没看见孩子回家。我于是告诉覃瑶的父亲说,李老师打电话说半天没看到孩子了并要他迅速到学校去。覃瑶的父亲连忙赶到学校,先向门房保安询问,学校保安非常肯定的说:孩子没出校门!于是找到班主任询问情况。班主任李老师就说了一句话:“她上课看课外书我批评她了。”然后李老师就下楼了。覃瑶的父亲于是独自到教室询问同学。同学们说:她们中午吃饭后到教室时就没看见她在教室了!覃瑶的父亲询问:有哪个同学最后看见了覃瑶。有个女同学说她在吃饭后上楼时看见覃瑶下楼。当时覃瑶好象有点不高兴。接着覃瑶的父亲在教室检查覃瑶的东西,希望能找到一些线索。她的同桌说她留了一封信,让班主任拿去了。覃瑶的父亲就连忙到楼下又找到班主任问信的事。班主任说交给董校长了,于是覃瑶的父亲又连忙去找董校长问。当时董校长正在开党员春训会,覃瑶的父亲请人帮忙叫出董校长说:“我是覃瑶的爸爸,听李老师说覃瑶有一封信在您手里,您能不能把信给我?”董校长说:“我没有看到这封信。你到时主任办公室去问一下时主任。”于是覃瑶的父亲去找时主任,在路上碰到刚赶到的我,我们夫妻一起去找时主任,拿到了信。这时班上的同学开始找覃瑶。我在赶到学校时,在覃瑶所在年级教学楼北面的水泥路上看见李老师和几个学生一起,我问:“李老师,情况怎样?”李老师说:“没找到”就走了。我在到时主任办公室看完信并得到非常肯定的“孩子没出校门”的答复后要求学校把广播室打开,我来给孩子说话。我说:“我的女儿和我交流得最好,只要她能听见我的声音,她一定会出来的!”但时主任说:“这是不可能的。”没再说任何理由。我们做父母的只得自己到处去找。7点30分左右孩子的一些亲友得到消息后陆续赶到学校想帮忙寻找,但校方不让进校门。经交涉才得以进入校园帮忙寻找。我们夫妻在把学校能找的地方找了一遍之后,没有任何线索,就又去找董校长。我们说:“我们已经在校园里找了一遍,没看到人,您们该多派些人帮忙找了。”董校长说:“已经派李校长去安排了,你们不用急,这样的事我们见多了,她可能是躲在某个地方了。”然后我们夫妻就跟着董校长到政教处办公室。在办公室,我提出能不能请各室长把寝室门打开看一下,因为我们夫妻都个子不高,从寝室门上的玻璃里看不到里面的情况。董校长没有答复。我急了,差点晕倒。在缓过来之后我先给覃瑶的舅舅唐松柏打了电话,告诉他覃瑶不见了,如果晚上找不到人,要覃瑶的舅舅第二天迅速赶回家帮忙找。然后出办公室准备接着找孩子,在楼梯口碰到覃瑶的好朋友王念(一中高二学生)等人,于是她们和学校的一个老师陪着我一起找。这时董校长和覃瑶的父亲在办公室,董校长对覃瑶的父亲说:“我已经给教育局和市政府都汇报了,还需不需要报警。”覃瑶的父亲说:“那当然要报警。”于是由学校一位老师向警方报警。晚上9点多钟覃瑶的舅舅打来电话询问情况,覃瑶的父亲说没有找到人。覃瑶的舅舅说:“飞机票预定的时间是10点30分,我等到10点20给你们打电话,如果还没有消息我就去订飞机票。”我一直找到学生就寝,找遍了学校的各个角落,没有看见孩子。这时校园已经静下来。10点20分左右覃瑶的舅舅打来电话,我说没有任何消息和线索。覃瑶的舅舅说:“我马上去订机票。”我们夫妻与留下来的李校长,娄主任等人到办公室商量后决定到街上去找,先到附近的垃圾场上堆放的天然气管里找,没找着,然后到滨江公园,城区各个网吧,公共场所寻找至深夜。也没有找到。我们夫妻在李校长等人的陪同下又沿公路找了一段,然后李校长把车开到我们家的院门外,覃瑶的父亲不放心老人,回家去看一看,我冒雨在附近独自去找,边找边叫“覃瑶,你出来啊,跟妈回家。”李校长等人在车上等。覃瑶的父亲下来后,李校长让我们回家休息,我说睡不着,坚持要到学校等消息。后来在学校政教处办公室呆至天明。始终陪着我们的有时主任和另一位年轻男老师。李校长在办公室呆的时间并不长。


      3月7日,我们夫妻在天亮后又在校园内找了一遍。没有学校老师陪我们找。快8点时,我在一位老师的带领下把覃瑶所在的教学楼上的空屋子打开找了一遍,也没有收获。同时覃瑶的父亲到门房问董校长来学校没有。保安说:“董校长来了,你到三楼办公室找他。”这时覃瑶的幺爹和三爹在听到消息后也赶到学校,三人一起来到董校长办公室,我在把空屋子看完后也找到董校长办公室,将早上找的情况说了一下,问董校长下一步该怎么办。校长说要开会商量一下,于是就开会去了。家长找不到他们开会的地方,我在楼下喊,也没有人答应。覃瑶的化学老师说带我去找校长他们。覃瑶的父亲打听到董校长电话,给董校长打电话问在哪里,说在三楼会议室,可是找去没有人。我们夫妻只好一个一个屋子找了。8点30左右找到李校长办公室的时候听到里面有声音,于是家长敲门,门不开。我把门踢了一脚,开门了。开门后他们说:“我们正在开会,研究方案,你们着什么急,你们一来,这不耽搁了我们的时间吗?”我就说:“现在是在找我的孩子,你们研究的方案好象不应该瞒着我们家长?现在我就想听听你们的方案是什么。”我当时就阐明了自己的观点:先找人,别的以后再说。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在学校能找的地方都找了,唯独学校的两个池塘没有找。既然校方肯定孩子没出校门,池塘就也要找。在场的老师们说池塘很深,并且底子上有很多石头之类的东西,他们也不清楚池塘底子是一个什么情况。然后研究方案,先说弄船,用竹篙在水里戳,我说:“那谁知道是石头还是人?”又说用滚钩滚,老师们说水很深,钩不能落到水底。我说,也可以请人来摸一下。并且告诉他们飞鹰码头有个水性很好的人很擅长这件事。只要到码头一问就能知道这个人。但也不能确保把两个池塘都摸遍,难度太大。最后一致认为最终要把水抽干才行。校方开始是以各种理由推脱,说什么水很深啦,大池塘抽水要10天啊,小池塘最少也要三天啊,水没地方抽啊,学校没有这么大的泵啊等等。我说:“这其实是很简单的一个帐,一台机子要3天的话,那3台机子就只要1天,6台机子就只要半天了。”并且说:“你们学校院墙边的凹地能容纳这两个池子的水。”校方才勉强答应。当时我们家长要求当天把水抽干。接下来校园内继续组织覃瑶班上的同学找,校外安排老师去找(老师去了没有我们不知道)。也当着我们夫妻的面打电话找别人借泵。上午9点钟,教育局刘局长到学校来过问这件事了。问,找了哪些地方,还有哪些地方遗漏了。当得知院墙边有个大洞,可以钻过去人时还特别指出院墙外也要派人去找一下。这时我们夫妻得知覃瑶的外公也来到学校找覃瑶,很担心外公的身体,因为外公有心脏病,就连忙下楼来见覃瑶的外公。下楼后先看见覃瑶爷爷老家的亲戚也来了一些。在询问了寻找情况后,男同志都上街去找孩子了,女同志留在学校等学校抽水。之后我见到了由一位亲戚陪着的外公,又陪外公在校园里找了一圈,同样没有收获。在校园里碰到找覃瑶的同班同学们,我劝同学们去上课,同学们都不去上课。于是我请班长帮忙劝,也没效果。最后,我对同学们说:“你们为覃瑶做的,我已经很满足了,我为覃瑶能生活在这样的集体感到高兴。覃瑶是最喜欢读书的,她常说人不读书做什么?我相信覃瑶也不希望耽误大家这么多宝贵的时间。覃瑶最相信的是我,我答应你们尽我最大的努力把一个完整的覃瑶带到你们面前!同时我不希望类似的事情再发生在你们任何一个人身上。你们在外面找,我心理不平衡,从私心上说为了我心理平衡,请你们到教室去上课。”同学们才慢慢去上课了。上午10点30分左右,覃瑶的舅舅回来了,在靠近校门的池塘边见到我和覃瑶的外公,当时还有几个亲友在一起。我告诉覃瑶的舅舅后面还有一个大池塘,于是带覃瑶的舅舅去看。在大池塘边我看见工人正在堵院墙上的洞,就决定和另一个亲友到院墙外去找一圈。覃瑶的舅舅和外公就准备到办公室问抽水的问题。此时覃瑶的父亲也因为长时间没看见抽水或者打捞的动静,非常着急,也正上楼找董校长。覃瑶的父亲给董校长打电话问您在哪里,董校长说:“我在李校长办公室开会。”覃瑶的父亲找到李校长办公室,里面有包括李校长在内共3个人,但没有董校长。问他们董校长到哪里去了,他们说:“董校长上厕所去了。”覃瑶的父亲找到厕所,也没找到董校长。于是又回到李校长办公室,这时覃瑶的舅舅和外公也来到李校长办公室。看到李校长他们坐在那里喝茶,覃瑶的舅舅问李校长:“你是不是校长?”李校长说:“我是校长。”覃瑶的舅舅说:“我是覃瑶的舅舅,这么长时间了,你们有什么方案和行动?”李校长站起来,背着手,叉着腿,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说:“我们正在想办法找。”覃瑶的舅舅看着他那傲慢的样子气愤的说:“你不要在我面前玩什么味。”随手给了他一巴掌。隔壁办公室的老师听到争吵声都赶过来了,楼下刚赶来准备帮忙找覃瑶的姨爹姨妈和几个亲友听到声音也上楼来了。老师和亲友就在那里推推攘攘。派出所的警察出面进行了制止。冲突没再发生。这时有亲友说还是去找董校长问情况。一行人在校务办公室找到了董校长。他正在那里翘着二郎腿悠闲的喝茶。覃瑶的舅舅进去后就做了自我介绍,他说:“我从珠海坐汽车到广州,从广州坐飞机到宜昌,从宜昌坐汽车都回来了。你们采取了哪些措施和行动?”董校长眼睛一翻,没有说话。在覃瑶舅舅的再三追问下,董校长说:“我不清楚。”覃瑶的舅舅气愤不过,就踢了董校长一脚。又问他:“具体情况到底是怎样的?”他又把眼睛一翻,不说话。覃瑶的舅舅打了他一巴掌,把眼镜打掉了。这时亲友要求董校长亲自到现场去指挥。董校长坐着不动,也不做任何表态。这时我也在院墙外找了一圈后,在没有得到任何线索的情况下回到学校,一看池塘里没有任何动静,非常着急的也来到办公室。我进去后问董校长安排人抽水的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董校长也不做任何答复。这时亲友被激怒了,要求董校长迅速下楼亲自督促找孩子。董校长还是不理,眼睛一翻,不说话也不动身。覃瑶的舅舅又踢了他一脚,他仍没有任何表示。覃瑶的舅舅就问:“你还能不能走,你要上医院我陪你上医院。你如果不想自己走,让你的手下把你扶着走。”董校长还是没有任何表示。覃瑶的舅舅又说:“你的手下有没有人扶你?有,就扶着你下楼去安排,没有,我们家属来扶你去。”这时有亲友去把董校长扶起来。警察进行阻拦。我说:“要他自己走,他不走,想你们扶,你们不扶,现在我们来扶,你们又不让。”接着对亲友说:“好,放开他,让开路,让他跟我一起下楼,在我见到孩子之前,董校长不能离开我。”这样,董校长才跟着下楼来到靠近校门的池塘边。仍然不见行动。这时已经快12点钟了。我急了。提出要见记者,说:“覃瑶刚入校时,你们为了给自己脸上贴金,找记者写报道,说覃瑶是神童,你们现在把那个女记者叫来,做连续报道。”看到我的情绪很激动,他们答应去联系记者。结果他们联系的记者刚到就被他们藏起来!不料被覃瑶的一个亲戚看到。这样,亲友更气愤了,就去找记者。因为不知道他们把记者藏在什么地方,于是挨个踢办公室的门,在踢了两个门后他们把记者放出来。可是不是我要见的记者。我觉得被骗了,再一次提出要见那个女记者。校方以各种借口搪塞。又过了一些时间,滚钩弄来了,由于水太深,没有一个肯定的结果。此时,有一个女老师来说:“董校长,您去休息一会儿。”我说:“那不行,在我见到孩子之前,他不能离开我。”那个女老师又说:“这时有人在找董校长。”我气愤的说:“天王老子找也不行。我现在就只是一个母亲的身份,我要我的孩子!活要见人,死要见尸!你是不是一个妈?你生过孩子没有?孩子是不是你身上掉下来的肉?教育以人为本,我的孩子的命难道不是命?你们居然这么冷漠!”这时有一个男老师横眉冷对,我对他说:“你不要这样看着我。你有孩子没有?你结婚没有?你如果没有结婚,你准不准备结婚?”谁知那个男老师居然说:“我不准备结婚。”我说:“对你这类人我就不值得和你说了。”这时旁边有老师来解围,拉他走说:“他是管学生的,您不和他说。”我说:“那看来我得找他说了,既然是管学生的,那我的孩子是不是学生?你怎么管的?我的孩子现在不知道在哪里啊!”当时的心情真是悲愤到了极点!有好心的老师给我搬来一把椅子,倒了一杯水。在下午1点左右,学校找来了两个泵,开始抽大池塘的水,我要去看抽水的情况,由于太悲愤,没走几步就晕倒了!下午,覃瑶爷爷老家的亲戚也都赶过来帮忙找覃瑶了。教育局的几个局长都来了,市政府的张部长等人也来了,市公安局警力都到场了。下午,家长向学校提出借助新闻媒体帮忙找孩子。因为孩子离开教室的时候穿的是有“枝江一中”标志的校服,很显眼的。不知道什么原因,校方就是不答应。完全是一种冷漠的态度。后来教育局王局长出面才请来电视台搞了一个滚动播出的寻人启示。晚上7点钟,靠近校门的池塘才把抽水机装好开始抽水。抽到半夜12点左右,抽水机吃不到水了,吊车也回去了,教育局侯局长和刘局长跟我商量,我也觉得这是个实际情况,同意第二天接着抽。所以3月7日晚没有能将水抽干。教育局的候局长和刘局长向家长保证第二天上午8点准时开始抽水,并且随《楚天都市报》散发7000份寻人启示。


      3月8日,星期六,上午8点,我们家长与局领导交涉,希望多印一些寻人启示,扩大寻找范围,派人到宜昌、当阳去寻找,抽水工作继续进行。我亲自到当阳请我的同学帮忙找孩子。因为是双休日,关心覃瑶的我们夫妻的同事,同学也都来到一中准备帮忙找孩子。校园的人一下子多起来。上午10点,在靠近校门的池塘里看到了孩子。于是覃瑶的父亲去找校长说:“董校长,现在已经发现孩子了,您能不能跟我去看看孩子?”校长说:“我早已看过了,你的孩子是什么方向我都知道。”覃瑶的父亲说:“我还是希望您去看看。”校长说:“那我不得去。”当时屋子里全是警察和一中的老师,并没有人说把孩子捞上来。覃瑶的婆婆找到校长说:“现在已经发现孩子在池塘里了,您该安排了吧?”校长说:“我不管了。”覃瑶的父亲急得没办法了,直接往水里去,因为怕出第二条人命,亲友和他的同事死死的拉住了他。这时我接到电话正从当阳往回赶。直到我从当阳赶回来,还是没人管。到这时发现孩子已经1个多小时了!我回来后要求看看孩子,被告知孩子还在水里!我悲痛欲绝。于是找到校长提出要求“半小时让孩子出水,同时希望见到班主任老师。”我恳请他们不要再说什么“研究,讨论”了!又过了好长时间,仍没有人去打捞尸体!问他们在干什么,回答“在研究”。当时还有很多领导在场。我完全崩溃了,不省人事,幸好覃瑶的父亲有个当医生的同学在,才连忙把我送到医院急救!当时现场已经找不到学校的任何老师。于是覃瑶的父亲只好找到政府和教育局领导,提出三个条件:一,见班主任的面。二,让校长去把孩子弄上来。三,暂时把孩子的尸体停在校内洗洗干净,换身衣服。当时领导一个条件也没答应,也没有作出什么具体安排。当时公安局的领导也在场。无奈之下,亲友只好再去找董校长,警察加以阻拦,矛盾激化,一些亲友进去和董校长及保护他的老师们发生了冲突。更多的人在外面等。这样一直拖到下午4点左右,已经无法再忍的亲友来到董校长呆的房间,覃瑶的姨爹在气急的情况下将玻璃,电话砸坏,悲愤的亲友把董校长从房间里拉了出来,要他将孩子捞上来。孩子的打捞过程我们夫妻二人不在现场,但前后过程有录像为证,并没有人被打。


      接下来,覃瑶家属方有覃瑶的父亲、覃瑶的舅舅及委托人,校方有严校长,以及市政府、教育局、法制办领导及政府的律师,在会议室商讨事情的处理办法。后经双方协商,达成了一致协议,整个协商过程是平稳的。协议达成后,校方声称经济困难,要求先给付8万元,余下的款项待覃瑶安葬后再给。作为教师,我们也能理解学校经济周转上的困难。因此,我们和覃瑶的舅舅一起说服了其他亲友,在8日晚上12点多钟将孩子的尸体悄悄运往殡仪馆,按照政府领导的要求,我们在离开一中之前甚至没有按风俗燃放鞭炮,以免影响一中的秩序。


      从签协议的那一刻起,我们就按协议来履行,并没有想去再找学校。令我们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覃瑶遗体在3月9日上午7点火化,随后就运往百里洲下葬。遗体火化的过程中没有看见一中老师的身影,而当覃瑶的骨灰还余温未消时,枝江一中的100多名老师却集体到市政府上访,要求“还老师尊严” ,同时组织人在网上发帖,声称覃瑶的舅舅纠集200多名黑社会打断了董校长的腿,打伤了多名老师!并造谣说我们向一中勒索了100万巨额钱财(如有必要,我们可以向社会公布协议的内容)!


      写下以上回忆文字,我们感觉有一柄钝犁耕过了我们的心!我们不想再揭伤流血,但到目前为止我们所受到的“待遇”却逼着我们不得不向有关部门和社会大众说清楚事实的真相。


      当孩子下落不明、生死未卜之时,当孩子的尸体在众目睽睽之下、在水中爆晒五六个小时之后,董校长,他作为“党委和政府任命的、代表枝江一中形象和尊严”的一校之长,我们家长找他解决问题难道就是扰乱社会秩序吗?如果死的是他的儿子或者孙子,扪心自问,他的表现会比我们冷静多少?枝江一中的某些老师们,难道孩子的生命失去了真的就一点也不心痛吗?在整个事件过程中你们怎么让人感到人性是如此冷漠?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