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刘群鸣
刘群鸣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983,279
  • 关注人气:58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厄休拉与阿特伍德的镜中世界

(2024-06-16 12:00:00)
分类: 艺术
厄休拉与阿特伍德的镜中世界
2024年06月06日

厄休拉·勒古恩青睐《老子》:“我的一言一行都有它的影子”。

厄休拉:科学从外部入手,准确地描述世界;诗歌则从内部,精准地表述世界。科学解释,诗歌暗指,两者都是对存在的赞歌。我们既需要科学的语言,也需要诗歌的语言,否则我们就会停流于无休止的“信息”堆砌,却无从洞悉我们的无知与自私。

厄休拉:虚伪的现实主义是我们时代逃避现实的方式。

阿特伍德:小时候一个人睡觉,总会担心床底下的世界里会不会冒出什么妖魔鬼怪。

厄休拉:美国那些不相信龙存在的“大人物们”都不可信,她坚信人之所以为人,就是因为我们具备其他物种所不具备的想象力。

厄休拉的父亲是研究北美原住民的人类学家,丈夫是考古学家,阿特伍德的父亲则是昆虫学家。这些背景信息有助于我们去理解这两位老太太。

厄休拉是一个再“正常”不过的作家,她家庭美满,抚养多个子女,享受传统的家庭生活;她不走极端,不特立独行,热衷于与各个层次的读者进行交流;对于自己的“独门绝技”从来不藏着掖着,撰写成了《写小说最重要的十件事》。

厄休拉表示作为一个还能够从家庭获得乐趣的人,她不认为自己有资格去参与这些现实中的抗议。“你要学习,了解哪些问题是无法回答的,这样你就不会徒劳地尝试回答它们,这是我们心情沮丧或身处黑暗地带时最需要的良方。”作家回应社会问题的最佳姿态只能是文学本身。

厄休拉在《黑暗的左手》里,巧妙地将性别的转化与她眼前的纷争嫁接起来,遵从意识的波浪,这种根植于意识中的波浪先于文字而存在,并且引领其为之服务。让读者进入她创造的世界里。将一切人类行为冲突化,只会让我们丧失生命的丰富可能。

阿特伍德:“在文学作品中,每一处风景都是一个思想,而每一个思想也能由风景塑成,正反乌托邦亦是如此。”

厄休拉说,她厌恶这个类型、那个类型的标签,科幻(推想)小说就是应该是文学的一部分。

厄休拉在自己构建的想象王国里是一位威严的执政女王。毫无疑问的,这位女王的宰制力源于她覆盖全年龄段的想象力,她既可以很通俗,也可以很深邃,同时始终青睐独立、小众的出版社,警惕文字权力被少数批评家垄断,好似普罗米修斯将编织故事的奥秘交予有心人。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