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魏智渊的新家
魏智渊的新家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67,271
  • 关注人气:1,60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转】江山有待营伟华

(2014-03-28 10:51:29)
标签:

情感

分类: 夜深千帐灯

江山有待营伟华

/王开东

很早就听说营伟华了,因为皮鼓常常提到她,先是营总的叫,后来就变成了营姐。听得多了,也就多了几分亲切。

我一直对来自宝岛的人很感兴趣。

还是我上高中的时候,有一天傍晚,有一大家台湾人,从我们学校门前悠闲地走过,他们那么亲密,没大没小,其乐融融。很多人都在说,他们是台湾人,到无为(我们的县城)来上坟。我们就都追出去看,感觉他们确实不同,有几个女孩穿得特别时髦,飘飘欲仙(现在知道了是真丝衣服)。

傍晚,让她们有了云遮雾罩的美感,这个场景,很长时间我都忘记不了。

我对台湾人的第一印象是:男人彬彬有礼,女人美丽朦胧。

后来,热衷时事的我,对来自单方面的信息,越来越保持警惕,我特别想求证,台湾人对大陆究竟怎么看,台湾主流民意和我们普遍认识的差距究竟有多远?

2006年北京会议的时候,在宾馆的会议室里,我第一次看见了营总,这个被朱老师称为“一号义工”的女人。她,从容淡定,眼睛里有被岁月燃烧过的美丽。当时,她正和资深记者何江涛先生洽谈,于是,远远的幽雅的向我们做了一个手势。这边候,李镇西老师正在招呼我们合影留恋。他用的是一个特大的相机,后来差点丢了,把李老师急得满头大汗。

营总给我的第一印象非常好,一个人美好的品质和悲天悯人的情怀,总是要让人生出景仰之情的。

后来,营总给了我一张名片,邀请我参加她和皮鼓的结拜,后来皮鼓告诉我,为了我时间的方便,她把这个日期推迟了一天。

一个台湾人,一个弱女子,为了中国的基础教育奔走呼告,甚至于把这个作为自己未来生命中的重中之重。这是怎样的美丽心灵?营总说,这是上帝的召唤,为了这些孩子,她愿意。她愿意拿出自己所有股份中的百分之五十,这个数目,也许很多,也许很少。但要知道,这是用所有生命中的一半来从事一项伟大事业啊!

于是,皮鼓以前的话终于连成一片,营总曾经为营救雏妓,深入虎穴,进行谈判。

我在想,这个时候,营总是不是也优雅的抽着烟,像谈生意一样,以真诚为本,切中肯綮。

谁知,营总这样告诉我们,当时,她感觉特别害怕。周国平先生在《面对苦难》中这样说:“人天生是软弱的,惟其软弱而犹能承担起苦难,才显出人的尊严。我厌恶那种号称铁石心肠的强者,蔑视他们一路旗开得胜的骄横,只有以软弱的天性勇敢地承受着寻常苦难的人们,才是我的兄弟姐妹。”弱肩担道义,纤手著文章,这就是营伟华。

晚宴开始了。营总,她的助手,桃夭、依依,还有皮鼓、我。完全是家常的氛围,营总送给桃夭和依依一些礼物,说是老姐的见面礼。但是,她反复说,这有点俗,有点俗了。皮鼓则显得有些尴尬,我知道他并不喜欢。一切物质的东西对皮鼓而言,都显得微不足道,营总的宗教情怀,做事的挑剔和完美,才是皮鼓要唏嘘不已的。干干的“老奸巨滑”,又一次显露出来,他说要迟一点过来,原来就是要躲过这样的场景。我也感觉自己有点多余,可是,又非常高兴。漂泊在外又不谙世事的皮鼓,能有走遍天下的营姐指点,这难道不是一大幸事?以营总的话来说,这是不是也是上帝的旨意,遭遇江山有待的新教育,遭遇至真至纯的铁皮鼓?后来,百忙中的朱老师也赶过来了。他还风趣地说,我也要认你这个姐姐。

席间,我们安静地听营总讲述,一个人的成长史,感受台湾教育和大陆教育气候的迥然不同。那个叛逆的、运气的、跌宕起伏的和父亲一起看无声黑白电影的营伟华,那个遥远的富饶的神秘的对立统一的台湾岛,就这样清晰在我眼前。印象中,好像李敖的妈妈也最喜欢带李敖看电影,那时候,她正做着明星梦,李敖说,他妈妈常常要“美目盼兮,巧笑倩兮”的臭美,穿着高跟鞋在青石上走过,像雨巷中的丁香。

营总父亲的一件小事,给我留下最为深刻的印象。

他好像在银行做事,我估计他接受的是西式教育,做事有条不紊,很有规律。营总说,中午,他在银行用餐,然后,喝茶。一点准时到家。这是父亲的习惯,也是规律。

放学回来后,营总就利用这段时间差,抽起了香烟。房间里烟雾缭绕,也许每一个叛逆的女孩都曾有过类似的经历。

房门开了,父亲突然提前回来了,躲是躲不过了,我想,营总当时一定手足无措。父亲一眼就看到女儿在抽烟。但他居然什么也没有说,平静的换鞋,平静地解下围巾,脱下大衣,然后,泡茶。最后,才开始和女儿谈话。

他说,伟华,我只跟你提两个意见:第一,不要抽劣质香烟,有害健康。第二,女孩子抽烟,要讲究姿势优美。

这是我听过最好的家庭教育。孩子有权选择自己喜欢的生活方式,生命总是按照自己的方式成长,而作为父母,只能是善意的提醒,然后,静静的欣赏。

想起了我小时候,躲在黑暗的角落里偷看小人书,弄坏了眼睛。常常被父亲和哥哥巡视发现,然后,被撕毁书,被斥骂为不务正业,被罚跪。还有,我要怀着多么大的恐惧和辛酸,才能赔好借来的书啊!我们所有的教育都成了梦魇,让我们不堪回首。

营总的坎坷经历和传奇家教,让我大饱耳福。我感觉这种猛烈的冲击,无论是对我校的老师,还是学生,都是外来的鲜活的可供发酵的教育元素。于是,在回家的路上,我冒昧的请求营总在适当的时间,来我校演讲。话一出口,我就后悔了。我不知道我能不能说服校长,让营总来学校演讲。老实说,我对领导一直有恐惧症,于是,通过不断的提高自己张扬自己来避免领导找我的麻烦,工作三年了,我还不敢和校长提出要解决关系。但这次,我豁出去了。学校居然很爽快就同意了,可是,后来,因为开学工作特别忙,学校就取消了这个活动。我因为心里愧疚,又不愿意承认自己的无能为力,更不敢对营总说,从此,就不敢直面营总了。

还有一个原因,皮鼓经常告诉我,营总见过的人太多,所以,一眼就能识破人,于是,每当营总犀利的眼光看过来,我都不敢直视,并且内心里打鼓。我没有皮鼓他们那么纯粹,我的灵魂里有私,我害怕露出自己皮袍下的小来。

这种害怕,也存在皮鼓的心里,皮鼓是营总最欣赏的弟弟,也是挨营总骂最多的人,新教育中,皮鼓是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被营总罚款的人。营总的严厉和挑剔,可见一斑。

新教育中的杜涛,给我的印象极好,我甚至和皮鼓说过,杜涛在新教育中所起的作用,比很多大人老爷们都要重要。有一次,杜涛在接电话时,少了一声“魏老师”的称呼,营总就很恼火,哪怕是微小的细节,她也绝不放过。永远追求完美和卓越,或许,这正是营总和新教育的共鸣所在。

罗曼·罗兰说:“真正的英雄人物,是在认识到社会的本质之后,还热爱这个社会。”

在《江山有待》里,营总说,她要铺好红地毯,然后,静静地等待大人物的出现。而我认为,我们这个时代缺少的不是主角,那个铺好红地毯的人,或许才是我们社会的久违。很多时候,她们高擎着自己的灵魂,躲在镁光灯的后面,怀着宗教的情怀,等待着一个时代的来临。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