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瞭望东方周刊
瞭望东方周刊 新浪机构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08,465
  • 关注人气:1,70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劳动力素质或可成“新人口红利”

(2016-02-05 19:11:30)
标签:

杂谈

劳动力素质或可成“新人口红利”

2016-02-04 张车伟 瞭望东方周刊

劳动力素质或可成“新人口红利”

■ 中国劳动力平均受教育年限超过10年,在发展中国家中处于前列

■ 劳动力数量优势虽在消失,但质量优势不断增强

■ 每年新进入市场劳动力约1600万:其中大学毕业生占比约45%,高中和中等职业学校毕业生占比约40%,初中及以下毕业生占比不超过20%

■ 较高素质的人口结构,可能为我们提供新的人口红利,进出成为增长动力


  2015年,我国劳动年龄人口连续第4年下降,而且,这一下降趋势今后还会进一步加快。“十三五”时期,15~59岁劳动年龄人口数量将从9.25亿左右下降到9.12亿左右,净减少超过1000万。劳动供给不断萎缩将直接推动劳动力成本快速上升。

  

  事实上,劳动年龄人口自2012年开始减少以来,我国工资水平就进入了快速上升的通道,农民工工资增长尤为迅速:2013年和2014年农民工工资分别增长13.9%和9.8%,大大高于GDP增长率。


预计“十三五”期间农民工工资仍然将呈快速上涨趋势,从而带动劳动力成本的整体上涨,对我国既有的竞争优势形成制约。


而劳动成本约束,表面上来看是工资上涨,但并非问题的本质。如果企业劳动生产率提高能够快于工资增长或者至少和工资增长保持同步,劳动力成本上升并不会影响企业利润。因此,工资上涨的同时,劳动生产率无法同步增长才是劳动力成本约束的根本原因。

  

  “十三五”时期如何破解劳动力成本约束?


鉴于劳动力成本上升和劳动年龄人口减少密切相关,全面放开二孩生育会是解决问题的办法吗?且不说我国低生育水平的社会经济基础已经形成,即使全面二孩政策能带来生育水平反弹,而多出生的人口成为劳动力也是15年以后的事,靠生育政策的调整显然于事无补。


由于工资上涨是造成劳动力成本约束的直接原因,限制工资增长的办法能奏效吗?这一办法显然也行不通,原因之一在于劳动力无限供给时代的结束意味着工资增长是市场必然的结果,其趋势无法阻挡;原因之二在于工资增长本身代表劳动者分享经济增长程度的提高,从这个意义上说,工资增长不仅不应该被限制,更应该被鼓励。

  

  应该看到,当前劳动力成本约束,其实主要是对传统经济增长方式的约束,是传统增长下劳动生产率增长缓慢所导致的结果。只要能保持劳动生产率增长不低于工资增长,劳动力成本上升就不会构成经济增长的约束。因此,实现劳动生产率的较快增长才是破解劳动力成本约束的关键。

  

  目前,我国劳动生产率增长缓慢的主要原因,在于传统经济增长方式下增长动力的丧失,所以,只要能找到新的增长动力源泉,实现增长方式的转换,劳动力成本约束也就会随之消失,经济也将在新的方式下继续增长。

  

  创新是经济增长永不衰竭的动力源泉,新增长动力必须从创新中去寻找,而离开了高素质的人,创新也就无从谈起。


目前,我国劳动力的数量优势虽然正在消失,但质量优势却不断增强,这无疑为创新能力提高提供了更好的基础和条件。


目前我国劳动力构成已经发生根本性变化,过去以初中及以下毕业生为主的劳动力供给结构已经被高中和大学毕业生为主的供给结构所取代:近些年每年新进入市场劳动力大约1600万,其中大学毕业生超过700万,占比在45%左右,高中和中等职业学校毕业生600万~700万,占比40%左右,而初中及以下毕业生只有不足300万,占比不超过20%。


如果说过去以初中毕业生为主的劳动力供给带来的是“人口数量”优势,那么,现在的劳动力供给构成带来的则是“人力资本”优势,这一优势带来的将会是创新能力的提高。通过创新提高劳动生产率,将会使我国经济增长步入新的轨道。

  

  进入“十三五”时期,“大众创业、万众创新”不仅会带来创新能力的提高,更会成为经济转型升级的重要推手。


无论从产值还是从就业来看,服务业现在都已成为最大经济部门,经济增长也从过去主要靠生产部门扩张转变为服务部门扩张所带动。与生产性部门扩张需要数量庞大的劳动力不同,服务业部门扩张需要更多依赖高素质劳动力,而中国现在劳动力供给结构与过去相比,显然更加适应经济结构转型和升级的要求。当我们的经济活动转型到更高级的形态时,目前更高素质的劳动力定将释放出新的“人口红利”,进而成为新的增长动力。

  

  从根本上来说,劳动生产率提高必须以人力资本提升为依托,离开了人力资本提升,劳动生产率提高就是无源之水。


无可否认,我国目前人力资本积累已经达到相当水平,劳动力平均受教育年限超过10年,在发展中国家中处于前列。


但是与提高创新能力的要求相比和经济需要转型升级的要求比,目前的人力资本水平仍然远远不够,这不仅表现为一些行业和领域人才短缺现象严重,制约了经济发展,而且也表现为劳动者知识和技能水平与劳动需求不匹配,一些大学毕业生就业难就是最好的证明。“十三五”时期,继续加大人力资本投入,不断提升劳动技能水平,既是培育经济增长动力的源头之水,更是破解劳动力成本约束的治本之策。LW


刊于《瞭望》2016年第5期;原题《如何破解劳动力成本约束》


国是论    guoshilunlw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