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清华社文泉书局
清华社文泉书局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46,841
  • 关注人气:17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乘纹饰以游心

(2011-06-21 15:50:07)
标签:

杂谈

分类: 书评

 

古代建筑的装饰性元素、无穷微妙的细节,蕴涵传统的审美旨趣与伦理规范。这些,学者楼庆西力求在普及读物“中国古代建筑装饰五书”中深入浅出地读解

 

对中国人而言,古典诗文中的“十年寒窗”、“老于户牖之下”仿佛是个体之存在与终了的空间隐喻。“窗牖”与“门户”这些建筑元素,被古代文人赋予了不同寻常的精神意义。“夫户牖者,风气之所从往来”,《淮南子·氾论训》的记述,大概是中国“士大夫文化”寄托于文辞的最精妙写照:大千世界,四季流转,浮生所记、凡俗悲欢,皆在这一扇窗棂中活泼演绎,引人凝思。

关于“窗牖”与“门户”等建筑元素的文化书写,自然而然地进入了中国建筑史学者楼庆西的研究视野。近日,集楼庆西近60年研究成果的普及读物“中国古代建筑装饰五书”(以下简称“装饰五书”)在北京首发。

这是继“北京古建筑五书”、“中国民居五书”之后,“中国古代建筑知识普及与传承系列丛书”的第三套丛书。自2008年起,华润雪花啤酒(中国)有限公司投入1000多万元启动该项目,由华润雪花啤酒(中国)有限公司与清华大学建筑学院共同策划编写面向大众的建筑读本。其中“装饰五书”包括《千门之美》、《户牖之艺》、《雕梁画栋》、《砖雕石刻》、《装饰之道》,著者楼庆西分别对门户、窗牖、梁栋、砖石等建筑元素中所包含的审美旨趣与伦理规范进行读解,试图于幽微深致之处,以朴实、易懂的笔触解析中国古代建筑的妙趣。

六月盛夏,楼庆西在清华大学建筑学院资料室接受了记者的专访。这是一个陈列建筑图样与各式明代家具的房间,采访结束时,楼庆西起身,忍不住弯腰摩挲身旁的老家具,像是喃喃自语:“当年,梁先生跟我们说,研究家居一定要用手摸,家居线条的韵律感不是靠视觉就能建立的,而是一种手感。推衍出去,不光研究家居如此,研究建筑也应当首先建立‘手感’。”

与建筑物象建立起精神与身体的内在连结,再将历史、社会、文化的考量引入建筑的研究方法,始自梁思成、刘敦桢一代学者。在国运蹇塞的抗战年代,这批学者辗转至四川李庄,以那里为研究现场,记录了变化中的中国乡村。

这一方法为陈志华、楼庆西、李秋香一代学人承袭,过去20年里,他们带领清华大学建筑学院乡土建筑研究小组的200余名学生,对中国13个省份、100余个不同类型的村镇进行抢救性调查,用3000余张建筑测绘图纸和40余部关于乡土聚落的研究报告,记述了中国乡土建筑的演变历史。

在楼庆西看来,他们这一代学人对大众普及建筑史知识的热忱,同样承袭自梁思成一代。梁思成在1932年写成的《蓟县独乐寺观音阁山门考》中,谈到保护传统建筑,首先应让广大国民知道这一类型建筑的价值、在世界美术史和中国美术史上的地位,只有这样,国民才会有保护的意识。

 

建筑作为人类外部生活的表征,呼应的是某个特定族群的内在生活与精神气韵。美国建筑师、营造师C·亚历山大在《建筑的永恒之道》一书中,对建筑的观看术曾有精辟论述:“一事物(房间、建筑或城市)中有活力的模式越多,它就越作为一个整体唤起生活,就越光彩夺目,就越具有这无名特质自我保持的生气。而当建筑具有这种生气,它就成了自然的一部分。就像海浪或是草叶,其各部分由万物皆流而产生的无尽的重复和变化的运动所支配。”

“万物皆流而产生的无尽的重复和变化的运动”,无论中外,建筑之美大抵然也。

在楼庆西看来,建筑艺术集实用与抽象于一体,宏观的建筑形制多半只能再现“抽象的氛围”,而“变化的运动”、“文化的含义”则蕴藏于装饰性元素、无穷微妙的细节。这是他研究建筑装饰学的立论原点。

1953年,楼庆西从清华大学建筑系毕业后留校做秘书工作,协助梁思成研究,负责画图和拍照。对于绘图这门技艺,梁思成有严格的要求,通常六年制的学业中头两年都在打绘图基础,采用的是“法国古典系统画法”,用素描捕捉建筑形制,再用水墨画法渲染建筑气氛,要求在黑、白两色间,准确描摹建筑的材质、色彩感、环境氛围。“画成之后,梁先生用放大镜一幅一幅地看,要求我们训练自己的眼力——误差不超过1毫米”,楼庆西朗然笑道:“今天的学生用电脑绘图,就少了很多玄妙的体味。”他是深昧这个过程中的乐趣的——专注地观察一个建筑体,准确把握其气韵,再付诸纸笔。

楼庆西从装饰角度研究古代建筑,是受了林徽因的启发和影响。上世纪50年代,林徽因的《敦煌边饰初步研究稿》对装饰纹样进行了颇有深度的研究。她以具有典型意义的“忍冬草”图案为例,论述从北魏的“忍冬草”到唐代“卷草纹”的演变过程,由“边饰”这个微小的角度,推演中国传统艺术与外来佛教艺术的融合过程。事实上,林徽因对中国历代装饰图案的研究兴趣涉及古代陶器、青铜器、漆器、玉器,这些物件上的饕餮、夔纹、云气、花草和山灵,她说来如数家珍,甚至动手为建筑系设计过蜡染窗帘。“我们每次到梁先生家开会,林先生病了躺在里屋窗上,听到我们在外面的议论,她总会发表一些自己的意见。”而对于楼庆西绘制的建筑纹饰图形,林徽因告诉他:木质的花纹是手绘上去的,而铜器上的花纹是雕刻上去的,虽是相同的纹饰,手感却不一样,这些不同都要通过素描表现出来。

在这样一个对于传统经验口传心授式的传递过程中,中国艺术传统中“立象而尽意”的命题,便包含了原创者与研究者的双重维度。《周礼·考工记》讲:“天有时,地有气,材有美,工有巧,合此四者,然后可以为良”——在中国传统经验中,对营造师的评价无疑依循一个“巧”字,这也是楼庆西在编著过程中选择建筑装饰案列所遵循的重要原则。

楼庆西写“装饰五书”,以中国古代建筑主体的重要结构部件为线索,依次按“门”、“窗”、“木质的梁架”、“砖石墙体、石阶与地面”和“整体造型与装饰形象”进行梳理,各个部件又按宫廷与民间建筑分类,逐一以建筑实例形式描述,力求“深入浅出”地读解复杂多样的中国古代建筑装饰形式。

楼庆西说:“我们的祖先选择用木头、泥土、砖瓦作为建筑的材质,又尽心竭力地装饰这些易朽且能被降解的材料,这是一种顺其自然又尽心尽力的审美态度,这些建筑随岁月变老、变旧,再更新换代,并不奢求纪念碑式的永恒,这里面有一种平静对待生命过程的达观。”(第一财经日报 苏娅)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