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耳机俱乐部小白
耳机俱乐部小白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476,147
  • 关注人气:6,11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不少演奏家包括大师陷入的误区——谈现场和录音室的差别

(2015-09-06 09:12:04)
标签:

现场录音

录音室

分类: 音乐及唱片
这里谈一些个人感想,不愿意提具体的人名了,只说一个“现象”:就是相当一部分演奏家,在制作录音室的唱片时,显得过于冷静和追求“标准”了,结果出来的录音制品,和本人的现场相比,缺乏感染力和色彩感。有时简直判若两人,在Studio里面的录音制品,和现场,简直象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

这怎么解释?我觉得可以解释为演奏家在录音室里的心态或观念是有问题的。他可能太想在录音室里留下一套“典范级”的标准演绎,结果失去了自己在现场表演中的个性、风采、还有自然的音乐表现力。把自己原本很有表现力的音乐演绎变成一种没有生气的“标本”。  

在唱片出现以前,演奏家的全部艺术生命和名誉都建筑在现场表演。现场表演就是一切,没有其他。但唱片工业的出现和发展完全改变了这种状况。演奏家的艺术生命和名誉一分为二了,变成两个部分——现场表演,和唱片录音。演奏家表演的时段分为两个——在舞台上,和在录音室里。这两种不同的表演环境,带来了不同的心理。演奏家在舞台上,和在录音室里,心态可能也是有差别的,甚至有明显的差别。

在现场的时候,演奏家会更注重“表演”,现场表演难免有错音,Ok大家都理解,所以演奏家不会刻意去求稳,求没有错音,会把注意力放在其他艺术表达方面,而在录音室里制作唱片的时候,我们都知道当代的唱片录音都必须是没有错音的,技术绝对没有失误的。在唱片里留下明显的错音、不完美的演绎,简直是“耻辱”一样的事情。演奏家会很注重演奏的精确性和“标准性”,力求留下一份作品的“标准演奏版本”。但这种心理其实是损害演奏自发性和自然性的。好的演绎应该是在放松的心态下自然而来的,而带着“不能有错音”“留下标准范本”的心理,绝对是有损演奏自发性的。我甚至觉得这种心理(在唱片上留下一个优秀的标准版本),其实是错误的,是有损艺术表达的。很多和现场表演完全不同、判若两人、听起来端端正正但缺乏感染力的唱片,都可能源自这种心理。

从本质上说,我觉得演奏家传统的表演舞台,即现场演奏,还是音乐演奏艺术的“根”,是其本原和真正焕发生命力的地方。在录音室里,假如演奏家怀着那种“制作完美唱片、留下优秀版本”的心态,那么实质是反艺术的,是很难在这种心态下发挥出自己艺术个性的。在某种程度上,现代录音室可能是抹杀艺术生命力、感染力的一个存在。

当然,能够调整好自己心态,在录音室里也进行自发、自然表演的,也还是有的(我举一个比较突出的例子——女大提琴家杜普蕾),但这样的艺术家并不是多数。很多演奏家其实在录音室里就变成“另一个人”,一个没有舞台上那种光彩、个性的人。留下的Studio Recording也无法反映出他们在舞台现场所展示的艺术魅力,而只是一种缺乏生气的“音乐标本”。

近年来在资深乐迷中间出现了一种趋势——相当多的乐迷开始追求收集和欣赏现场录音,而且认为现场录音经常是好于录音室制作的。我前面的分析也是对这一现象的解释。确实从我自己的经验来看,很多现场录音有着录音室制作所没有的生气、热情、自发性,而确实有不少演奏家甚至大师,他们在录音室和现场简直分割成不同的两个人,有时反差之大令人惊愕,这种现象也需要一个解释。

其实录音室这一表演环境的问题,在录音工业出现的早期就已经引起了注意。20世纪初的很多艺术家,是不肯录音的,或者尝试了录音之后觉得失望,拒绝再进行录音的。当时一个常见的反对意见就是:演奏家不习惯对着一个话筒表演。Ok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理由。确实,我前面说了,在出现录音之前,演奏家的唯一表演形式,就是在舞台上对着听众表演。对着一个话筒表演,对着一部录音机表演,是完全不同的演奏形式。早期的艺术家们觉得不适应是很正常的。录音工业最早的一个著名制片人Fred Gaisberg,他的主要工作就是说服艺术家走进录音室。 

当然,到今天所有的演奏家都适应了,而且除了传统的巡回演出之外,每个演奏家都必须录音,必须走进录音室对着机器表演,否则是不可能有艺术生涯的。但是舞台和录音室的环境差别、表演时不同的心理,还是存在的。如我前面的分析,我觉得最有利于演奏家正常发挥、自然发挥的,仍是传统的表演舞台,而非录音室。在录音室里,除非演奏家能调整好心态,以一种放松、自然的、接近舞台表演的心态去制作录音,否则的话,越是抱着“制作出完美录音版本”的心态,可能越是只会炮制出缺乏魅力的“音乐标本”。  

那种听上去很精确无误、但是和演奏家的现场表演差异很大的录音,算成功吗?我觉得相反,应该算是失败。成功的唱片录音不是那种“最标准演绎”,而是能忠实记录下演奏家的风采、个性、感染力的录音。有些古典音乐的录音,不是在录音棚里,而是在传统的音乐厅进行的,而且录制时有真实的听众在场,这也能给演奏家营造更好的表演气氛。

有一种反例,值得专门提及,就是以Glenn Gould等少数艺术家为代表的专门的“录音室演奏家”。他们在录音室里泡的时间远远超过在舞台上表演的时间,是录音室专业户。Glenn Gould早期是一个比较正常的演奏家,但到后来就越来越沉迷于录音室,甚至干脆不进行现场表演了,专门躲在录音室里研究炮制录音。于是他们变成了一种更适应录音室的演奏家。必须承认这样的反传统的演奏家,虽然少,但确实是存在的。随着录音工业的发展深化,这种艺术家或许还可能增多。

对这种演奏家,我前面阐述的可能都不适用了——假如一个演奏家基本放弃舞台表演了,那么他们制作出的唱片录音,就是他们的艺术生命的记录。  




(完)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