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珍壶轩怪谈
珍壶轩怪谈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55,240
  • 关注人气:33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入墓.龙门诡窟》第三十四章 甬道机关

(2018-05-22 08:52:28)
标签:

盗墓

恐怖

探险

分类: 入墓系列
《入墓.龙门诡窟》第三十四章 <wbr>甬道机关

珍壶轩 著

妖仙儿 核稿

等一帮人鱼贯进入甬道后,才明白为什么地上见不着一支箭了,原来,两旁石壁上都有密密麻麻的小孔,利箭从这边墙上射出,丝毫不差射入对面墙上的孔洞。

二麻子感叹:“哎呀,万箭齐发,一支不落地收回去,这机关精妙绝伦实在让人佩服,佩服呀。”

“佩服个屁。”周全小拍了一下他的脑袋,绷着脸说,“你想想,刚进来就遇到这么厉害的机关,里面的会怎样?想过没有?你呀,等破了所有机关,拿到冥器活着回去再佩服吧。”说着,又以安全为理由教育众人一番。教育完,将众人分成三列,他和二麻子外加两个“活闹鬼”走在头里,其余人分两列跟着他们。

行不了多会,前头出现了一道仅能供一个人进出的石门。周全小示意大家停下,他打着手电去观察那门,他看见,门上积满了灰尘,断定这里应该很久没人来了。看着看着,他觉得这道石门有些眼熟,就踮起脚仔细看向石门顶部的一条缝隙里,等他看清楚那里面是什么之后,脸色微微一变,提醒众人:“大伙小心,这是‘鬼门关’,是专门用来防止闯进这里的人的。”

二麻子不知道这道门有多厉害,但听周全小称之为“鬼门关”,想必不简单,就问周全小这道门是不是很厉害。

周全小没有回答,而是从一个胖子提着的鸡笼里抓出一只红毛公鸡,放到石门跟前,刚松手,那鸡马上朝着无人的一边那道石门飞奔了过去。可怜的红毛公鸡,它还以为是这伙人发善心要放了它,等它跑到石门的门槛上被落下的鬼头铡劈成两半才知道,它是当了试机关的牺牲品了。

瞧着地上还在挣扎的鸡,鲜血、肠子淌了一地,一帮人都觉得背脊发凉肝胆发颤,就好像躺地上的不是那鸡,而是他们。

周全小从挎包里掏出一支钢棍,捡起地上的半拉鸡扔向石门上方,只听得“噌”地一声,鬼头铡再次落下,公鸡脑袋被齐刷刷地切了下来。趁着鬼头铡还没完全缩回去,周全小气运丹田飞身跃起,将手里的钢棍塞进了缝隙,鬼头铡发出一声闷响,卡在了门框上。

“鬼门关”一破,周全小头一个走进石门,他用手电照了照,发现里头又是一条宽大的甬道。

“奇了怪了,怎么会有两条甬道呢?而且,一条比一条大。难道,这墓的规模远比了解到的要大?”他边琢磨边观察,思来想去却不得要领,干脆不去想了,心说,管它是大是小,找到冥器才是关键。他见里面没什么异样,就招手示意大家进去。

那些“活闹鬼”刚目睹公鸡被劈成两半又被斩首的血腥一幕,都后怕着呢,走过门洞时个个提心吊胆畏手畏脚,生怕门上的鬼头铡会突然落下将他们劈了。

进去后,众人拿手电照向四周,等看清楚甬道的规模时,都吃惊得合不拢嘴了。他们看见,一条笔直宽大的石板路延伸进前方的暗处,路两边有很宽的沟壑,深不见底,阵阵凉气从下面涌上来,站在边沿往下看,如同立于悬崖之上。众人忙挤到路中央,生怕一不小心掉进沟壑这辈子就算是划上句号了。

二麻子见这里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很失望。也难怪,这厮只是个小混混,从没进过古墓,对墓葬结构一无所知,他以为,只要进到墓里就能看到成堆的宝贝。

他问周全小:“周哥,不对啊,这老坟怎么没东西呀?不会已经被考古队给发掘了吧?”

周全小呵呵笑着回答:“呵呵,我说兄弟,古代的丧葬习俗有别于当今,墓葬结构也比较复杂,特别是规模较大的,甬道、墓室一应齐全。咱们现在所处的位置,仅仅是整个墓葬的甬道,墓室还在里头呢。”

二麻子不清楚他说的甬道到底是什么?但他至少听明白藏宝贝的地方还在里头。他心中沉甸甸的失望立刻一扫而空,贪婪的欲望重新被点燃。

周全小再次叮嘱众人:“现在,咱们已经来到了甬道,一会,就要去墓室。我猜测,这里机关歹毒,进来的人想要顺利带出冥器,难度很大,所以,即便有地耗子进来过,活着出去的几率也很低。所以,我断定这里一定还有值钱的物件,大伙成为万元户的梦想也一定能实现。不过,我再次警告你们,想活着回去就千万别乱来。机关之歹毒你们也看到了,别发财不成却丢了性命。”

他再三强调注意安全表面上看是为了众人着想,其实,他真正的用意是笼络人心巩固他自己的地位。另外,他也不想有人陈尸在此,毕竟,在古墓里多一个帮手比多一具尸体更有用处。

甬道里异常黑,尽管有手电照明,行走和近距离观察不成问题,但远处的黑暗和两旁深不见底的深渊,还是让一帮人感到紧张。亲眼见证了地洞尸骨、弩箭机关、鬼门关斩鸡的“活闹鬼”们,感受到了什么才是真正的恐惧。在这个陌生、恐怖的环境里,他们除了听从周全小的指挥,没别的办法。当下,众口一词,表示一切都听周全小的。

周全小很满意,他甚至有了当年身为红色小将头目,上百人听他指挥时的兴奋劲。

“周哥,现在该怎么办?”提着鸡笼子的胖子问。

周全小很干脆地回答,一个字,等!

等?

众人不明白他的意思。

周全小没作解释,他从笼子里又抓出一只鸡来。他将一根绳子系到呱呱乱叫的红毛公鸡身上。

那鸡刚刚目睹了同类被鬼头铡劈成两截又被削去脑袋的可怕一幕,正担心自己会不会步了那倒霉娃子的后尘。现在,见周全小捉住自己还系上绳子,心里一凉,心说,关键时刻已经到了,是生是死已经由不得它。得,认命吧。

就在它陷入绝望之际,却感到身上忽然一松,定睛看,见是周全小松开了它。刹那间,一个念头闪电般出现在它脑海,跑。没错,就是跑。

任何有脑子的动物在生命遇到威胁时,求生的本能就会有强烈的反应,鸡也不例外,尽管它们的脑子有点小,但毕竟能思考,只要有逃生的机会,它们就会毫不犹豫地狂奔。

红毛公鸡从周全小的手中滑落,仅迟疑了不到一秒,强烈的求生欲望让它意识到逃生的机会来了,于是,跟先前被劈成两半的它的同类一样,向着甬道的深处没人地方撒腿就跑。

可怜的红毛公鸡并没因绑着绳子减缓奔跑的速度,它就像一支离弦之箭,二十来米的绳子瞬间就绷紧了。这时的鸡明白过来,跑,解决不了问题,想要完全摆脱人类的掌控,还得啄开绑着它的绳子。开了窍的公鸡开始拼命啄绑在身上的绳结,速度之快连它自己都不敢相信,它甚至想,如果平时按照这个速度去啄米,一定能获得更多的吃食。

就这样,红毛公鸡边啄着绳结边想着吃食,浑然不觉死神的脚步正在逼近。就在它快要啄开第一个绳结时,甬道顶部一块石板落了下来。可怜的公鸡当场被砸成一滩肉泥,灵魂出窍时,它仿佛看到先前惨死的同类正在半空中俯视着它,并发出讥讽的笑声。

眼看着公鸡被压得细碎,在场的人都被吓得脸色发白双腿发软。胖子更是被吓得不轻,手中的鸡笼子掉到地上,门被摔开,几只鸡扑腾着翅膀飞出去,一下就到了七八米开外。

胖子见鸡都跑了,心说坏了,要是捉不回来,不知周全小会怎样骂自己。情急之中冲着鸡大喊:“站住,回来。”边喊边去追那些鸡。

周全小见鸡跑了正要发火,忽见一个胖乎乎的身影奔着那些鸡去了,料想那是胖子,忙一抖手里的绳子绊倒胖子,喊了声:“把他给我拖回来。”

有两人忙追至胖子身边,一人一条腿,硬生生把他拖到周全小的面前。

“你他妈找死啊?”周全小冲着胖子发火。

胖子一脸委屈,结结巴巴解释:“我......那些鸡......”意思是,鸡跑了,他想抓回来。

周全小盯着他,目光锐利:“鸡个屁!你娘的,是人命重要还是鸡命重要?”

“我......”胖子语塞了。

“别我我我,下次再这么鲁莽,死在这里可别怪我。”周全小说着,对把胖子拖回来的两人说,“还有你们两个,喊你们把他拖回来你们真就拖回来了。也不动动脑子,那仅仅是形容。如果把你们这样倒提着拖回来,你们好受吗?”

两人被他说得低下头,也不知该怎样回应,干脆什么也不说。

周全小还想教训他们几句,不料,甬道里忽然沸腾起来。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