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潘元超
潘元超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99,245
  • 关注人气:59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一个人的茶马古道”之十五(丁青至索县)

(2016-06-14 10:52:20)
标签:

旅行

摄影

茶马古道

分类: 我的游历记忆

“一个人的茶马古道”之十五(丁青至索县组图42张)

 

从丁青经巴青至索县。

昨晚睡不着,满脑子都是车票,买不到车票就走不了。晚上旅馆吵的利害,凌晨三点还有人出出进进,男昘女女,嘻笑打闹,这些藏族青年耍起来真是不得了。想想白天旅社值班室窗口的铁条后面的四川男人对我说:“晚上没事儿不要出去。”丁青热巴(一种民族舞蹈)很有名,但是连个影子都没有看到,街上也不敢拍照。要命的是房间水管子老是响,有节奏间歇性啸叫,不堪其扰,这是什么地方啊?困的要命,人要崩溃了。

    一晚上睡了不到三个小时,早早就起来了,跑到长途站,是有二趟车,但都是发往昌都的。一些藏人在售票口排队,什么时候开始售票不知道,因为要有车才能卖票,都等车的消息。我要到那曲,根本没有车。跑到楼上值班室,找到车站值班员,这位藏族小哥在一张小圆桌上摆牌,桌边撂着几只空酒瓶。抬头对我说那曲没有车,什么时候有车不一定,回去等着吧,明天过来看看,一定要早来,否则车票卖完了又得再等一天。搭人家路过的车也不可能,即使有去那曲的,人家也不会让你上车,司机说没票不能坐车,路上查的很严。

我背着行李在街头晃悠,的确有跑长途的私车,但大都是去昌都的。现在哪里还有什么心思拍照,满脑子想着怎么离开这个地方。一个多小时过去,终于有一辆小巴去巴青的,问我去不去?我说走啊!往前走一点是一点,总比呆在原地强,巴青在那曲与丁青之间。司机拉上我,两个哑巴,还有一个当地青年,路上又捎上二个短途的。九点钟才往巴青走。

这条路(317国道)不走不知道,一走才知道它的艰险。有些地方可以说就不是路,而且整个路都在修,尘土飞扬,坑坑洼洼,塌方水淹更是家常便饭,难怪没有大客车,根本就过不来。一路上没有看到那曲过来的车,也就是说今天如果不走,明天也不会有车,后天有没有也不一定。出来旅行,穿越高原,真是千难万难,但是再难也要踏上这片高原,因为有些事现在不做,以后可能就没机会做了。

奶奶的,这条317国道比“著名”的318还难走,我简直都要崩溃了。车在路上跳舞,人在车里颠簸,途中要翻一座雪山,过一个五千米的亚口。这条路要修好,真是遥遥无期,除了驶过几辆越野车外,几乎没有车,轿车走这种路想都不要想。

车上两个哑巴搞不清楚是干什么的,交流用纸和笔。车上有藏族商人,打扮比一般藏人讲究多了,而且很愿意你给他照相,身上的佩饰很复杂,很讲究,看我一路拍照问:是回去卖钱吗?商人的思维是不一样。身上挂的饰品有好多样,我看他腰上挂了一件斧头模样的铁块,我问他这是何物,他冲我摇揺头,大概是听不懂,辫子盘在头上。带一个不大的包,还有两把镰刀,就这点东西能挣几个钱呢?藏人的世界真是看不懂。

车象在天上开一样,天那么低,云那么近。车过荣布雪山,司机停了几分钟,拍了几张照片。荣布雪山下就是荣布镇,中午一点,一家新开的云南饭店,一碗素汤面,二片小白菜,二筷子面,十元。同车那个丁青的小青年也是素食,不过是多了一勺红红的辣椒,那勺红看着就头皮发麻,嗓子冒烟。饭店里还有两人,大概是自驾的,听口音北方人,谱儿摆的很大,炒饭、炒青菜、炸土豆要了两份儿,吃完,其中一个人拿出一百元,抬头望着小二,等着找钱,小二苦笑一下说:“先生,总共一百一十三。”这回儿该轮到北方人苦笑了。

下午五点半,车到巴青,两个哑巴下车,司机又打了一通电话,说的什么我也听不懂。然后对我说:“我们今天去索县。”巴青到索县,三十多公里。人都走了,车上就剩下我和丁青那个藏族小伙子。车到索县,我和那个藏族小伙子就住在司机的一个朋友开的藏式茶馆内,条件简陋,晚上冻的要命,太冷了,盖二条被子都不行。


“一个人的茶马古道”之十五(丁青至索县)


“一个人的茶马古道”之十五(丁青至索县)


“一个人的茶马古道”之十五(丁青至索县)


“一个人的茶马古道”之十五(丁青至索县)


“一个人的茶马古道”之十五(丁青至索县)


“一个人的茶马古道”之十五(丁青至索县)


“一个人的茶马古道”之十五(丁青至索县)


“一个人的茶马古道”之十五(丁青至索县)


“一个人的茶马古道”之十五(丁青至索县)


“一个人的茶马古道”之十五(丁青至索县)


“一个人的茶马古道”之十五(丁青至索县)


“一个人的茶马古道”之十五(丁青至索县)


“一个人的茶马古道”之十五(丁青至索县)


“一个人的茶马古道”之十五(丁青至索县)


“一个人的茶马古道”之十五(丁青至索县)


“一个人的茶马古道”之十五(丁青至索县)


“一个人的茶马古道”之十五(丁青至索县)


“一个人的茶马古道”之十五(丁青至索县)


“一个人的茶马古道”之十五(丁青至索县)


“一个人的茶马古道”之十五(丁青至索县)


“一个人的茶马古道”之十五(丁青至索县)


“一个人的茶马古道”之十五(丁青至索县)


“一个人的茶马古道”之十五(丁青至索县)


“一个人的茶马古道”之十五(丁青至索县)


“一个人的茶马古道”之十五(丁青至索县)


“一个人的茶马古道”之十五(丁青至索县)


“一个人的茶马古道”之十五(丁青至索县)


“一个人的茶马古道”之十五(丁青至索县)


“一个人的茶马古道”之十五(丁青至索县)


“一个人的茶马古道”之十五(丁青至索县)


“一个人的茶马古道”之十五(丁青至索县)


“一个人的茶马古道”之十五(丁青至索县)


“一个人的茶马古道”之十五(丁青至索县)


“一个人的茶马古道”之十五(丁青至索县)


“一个人的茶马古道”之十五(丁青至索县)


“一个人的茶马古道”之十五(丁青至索县)


“一个人的茶马古道”之十五(丁青至索县)


“一个人的茶马古道”之十五(丁青至索县)


“一个人的茶马古道”之十五(丁青至索县)


“一个人的茶马古道”之十五(丁青至索县)


“一个人的茶马古道”之十五(丁青至索县)


“一个人的茶马古道”之十五(丁青至索县)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