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耳机俱乐部小白
耳机俱乐部小白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476,147
  • 关注人气:6,11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小感动(四):对布鲁克纳交响曲的小感悟

(2015-10-07 15:45:47)
标签:

布鲁克纳

分类: 音乐及唱片
9月4日是布鲁克纳的生日。我在那天写了一篇微博,里面写了这么一句感触:布鲁克纳的交响曲可以听一辈子,年轻时嫌其太长,现在有时却觉意犹未尽、希望它不要那么快结束!

从大学毕业开始听布鲁克纳,到现在听了有二十年了吧。我觉得这句感触是实实在在的。

刚开始听布鲁克纳时,确实困惑于其“长度”。交响曲这种东西,贝多芬的第九、舒伯特的第九,那种长度,在古典和浪漫派时期,是登峰造极了。不曾想到了晚期浪漫派时期,又出现布鲁克纳和马勒这样的人物。舒曼曾用“天堂般的长度”(Heavenly Length)来形容舒伯特的第九交响曲,其实,Heavenly Length这个词用于形容布鲁克纳的交响曲可谓无比妥帖。

能否听得下去布鲁克纳的交响曲、能否欣赏布鲁克纳的交响曲,是不必教、不必学、不必劝说的。能听的就能听,能喜欢的就会喜欢,而讨厌的就是讨厌,听不下去的就是听不下去。记得我自己刚开始听他的交响曲时,也曾遭遇长度的“障碍”,觉得很难听下去、很难耐住性子听完。记得当时听布鲁克纳的音乐是要“挑时间”的,要很好的时机、有空闲、无事打扰而且心情不错的时候,开始坐下来慢慢听。对于二十多岁的年轻人来说,这样的时机并不多。因此,听布鲁克纳音乐的机会也并不多。

对于难以接受布鲁克纳音乐的人来说,有一个形容真是不错的——布鲁克纳的音乐就是一会轻一会响、反复折腾数次。慢慢营造起一个高潮,让它消退,一会再来一个高潮,等等。这种极其简化的说法,当然适用于很多音乐。从根本上说,很多交响曲都是这样子的。音乐艺术的动人之处就在于丰富的变化。一直很轻柔或一直很吵闹,很快人就受不了了。 

后来,我慢慢开始学会欣赏布鲁克纳交响曲的一个很美的地方——高潮的逐渐营造。布鲁克纳交响曲中有很多非常壮丽的全奏高潮,能让我听得浑身起鸡皮疙瘩,而这些高潮都是慢慢营造起来的。布鲁克纳是“前戏”的高手,很少突兀地一下子“浪涌”出一个高潮,而总是极其耐心地堆砌能量、层层推进,直至制造出一个辉煌的高潮。然后他会很艺术性地保持住高潮,并让它逐渐消退。布鲁克纳是虔诚的天主教徒。在欧洲,虔诚的教徒们可以化几十年、几辈子人的时间来建造一所高耸的教堂。他们有的是耐心。布鲁克纳就有这种“天堂般的耐心”。对他来说,写这些交响曲也是荣耀上帝的一种行为。比如他最后的第九交响曲,乐谱上写着“em lieben Gott”,是直接献给上帝的。欣赏他的音乐,也需要聆听者有这样的耐心、执著。   

年轻人很少有这样的耐心。因此很多年轻人更容易接受马勒。马勒的音乐更“刺激”,会一下子搞出一个高潮。但当我们逐渐不那么年轻,当生活使我们变得越来越有耐心、越来越懂得欣赏耐心,就会开始更懂布鲁克纳。于是回到我开始的那句感触——年轻时,嫌其太长,恨不得它很快跳跃到高潮部分;而现在,我有时听布鲁克纳时甚至嫌其太短,希望他的音乐再徘徊一会、再缠绕一会、再回味一会、不要那么快结束。

布鲁克纳一直就是那样,一直就在那里。变化的是我们聆听者。





   















(完)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