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王泰白
王泰白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4,047
  • 关注人气:3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生而为杰克逊的艰难

(2009-07-08 20:05:50)
标签:

电光幻影

娱乐

分类: 电光幻影

    “他们叫我畸形人,同性恋者,性骚扰小孩的怪胎!他们说我漂白了自己的皮肤,做一切可做的来诋毁我。”你觉得这是一种控诉还是嚎叫?当迈克尔·杰克逊必须坐在电视机的方盒子里对着空洞、冰冷的机器自白的时候,那个Jackson five时代在舞台上活蹦乱跳的卷毛小黑人在想什么?那些坐在信号终端的中产阶级、底层劳动者以及社会精英又会以何种方式来接受这样的语言播撒?

    在杰克逊死前很长一段时间,几乎全世界都毅然绝然地站在了他的对立面。当他不能为商业资本带来丰厚利润、不能继续停留在爬行榜上坐稳天王的时候,他在大众传媒的叙述中变得如此古怪、如此格格不入,他成了一个在性取向上如此令人不敢苟同的怪物。他像一个被废黜的王子孤独地困锁在自己的城堡,早已不是那个站在舞台上令万众晕倒的巨子。

    突然有一天,一切又变了。2009年6月25日,迈克尔·杰克逊死了,摆脱了这个不堪重负的世界,摆脱了这个世界对他的盲从和恶意打击。全世界又开始发了疯地爱着杰克逊,成千上万的人用尽一切方法表示自己对杰克逊多么得厚爱有加。其实,这些赞美他的人也许就是分秒之前还在诋毁他的人,他们身上散发着同一个社群、街道的气味,拥有对同一个利益共同体的天真想像。生而为杰克逊的艰难

    “当我站在镜前时看着自己,我知道,我是个黑人!”迈克尔·杰克逊对自己种族身份强迫症式的认知肯定不是空穴来风,所有那些关于他的精神分析式的论调也许都对,他的父亲可能生性贪婪,难道这种贪婪的欲望不是被创造出来的吗?杰克逊没有生来就是一个黑奴,但他何尝不是现代文明欲望利益体的被缚之徒?迈克尔·杰克逊是现代文明社会的产物,资本和大众文化的推波助澜可以创造他,也可以毁灭他,就仿佛我们左右摇摆的爱与恨。

    他的死亡暴露了我们的脆弱和伪善,所以一定要想方设法悼念他,这是洗白我们自己的方式,也是社会、传媒、商业力量合法地抚慰和供养文明的方式。

    有人说,再见迈克尔·杰克逊,再见八十年代。其实,我们并不需要这样一种矫饰、虚伪的悼念方式,因为我们的八十年代是被时间自行毁灭的,也是被我们自己轻轻搓碎的,我们的好和坏都是我们活下去的借口。

    杰克逊对于中国人来说,不过是记忆空旷的草原上留下的一些风吹草动,有谁胆敢说受其影响,那必然是一种不攻自破的谎言,我们繁荣的生活何曾有过一丁点儿杰克逊式的才华、善待和高不可攀。因为我们只不过是买了一盒卡带,看了一段MV,学会了一种伟大舞蹈的笨拙表现方式而已,我们什么都没干,我们只是靠着一些表面甜美的记忆平凡地生活。

    迈克尔·杰克逊本来离我们就很遥远,现在只是更加遥远了。(东方早报7月9日见报)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