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父亲永远活在我心中
父亲永远活在我心中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3,384
  • 关注人气:39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妙笔画贪官――读孙方友的《蚊刑》

(2011-11-21 20:06:30)
标签:

杂谈

分类: 文学评论文章

妙笔画贪官――读孙方友的《蚊刑》

 

作者东綦潭
  
  《蚊刑》是著名作家孙方友的代表作之一,知道孙方友的人,都知道其代表作《蚊刑》一文。十多年前,我就知道孙方友其人,就读了《蚊刑》一文。那个时候读《蚊刑》,叹服其妙笔写了一个让人百读不厌的奇怪故事。近日再读《蚊刑》,却叹服其妙笔刻画出了一个贪官的形象。也就是说,《蚊刑》一文不是写怪事,乃是画贪官,而且是画一大贪官。
  《蚊刑》是孙方友的陈州笔记系列小说之一,以陈州为行文背景。陈州是一个座水城,四面为湖所围,夏日湖中多蚊。此蚊为花脚蚊子,咬人时很轻,后果则非同一般,又肿又硬,奇痒难忍。陈州城蚊多为患,就是洗澡和大便,也要带防蚊的火艾。如此一来,火艾价钱奇高。陈州首任知县姓贾,每到夏日,便独家经营火艾生意。因火艾本小利大,有好利者偷偷经营火艾。贾知县缉获偷偷经营火艾者后,不以国法处之,以自己发明的蚊刑惩罚。所谓蚊刑,就是让蚊子叮。受蚊刑者,凡是五更前被蚊子叮死的,那就是罪有应得;凡是五更前不被蚊子叮死的,则当场释放。受蚊刑者皆撑不到黎明,就浑身浮肿,一命呜呼。贾知县不仅将蚊刑施于偷营火艾者,还偶尔施于土匪。于是土匪绑架贾知县,以蚊刑惩罚,为受蚊刑的兄弟们雪耻。令土匪们没有想到的是,贾知县受了一夜蚊刑下来,竟然没有死。众土匪惊诧,问贾知县怎么没有死。贾知县笑着回复道:“蚊子,懒虫也,咆饱喝足便是睡觉!吾一夜如眠,怕的就是惊动它们。这样一样,后边的蚊子过不来,趴在身上的已喝饱,是它们保全了我!说出道理来怕你们不懂,这就叫逆来顺受!”土匪们不相信,质问为什么自己的兄弟们受了蚊刑皆难逃死劫。贾知县回复道:“这就怪他们自己了!蚊刑中有明文规定:天明不死者放生。可他们耐不住,来一批蚊子刚喝饱,他们便摇头晃身,把它们赶跑了,于是又来了一批!一夜之间,赶跑一批又来一批,赶跑一批又来一批……如此循环,那血哪有不被喝干之理呢?”众匪惊叹,匪首顿悟,释放了贾知县。行文至此,一个是睿智的知县形象跃然纸上。
  贾知县睿智,如果公正廉洁,一定能造福一方,应当是陈州一福。很遗憾,贾知县乃一贪墨之徒,实为陈州一祸。孙方友在文中说其为人刁毒,搜刮民财,不择手段,人送外号“花脚蚊子”。而陈州的花脚蚊子是咬人时很轻,后果则非同一般,又肿又硬,奇痒难忍。孙方友在文中不着意写贾知县如何贪墨,几笔交代了事,却细写其如何睿智。就是因为贾知县睿智,所以其咬人时很轻;也就是因为贾知县睿智,所以咬人后的后果非同一般,极其严重,以致“又肿又硬,奇痒难忍”。孙方友妙笔画贪官,实是一绝!
  一个官员贪墨,也只是一个小贪,如果一个贪墨的官员还能让其他人心甘情愿忍受其贪墨,那就是一个了不得的巨贪了。而贾知县就是这样一个了不得的巨贪。
  当土匪问贾知县为什么没有死时,贾知县笑着回复道:“蚊子,懒虫也,咆饱喝足便是睡觉!吾一夜如眠,怕的就是惊动它们。这样一样,后边的蚊子过不来,趴在身上的已喝饱,是它们保全了我!说出道理来怕你们不懂,这就叫逆来顺受!”当土匪们质问为什么自己的兄弟们受了蚊刑皆难逃死劫,贾知县回复道:“这就怪他们自己了!蚊刑中有明文规定:天明不死者放生。可他们耐不住,来一批蚊子刚喝饱,他们便摇头晃身,把它们赶跑了,于是又来了一批!一夜之间,赶跑一批又来一批,赶跑一批又来一批……如此循环,那血哪有不被喝干之理呢?”面对贾知县的回复,众匪是惊叹,匪首是顿悟。匪首顿悟后,竟然释放了贾知县。蚊刑是贾知县发明的,非匪首发明,蚊刑的规则仅仅对贾知县有约束力,匪首顿悟贾知县所言之道理后,还是可以将贾知县处死。匪首之所以没有将贾知县处死,说明其除了顿悟贾知县所讲之道理外,还从道理中悟出了其他的东西,就是因为这些东西,匪首释放了贾知县,贾知县保了一条性命。那些东西是什么呢?我个人认为,匪首从贾知县的话中明白了一个道理,那就是:贾知县处死几个土匪,土匪处死贾知县是应当的。但是,如果处死了贾知县,就会来个新知县,新知县来了后,也会将几个土匪处死,好向上面交代。如果因为新来的知县处死了几个土匪,土匪将新来的知县处死,还会再来一个知县,新的知县也将处死几个土匪,好向上面交代。如此循环,土匪迟早是就要被处死完的。如果不杀掉贾知县,贾知县已经处死了几个土匪了,对上面已经交代过了,不会再过多地杀土匪,土匪就能生存下去了。就是因为匪首从贾知县的话中明白了这样一个道理,所以说他顿悟,释放了贾知县。匪首释放贾知县,非为受蚊刑规则约束,实为保存自己。
  我们换个场景,假设无法忍受贾知县贪墨的人将贾知县绑架,以蚊刑罚之。不难想像,贾知县一定也是没有死。施刑人一定会问贾知县为什么没有死,贾知县也一定会笑着回复道:“蚊子,懒虫也,咆饱喝足便是睡觉!吾一夜如眠,怕的就是惊动它们。这样一样,后边的蚊子过不来,趴在身上的已喝饱,是它们保全了我!说出道理来怕你们不懂,这就叫逆来顺受!”施刑人一定也会质问为什么自己的兄弟们受了蚊刑皆难逃死劫,贾知县也一定会回复道:“这就怪他们自己了!蚊刑中有明文规定:天明不死者放生。可他们耐不住,来一批蚊子刚喝饱,他们便摇头晃身,把它们赶跑了,于是又来了一批!一夜之间,赶跑一批又来一批,赶跑一批又来一批……如此循环,那血哪有不被喝干之理呢?”面对贾知县的回复,绑架者一定会惊叹,绑架者的头目也一定会顿悟。顿悟后呢,也一定释放了贾知县。为什么释放贾知县呢?因为绑架者的头目从贾知县的话中明白了一个道理,那就是:贾知县贪墨了一些钱财,绑架者处死贾知县是应当的。但是,如果处死了贾知县,就会来个新知县,新知县来了后,也会贪墨一些钱财。如果新来知县贪墨一些钱财,绑架者将知县处死,还会再来一个新知县,新知县也将会贪墨一些钱财。如此循环,绑架者的钱财迟早是要被知县们贪墨完的。如果不杀掉贾知县,贾知县已经贪墨了一些钱财了,不会再过多地贪墨,绑架者就不会钱财尽失。绑架者从贾知县的话明白了这样一个道理,也会顿悟,最终也会释放了贾知县。
  如果这样写,能够一目了然地写出一个巨贪。但是孙方友就是不这样写,选择了写土匪心甘情愿忍受贾知县杀了几个土匪。此与不写贾知县如何贪墨,却写贾知县如何睿智一样,也是一大妙笔!孙方友两大妙笔,轻松勾画出了一个巨贪贾知县!如此妙笔,浅阅读的人一定浑然不知!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