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广闲斋主人
广闲斋主人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6,969
  • 关注人气:6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在医院的日子   散记    (2)

(2011-04-11 06:59:57)
标签:

杂谈

分类: 文学

   在医院的日子 <wbr> <wbr> <wbr>散记 <wbr> <wbr> <wbr> <wbr>(2)
     月亮追逐着太阳,起落轮回中,住院的时间在慢慢延长。也可能是我闲心越来越大,也可能医院有些不尽人意的地方。终于,在一次与护理员交锋中爆发,不再相让。缘起床单,被罩,用了七天,丝丝汗味,有些脏。再看着上面两块“老红军”的补丁,心中愈发不爽。请换,驳回。护理员祭起医院规章:一星期一换,谁都一样。我无语,不知道一星期和七天哪个更长。次日又来叠被,扫床,挑衅般告我:下星期给你换,你这被单,很干净,不脏。我们得先换那些沾血,沾屎,沾尿的床。我怒:下星期你也别换,算好日子,问问你们院长,医院是守规矩,还是凭你的眼光?要脏,容易,我就天天恶染十二床。嘈杂惊动了主管医生,护士长,护理部主任,总护士长,赔礼,道歉,换单,抚床。弄得我还真有些不好意思,又感些许紧张。过后想一想,谁知道笑靨会不会掩盖狰狞,谁知道此时他们是怎想?甚至痛骂:这东西,咋这样?

   为了分散自己的情绪,拼凑着文字游戏:一个区区护理,竟然如此牛逼,申请换去有渍的“红军单”,却被告知规矩:要换需要一星期,令其算24--30,才觉尴尬无语(七天时)。

   是护理员工作的无序,还是我的小气,惊动了大夫,护士长,惹得王主任亲自摇床,赔礼。不好意思,乱了7病区。一条单,一条被和健康相比,不在一个等级。小王大夫说的对,真不该和那个不在一个层面的人计较,论理。可还是忍不住想骂一句:(我也学会在此处省略两个字)!其实我知道,虽然换单认错,虽然带着笑靨赔礼,可背后引来的,是不是各方面不满的情绪?果真如此,我是否还能安心住下去?(八天时)

   其实,护士长很阳光,很爽朗,精巧的东方身段,姣好的脸庞,那口罩有些添乱,让人不能尽情欣赏。勤奋的双手,安抚着一个个病患,温柔语言象河在流淌。为了她后来数次的抱歉,我应该自责:对不起了护士长,你到岗不久,就让你经历了如此闹剧,呵呵,有些荒唐。其实与你何干?只是那人不咋样,又牵扯着黄晶,李海英,,王主任,心中都十分不爽。嘿,年过半百的人了,咋还和孩子一个样?

   好事走单,坏事成双,同一天,床单的风波,掩盖了另一个荒唐。大夫医嘱:耐糖测试。早4.50-5时抽血,喝300毫升葡萄糖,再分段抽血四次,看糖尿病是否已经造访。4.55分如厕,却见小胖护士端坐不慌,提醒:该抽血了,答:等等,先回床上。5.18分终有声响,抽血一管,三毫升,却无下章。我在准备,八床护工回来带话,让你今天别喝!改在明天早上。靠,这么随便?想抽就抽,想放就放。后来闹个明白,交接班不细,责任心不强。忽略了应有规章。小事如此,大事又该怎样。难怪有那么多的医疗事故,折腾到法庭上。

   郁闷之余,笔来听差:医院的事,永远也搞不明白,定好今晨4.50抽血,5.18分才来,黄晶千叮咛万嘱咐,不许错过的耐糖测试,莫名其妙的向后更改。大夫解释:那血另有他用。也可能是善意的遮盖,但是赤裸,无力,苍白。别多想了!医院的事真的很无奈。

   这边风波落地,病房又现蟑螂。余撰小文自乐,也为打发时光:“其实我对蟑螂并无太多印象,只是在人们谈蟑色变中,感受到对它的恐慌。今晨按时抽血后,伴着护士离去的脚步,小东西悄然登场。我不知道,它是为我今天再次被抽血来赶热闹,还是为昨天无辜牺牲的三毫升送葬,抑或是,为舔舐散落在床头橱上,废弃的葡萄糖。总之,它来了,就趴在床头橱的上方,大模大样。我舞起手中的本子,迎接它!唉!劲儿大了,本子上异类的体液告诉我,已经把它拍向另一个世界,再也见不到阳光的地方。手是重了些,可不重又能怎样?走好吧,逝去的蟑螂!”

    闻讯后的护士长,很是重视,迅速调人,撒药灭蟑,并询问大家,室内的空气是否受到影响?温馨,顿时弥漫着703病房。

    病房的主管护士叫黄晶,技术娴熟,步履轻盈,温馨调侃的语气,让人有病也能减轻。(还用药吗?呵呵,该用还得用。)想了解他吗?有两段文字,念给你听听:“很喜欢一个护士,她的名字叫黄晶。喜欢她那调侃的语调,喜欢她笑里藏针时的面容。她用娴熟的技术,为每一位患者尽可能减轻痛楚,她用心灵诠释着,医患之间是如何的进行沟通。你要说她漂亮,我不苟同。耐看,爱看,受看,是703全体病员共同的心声。因为,她融入了她的职业,走进了求医人的心中。”

     “洁白的口罩上方,绽放出温馨的笑容,天使的眼睛眯成一条缝。哦,是黄晶!吊瓶已高高挂起,银针捏在手中。天使说:有人没按时吃药吧?我调侃,一定对他狠狠批评。光批评可不行,打两下中不中?中!能否借你的手用一用?借我的手啊?那可不行,我的手要回家打老公。来言去语间,药液已流淌在体内,带着医护职业的真情。”(未完)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