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静思斋历史文献收藏研究中心
静思斋历史文献收藏研
究中心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31,425
  • 关注人气:23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我们发动机何日可以完全自制?”——1943年蒋中正视察贵州大定发动机制造厂的珍贵旧影|静思斋

(2022-09-16 07:41:29)
标签:

抗战老照片

贵州大定发动机制造厂

航空工业

大定清虚洞

李柏龄

分类: 静思斋柜藏老照片

静思斋收藏的民国故纸系列之(80)——1943年蒋中正视察大定发动机制造厂老照片

本文发表于2022年2月出版的《老照片》第141辑,标题在刊发时经编辑老师“技术性无害化处理”改为《1943年的一次视察》。今同步于公众号。以下图文版权归山东画报出版社所有,未经出版社授权,请勿转载,谢谢。在山东画报出版社老照片公众号微商城可购此书,高清无水印大图可参见纸本书。

我收藏有抗战时期蒋中正检阅“国军某部”老照片一组四张,影像非常珍稀,但没有任何注释,以致时间地点人物均不详。在下面这一张里,蒋身侧有一位清矍的高个子“将领”(因军衔看不清,当时是这样以为)作陪,其应为该部主官,可谓破解问题的关键人物。我将照片发给两位大咖级朋友帮忙一鉴,可惜他们都没有认出来是谁。我还发现,这张照片中最右边一人是蒋纬国,于是我又想通过《蒋中正日记》以蒋纬国为目标来寻找答案。但尝试后才知,如此般漫无目的从浩繁的文献中查找,无异于大海捞针一般,工作量之大实难承担,又只好掩卷长叹了。

“我们发动机何日可以完全自制?”——1943年蒋中正视察贵州大定发动机制造厂的珍贵旧影|静思斋
高个子“将领”乃何许人也?

前段时间因搬家之故清理藏书,将一册颇占地方的《黄埔军服1924-1954(陆军篇)》交流给了一位朋友,在寄书之前,我随手再翻阅了一下,里面的一张照片忽然引起了我的注意。由于此前花费不少精力研究照片并请教朋友,我对于那位高个子“将领”的形貌记忆极深,所以这次在书中偶然发现时立即便有所感。我强抑内心的喜悦,往后再翻了一页,果又看到了与我所藏下面这张照片视角略有差别、但人物与着装完全吻合的另一影像!就在这不经意间,困扰我许久的问题已是有了答案,这也让我立生“藏书愈多,能通读者反愈少,答案在其中却不自知”之憾。

“我们发动机何日可以完全自制?”——1943年蒋中正视察贵州大定发动机制造厂的珍贵旧影|静思斋
答案意外破解了,请看下回分解

此书的作者杨桂霖先生,是台湾黄埔退役教官、黄埔文物收藏家。从他对照片的注文中可知,这些照片是1943年3月20日蒋中正视察贵州大定发动机制造厂时所摄,有了这个信息再去按图索骥,所有问题顿时豁然开朗。我很快就查到了该厂的首任厂长名叫李柏龄,并在《乌鸦洞的奇迹——中国历史上第一个航空发动机制造厂建成始末》一书中找到了他的单人照,一眼便知,这就是我所藏照片中那位高个子“将领”无疑。不过这会儿却不能再称之为将领了,因为他的“军衔”为空军一等机械正(同空军上校级),实为空军机械技术人员,其领口佩戴的也并非陆军军衔,而是机械科的兵科领章——其实杨桂霖先生在书中选择这些照片,正是为了比对陆军与空军军服细节的不同之处,最终却机缘巧合成了解答我问题的关键钥匙。

大定发动机制造厂正式的名称为“中国第一航空发动机制造厂”,出于保密方面的考虑,对外还有一个幌子叫“云发贸易公司”。早在上世纪二十年代,孙中山先生就已提出了航空救国的思想,国府定都南京后对此亦有长足的重视。但当时我国重工业基础极为薄弱,对于空军的建设,飞机只能全部仰仗进口,几无造血再生的能力。迨抗战爆发后,我国空军历经血战而难获补充,战力越来越弱,以致后来制空权一度完全丧失,城市完全暴露于日军的轰炸之下,损失惨重。

当局痛感于此,乃于1939年决定重金筹建一个发动机制造厂,由时任空军机械学校教务处长的李柏龄担任筹备处长。李柏龄是辽宁辑安人,美国密歇根大学航空工程学硕士,为人清正廉洁,勇于任事,受命之后即亲赴美国,洽购设备材料技术,延揽人才,一应事宜井井有条,陆续准备停当。发动机制造厂厂址原拟设于昆明近郊,因情报泄露,还未开建就遭日军轰炸,安全性大成问题。李柏龄遂派遣总工程师李耀滋博士另寻新址,后机缘巧合经人介绍,在贵州省大定县(1958年改称大方县)东南的羊场坝(今羊场镇)觅得两个天然大洞穴——乌鸦洞与清虚洞。经考察,洞穴空间足够大,与清毕公路相距不远,附近也有水源,并有隐蔽利于防空的优势,大家讨论决定可以在此建厂。1941年元旦,我国第一个发动机制造厂就这样最终落户于大定羊场坝。

如今清虚洞倒是因为获评吉尼斯世界纪录——世界最大的天生桥而有些知名度,成了当地一个略显冷门的小景点。不过即便是今天,在地图上看这个地方仍显得很偏僻,当年的主厂房乌鸦洞甚至连定位都没有,知道它们背后这段历史的恐怕也很少了。遥想当年那些前辈们,只为抗战救国发奋图强,纷纷放弃优渥的生活来到这土匪横行、毫无基础的贫瘠之地,这满腔热忱着实让人肃然起敬!需知发动机可谓飞机的心脏,想要制造它对软硬件的要求很高,如今尚且不易,当年前辈们筚路蓝缕,白手起家是何等艰辛,今人也是实难想象。经过两年多不懈努力,基建工程基本告竣,一个现代化的大型工厂如平地起惊雷般诞生,到1943年初,大定厂正式开始了飞机发动机装配。

1943年3月15日,蒋中正出巡贵州,以大定厂为航空工业命脉所系,便列有视察的计划。适逢3月18日戴安国(戴季陶之子,蒋的干儿子,时任大定厂工务处副处长)赶来贵阳谒见,并相邀前往大定视察,蒋中正欣然同意,第二天上午便即出发。蒋氏在贵州期间,公务之余亦尝游历当地名胜,观其这段时间的日记,往常忧愤烦躁的字眼鲜有出现,可见心情颇佳。日记中也记载了视察大定厂较详细的经过,当这四张照片的谜底揭开后再来比对研读时,日记字里行间的人和事,仿佛也随着影像而鲜活了起来。

1943年3月19日上午十点,蒋中正一行从贵阳启程,途径清镇、黔西,约在晚六时左右到达大定厂。与厂长李柏龄等人一同晚餐后,蒋中正自己一个人跑到工厂集体宿舍看望青年官佐们,没端一点架子。其在当日日记中写道:“...月明风清,建筑完成,心焉乐之。”此般愉快的心境加之羊场坝难得的静谧,让蒋中正当晚睡得极好,遂决定再多留一天。蒋纬国对李厂长说,这是他父亲自抗战以来,从未有过的一夜酣睡。

翌日上午大雾,蒋中正在下榻的小楼(大定厂俱乐部)前召集大定厂三十余位官佐点名。后来被誉为“中国航空发动机之父”的吴大观院士当时正是其中一员,他那会还只是一位刚入职不久的年轻少尉技术员。不曾想当日在大雾中点名让蒋中正受了风寒,数十年后吴院士在回忆中也提及了这段往事,身披黑色大氅、喷嚏不断的蒋中正让他记忆犹新。毫无疑问,下面这张老照片记录的正是这一场景中的一瞬。

“我们发动机何日可以完全自制?”——1943年蒋中正视察贵州大定发动机制造厂的珍贵旧影|静思斋
大定厂俱乐部楼前的召见

随后蒋中正前往乌鸦洞主厂房视察,下午三点还匆匆去了一趟大定县城接见“文武百官”。不到五点蒋中正就返回了大定厂,随即在清虚洞前召集全厂职工,即兴发表了一通颇为鼓舞人心的讲话,恳切地指出重工业为国家建设的基础,而诸位的工作则直接关乎于空军的成败和国家的兴亡。一时群情激昂,气氛达到了最高潮,随后大家一起聚餐,尽欢而散。下面这张视角宏大的俯拍照片,应正是此时摄于清虚洞前的。当夜蒋中正心情仍甚好,只是“惜以伤风,不敢玩纳为憾耳”。

“我们发动机何日可以完全自制?”——1943年蒋中正视察贵州大定发动机制造厂的珍贵旧影|静思斋
清虚洞前激动人心的训话

3月21日上午九点半,蒋中正离开大定厂返回贵阳,临别之际,大定厂同仁请求他给大定厂提个词。蒋中正沉默良久后提笔一挥,大家一看,只见纸上并非往常那般的主义和口号,而是一个深沉的问题:“我们发动机何日可以完全自制?”这个问号,从此深深地铭刻在许多人的心中,成为大定厂人不懈奋进的一个原动力。

其实以大定厂设立的发展目标,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以购自美国的零件和蓝图,研发实现发动机的总装;第二阶段,以进口毛坯件自行加工为合格的零件,然后总装;第三阶段,完全由自主生产的零件进行总装。但以当时我国工业基础之积弱,大定厂为实现第一阶段都已穷尽一代精英数年之力,更遑论蒋中正所提出的发动机自制,实则已还超第三阶段之上,那当然是任重道远的。

“我们发动机何日可以完全自制?”——1943年蒋中正视察贵州大定发动机制造厂的珍贵旧影|静思斋

回首大定厂九年的历史,其虽在本质上只是一个进口散件的组装厂,未能更进发展一步,而且总装成功的航空发动机,也并未来得及对抗战做出直接贡献。但纵观我国航空工业史,大定厂可谓我国航空工业的发祥地,实具里程碑之意义。更兼大定厂在生产研制的同时,还设技术培训体系,造就了一批后来成为我国航空工业中坚力量的精英人才,前辈们砥砺奋进的开创精神,激励了后来一代又一代的航空人。

手中的老照片不曾褪色,然斯人斯事俱已矣。如今的乌鸦洞与清虚洞早已人去洞空,铿锵不再,唯愿大定厂和这些前辈们的丰功伟绩永被铭记!


                                静思斋 于岳
                               2022年1月20日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