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厚夫
厚夫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93,877
  • 关注人气:58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安徽商报》:我的读书单

(2017-12-07 16:56:31)
标签:

《安徽商报》

阅读版

厚夫

读书单

文化

分类: 我的心灵空间

厚夫:我的读书单

《安徽商报》2017年11月12日“阅读”版
《安徽商报》:我的读书单

  我青年时期是个狂热的文学青年,一门心思想当作家。1985年,弱冠之年的我有机会跑到北京城读了两年书。 1980年代是人心向上的年代,也是激情主义的年代,北京自然领全国风气之先。我那时读书自然是饥不择食,感觉自己浑身有使不完的劲。读“走向未来丛书”,读弗洛伊德的《梦的解析》,读大量中外文学名著等。那时,我这个穷书生有个似乎很高雅的习惯,星期天一般会跑到王府井新华书店翻半天书,再到中国美术馆看名目繁多的美术展览,再跑到沙滩的“都乐书屋”休息一下。那个时候,全国的书店都一个面孔,而这个小书店却能提供个性化服务,它有长短不一的桌椅板凳,也提供开水,读者感到很温馨。当然,晚上若能在首都剧场看一场话剧那是再好不过的事了。

  1990年,我进入大学任教后,因为职业的原因,我读书的兴趣相对收敛和固定了。教师的职业决定了必须不断阅读,不断充电,不断思考。在大学工作几十年来,我的学术兴趣虽然不断位移,但读书的爱好却一直没有变化。每天再忙,都要躺在床上翻会儿书,这样晚上才能睡得香。多年来,我的读书单大体分为这样几类:一类是对专业图书的阅读。这些书随讲授课程与学术兴趣而变化的。我的学术研究由当代散文转向延安文艺与路遥研究,这样我的阅读重点也不断转移。学术研究是站在前人的肩膀上瞭望世界,不了解前人的研究成果无法做到创新。我在研究当代散文现象时,国内当代散文研究的著作都收集,家里有个小资料库。我要看了它们的特点与方法,做到心中有数。这些年,我的学术兴趣点转移到延安文艺与路遥研究后也是一样的。另一类是休闲性阅读。我少年时期养成喜欢历史书的习惯,这些年更加痴迷。有这么几本历史书值得一看。黄仁宇的《万历十五年》,陈旭麓的《近代中国社会的新陈代谢》,蒋廷黻的《中国近代史》,这些书也能拓展视野、激发思维。我的理解,历史的存在是客观的也是真实的,而对于历史的叙述却具有主观性。我记得西方美学家齐美尔曾说过这样一番话:历史学家其实和艺术家或文学家只是程度上的差异而非本质差异,两者都存在对事件与人物的主观建构,所以说历史学家在一定程度上也可以被视为文学家或艺术家。阅读史学著作,可以打开一扇扇重新认知世界的窗户。这些史学研究方法,我后来在撰写《当代散文流变研究》与《路遥传》中均吸收与运用了,而且效果也不错。

  路遥在《平凡的世界》第一部中,借顾养民的心理评价孙少平时这样写道:“知识这种力量可以改变一个人,甚至可以重新塑造一个人。”我愿意把这句话转赠给亲爱的读者朋友。是的,知识可以重新塑造一个人。

  (作者系陕西省作家协会副主席、延安大学文学院院长、教授,《路遥传》作者)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