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珍壶轩怪谈
珍壶轩怪谈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55,096
  • 关注人气:33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入墓.龙门诡窟》第三十章 阴阳眼

(2018-05-17 19:18:37)
标签:

盗墓

恐怖

探险

分类: 入墓系列
《入墓.龙门诡窟》第三十章 <wbr>阴阳眼

珍壶轩 著

姚仙儿 核稿

洞窟的里的气温要比外头低很多,冷飕飕的,倪三不由缩了缩脖子。

怎么这么冷?就跟到了阴间似的。

他边嘀咕边拧开头灯,洞里环境立时能看清楚,倪三发现,洞窟内空荡荡的,没任何东西。

怎么是空的?难道,这里是开凿其他洞窟时工匠用来息脚的“耳朵眼”?不管怎样,既然进来了,还是好好找一找,说不定,能有发现。

让他失望的是,找遍整个洞窟,也没任何有价值的发现。

这时,外头传来判官的喊声,说他也发现了一个石窟。

倪三忙来到洞口探出身子去看,见远处的判官指着一堆茂密的藤蔓喊:“老三,这里有个大石窟,赶紧过来看看。”

倪三应了声,目测了一下距离,发现离判官有10多米远,尼龙绳的长度不够荡到那边去,就喊了声:“绳子不够长,我得爬上去重新固定位置,等我。”话音一落,他就像个猴子似地,噌噌地上了崖顶。

上面的安丽娜见他噌噌地就上来了,笑着说:“我说老三,什么时候练猴拳了,搞得跟孙大圣似的。”

倪三边系绳子,边笑着说:“我要是孙大圣就好了,哪还用得着荡来荡去,金箍棒砸下去,土地爷就得乖乖给咱打开老坟入口。”

说笑间,一个微弱的声音传来,两人看去,见河对面的耿义双手握成喇叭状,朝这里喊着什么。由于隔着百来米距离,河道里又刮着风,听不清他在喊什么。隐隐约约的,只听到“小心”“树”这两个词。

小心树?什么意思?倪三环顾了下四周,没发现异常,就扯着嗓子问河对面的耿义:“你说啥?”

“不好。”安丽娜似乎想到了什么,喊了一声,迅速跑到悬崖边往下一看,只见一棵枯朽的大树发出令人恐惧的断裂声,眼看就要拦腰折断掉下悬崖,而挂在峭壁上的判官正好就在树的下面。

跟过来的倪三也看了这一幕,情急之中他大喊:“判官,快躲开。”

喊声刚落,那棵树就咔吧几下断成两截,粗大的树干贴着峭壁掉进了河里。倪三和安丽娜不知道判官有没有及时躲开,两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里,低头看去,吃惊地发现,崖壁上已经没了判官的影子,只剩下尼龙绳子孤零零地在风中左右摇摆。

 “他、他人呢?”见判官凭空消失,倪三心一下子提了起来,大声问着身边的安丽娜。

安丽娜更是心急如焚,大声喊着判官的名字。

河对面耿义的喊声再次传来:“判官......石窟......别担心”

与此同时,悬崖下也传来判官的喊声:“我在洞窟里。老三,赶紧下来,有发现。”

听到他的喊声,安丽娜悬着的心顿时落回了肚子里。

见判官没事,倪三从箱子里取出77式手枪往腰里一别,系上绳子,朝手心吐了口唾沫,三下五下就降到了判官发现的石窟跟前。

刚站稳身子,倪三就问判官发现了什么?判官指着石窟的一角,说“你看那里。”

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倪三发现角落上有个拳头大小的窟窿,打开头灯走过去趴下身子一看,发现里头像是个通道。

倪三兴奋了,认为这肯定是‘土龙’老坟的人口。他问判官,是不是现在就把堵住通道的石墙给砸开?

判官想了想,说:“先不着急,咱们安丽娜说的去做,等找到龙口的位置再说。”

“好。”倪三点了点头。

稍后,两人又在石窟斜上方的崖壁上发现了一个与倪三先前找到的“耳朵眼”相似的小石窟。对岸的耿义根据这一大两小石窟间隔的距离,断定这是龙口与龙耳。

他想:如果按照这个结果去推断,判官发现的那个石窟上方,必定还有四个洞窟,分别对应龙的眼睛和鼻子。他朝着对面边打手势边大声喊:“大石窟......上面......找。”

尽管他的喊声隔着河听不真切,但判官和倪三还是听明白了大概,于是,两人又用了不到10分钟的时间,找到了“龙眼”“龙鼻”四个小石窟。

见龙首的眼、耳、口、鼻都找着了,判官喊河对面的耿义回来,他与倪三一起回到悬崖顶上。

几分钟后,耿义骑着自行车回来了。刚停好车,就问情况怎么样了?

判官脸上透着兴奋,说:“丽娜分析得很对,这里就是‘土龙’的脑袋,眼耳口鼻的位置都找到了,除了龙口的石窟里有暗道,其余的,都只是个废石窟。看样子,龙口真的是‘土龙’入口。”

耿义大喜,正要说两句吉利的话庆贺庆贺,一旁的安丽娜却眉头紧锁:“不对,这不符合逻辑。”

三人忙问她为什么这么说?

安丽娜解释:“如果这里真是‘土龙’的头,那眼、耳、口、鼻七个石窟不可能只有龙口有通道,这不符合逻辑。你们想,墓主人大费周章建造这个龙头,目的就是为了用‘义道’来掩护真正的入口。龙口的甬道都建好了,怎么可能不在其他几个石窟建‘义道’?这不合理。”

“会不会建到一半没钱了,偷工减料随便凿几个窟窿在这里忽悠人?”耿义问。

安丽娜白了他一眼,说:“瞧你说的,能把墓建在龙脉上的起码是个富可敌国的主,为省几个钱就草率了事,你觉得合理吗?我猜想,龙口以外的其他几个窟里一定还有暗道,只是咱们没发现。这样吧,你们再辛苦一趟,仔细检查各个石窟,不要放过任何蛛丝马迹。”

三人又将各个石窟找了一遍,却依旧没有发现。

这个结果让安丽娜很疑惑:“难不成,墓主人真遇到资金困难没能完成整个工程?不可能呀?”

耿义笑着说:“嫂子,你也别想太多。所谓,世界之大无奇不有,也许,这千年难得一见的资金短缺问题真让墓主人碰到了呢。再说了,没‘义道’对我们来说是好事,至少不会误闯进去。”

“不对!”安丽娜总觉得不对劲,她检索了一遍“寻龙术”里的记载,想起一种特殊的墓葬结构来。她喃喃地说,“难道……是‘阴阳眼’?”

三人不明白她的意思,问什么是“阴阳眼”?

安丽娜并没马上回答,而是说:“如果真是‘阴阳眼’,就难办了。”

耿义性子急,催促着问:“哎我说嫂子,你倒是说呀,这‘阴阳眼’到底是啥玩意?”

安丽娜解释:“早年听我爷爷说,‘寻龙术’里记载了一种罕见的墓葬结构,叫做‘阴阳眼’;如果,‘土龙’老坟真是采用了这个结构,那咱们现在发现的龙头仅仅是‘土龙’的阳眼,别的地方应该还存在另外一个口子,也就是‘阴眼’;而使用‘阴阳眼’来建造的墓穴,只有‘阴眼’才是进到墓里头。”

“啊?”倪三想起判官发现的大石窟里的通道,说,“如果老坟只有‘阴眼’才能进墓,那龙口里的那条通道岂不是只是一条‘义道’?”

安丽娜点了点头,说,若土龙真是‘阴阳眼’结构,那么,龙口里的通道不管有多长,最终只是个死胡同。

“那咱们还等什么?赶紧去找‘阴眼’哪。”性急的耿义作势要跑去崖边。

安丽娜却说“阴眼”不在‘土龙’的脑袋上。耿义想了想,问:“不在脑袋上?难不成,在龙屁股上?”

他只是说句玩笑话,没想到却得到安丽娜的肯定,“阴眼”的确在龙尾巴上。

耿义挠了挠头:“不会吧。‘阴眼’真就是‘土龙’的屁眼?”

安丽娜说是的,并解释:“‘阴阳眼’结构的墓,通常是少数宗教派别用来安葬特殊人物的;这种结构讲究阴浊之气,一般会将入口建在极阴之地,而龙尾终年浊气缭绕,符合了极阴之地的要求,所以,假如‘土龙’老坟真采用了这种结构,那咱们就得在龙尾处找入口了。”说到这里,他扫视了一下三人,强调,“这种结构的墓充满着凶险,就算咱们能找到入口,也得万分小心……

正说着,倪三无意间看到河对面光亮一闪,忙看去,见对岸的小树林里有人拿望远镜朝这边看。

“哎哎,咱们好像被监视了。”他提醒大家。

三人忙看向对岸,也瞧见了手拿望远镜的人。

“这是什么人?会不会是文管部门的?”倪三问。

判官摇了摇头:“不会。别忘了我是考古队的,如果文管部门想了解情况,会预先通知我的。”

安丽娜想起在龙门镇饭馆遇上的那些南方人,问会不会是他们?判官说有可能,还说那帮人就是冲着‘土龙’老坟来的,估计也在找土龙的入口。

耿义听了,脸上露出奇怪的表情,嘿嘿地坏笑了几声。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