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厚夫
厚夫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04,155
  • 关注人气:58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谷溪是个传奇

(2014-04-05 20:54:21)
标签:

谷溪的故事

序言

曹谷溪

文化

分类: 作协工作思考

谷溪是个传奇

——序《谷溪的故事》

厚夫 

朋友约我给《谷溪的故事》作序,我颇为踌躇一番,但最后还是愉快地答应了。从作序的角度而言,我不是最佳人选,序言是名人大家的专利品,谷溪叔也是陕西当代文坛的著名诗人,由我作序岂不是贻笑大方?但我又是谷溪叔六年中学老同学的儿子,也算是“延川山花作家群”的一分子,推荐一本全面介绍他的书籍,也理应是我义不容辞的职责。

说来有趣,我至少在四五岁时就见过当时在延川几乎是家喻户晓的诗人谷溪了,有他亲自拍摄的照片为证。大约在我四五岁时的一年春天里,时任延川县革委会通讯组组长的谷溪来我老家村子下乡,好客的父亲请他来家中坐坐。这不,他就给我和妹妹在盛开的桃树下拍了一张合影。我童年与少年时代的陕北农村,照片是非常稀缺也非常珍贵的物品。光景周正的人家,都要整整齐齐地装在相框中,挂在窑洞的墙上,供亲戚朋友欣赏。那张照片在我家的相框中保存了多年,每当家中来了外人,母亲总要认真讲解一番。我清楚地记得照片中我与妹妹的模样:两个懵懵懂懂的小孩,歪歪斜斜地立在院子坡洼桃花盛开的树下,注视着远方的世界。我也记住母亲反复说道的“谷溪”这个名字。后来,那张照片不见了,母亲说是让一位更乡下的亲戚拿走,放到她家的相框中了。此事过去几十年后,我的记忆有些模糊,而谷溪叔的记忆却愈来愈清晰了。我们多次谈话,他都能回忆起四十多年前给我们兄妹拍照时的诸多细节,并一再强调照片的重要性。想来也是,它是我和妹妹来到这个世界的第一张照片,是用光和影的方式刻录我们兄妹最初的人生姿态,从保存个人档案的角度而言,的确有些意义。虽然到目前为止,仍未找到那张照片。

我之所以不吝笔墨讲“老照片”的故事,主要想说明我与谷溪叔的“交往”可谓久矣。但说句心里话,直到现在为止,我仍无法给他进行有效的身份定位,因为他的身份是多元的:在诗歌界,他是位宝刀不老、仍然冲锋陷阵的著名诗人;在朋友圈,他是位豪情万丈、敢于担当、每有惊人之举的仗义朋友;在政界,他是位学养丰富、积极推动陕北文化建设的文化人;在年轻人眼里,他是位会开博客、会发微信的潮老头;而在众多文学晚辈的心中,他更是位精力充沛、从不知疲倦、善于扶持后辈的文学引路人……总之,他是万花筒里的景观,观察角度不同,景致亦不同。而在我看来,谷溪简直是别人无法复制的传奇。

当然,谷溪并不是神到别人无法认识的地步。我以为要认识谷溪,需要注意这样两个关键词。

一曰“火”。谷溪虽是属蛇之人,但他一生吐着火信子,激情澎湃,豪情满怀,燃烧着并快乐着。他是天生的诗人,就像一团燃烧了一辈子诗心的熊熊烈火。常言道,少年出诗人。可谷溪的诗人身份是一以贯之的,不仅没有丝毫的走样,而且愈发深刻。我大体算了一下,“延安诗群”从“延安时期”到现在,大体有五个代际,而谷溪是延安作家中唯一一位上承“延安文艺”传统、下启新世纪第五代诗人的老诗人,直到现在仍光焰夺目。与国内众多的高产诗人相比,他的诗歌产量并不多,且以短诗为主,但他的许多诗歌却像地下突腾运行了千年后喷发出来的火山,拥有无限能量。他的诗无论写景还是状物,总能融入主体生命情感,喷发出主体生命投射的想象,一下子抓住读者的心。如他那首流传甚广的《黄河》,就是其主体生命的象征性写照。而《在轩辕古柏的浓荫下》,是他饱经沧桑岁月后大胆奇伟而又独特浪漫的诗性想象。这种想象,只能属于谷溪这位悟透岁月的陕北血性老人。因此每每读谷溪叔的诗歌时,我总能在诗性飞翔中感到自己的血是热的、心是沸腾的。

二曰“山”。山有山的担当,山有山的宽厚,谷溪叔就是一座山。当然万变不离其宗,诗人属性是谷溪的人生底色。因为是诗人,他热爱生命,激情飞扬;因为是诗人,他做事求真、为人真诚;因为是诗人,他体悯万物,扶持弱小;因为是诗人,他有责任、敢担当……谷溪除了著名诗人的身份之外,还是杰出的文学组织者与文学活动家。不必说谷溪早在延川“山花时代”如何帮助路遥、陶正、海波这些延川“山花作家群”第一代作家的,就是我们这些在延川起根拔苗的第二代、第三代“山花作家群”的小字辈们,谁没有受到谷溪这条农业河流的哺育与浇灌呢?也不必说谷溪主持《延安文学》期间如何扶持陕北文学后进的,就是在今天年逾古稀的时候,他家里总是围着一圈寻求指点的文学青年啊!与专搞创作的人相比,给青年人改稿、作序,势必要耗费谷溪叔的大量时间,也会影响到他的创作。作为好友的路遥,曾在1980年的一封书信中就提醒过谷溪,让他静下心专心搞点创作。可青海人民出版社1985年出版《路遥小说选》、让路遥包销三千册书时,他第一个想到了谷溪,让这位“著名的社会活动家”在延安落实订户,谷溪二话没说就答应了此事。其实,后来事情不说也可以想到,谷溪叔把这三千册书“包销”在自己家里了。路遥知道此事后,感动地说:“曹谷溪真是个好人,他对朋友弟兄再不能了!”试想,倘若没有谷溪当时的援手,那路遥能够静心搞创作么?

人不能脱离具体的生活环境。长期在基层工作的谷溪叔,总能设身处地地体会青年人奋斗的艰辛。面对一脸真诚的文学青年,他又是乐此不疲地帮助他们改稿、给他们写推荐信,经常也是通宵达旦地工作。谷溪甚至为此总结出“栽枣树不如砍枣树”的“老枣树理论”,以此来鼓励年轻人成才。事情往往就是这样,失之东隅者,收之桑榆。事实上,路遥以创作的方式成就了自己,而谷溪却以奉献的方式成就了自我,他们都是成功者。

眼前的这本《谷溪的故事》,是谷溪叔众多文学朋友及文学追随者讲述的一些鲜为人知的“谷溪故事”。在这本书中,我们既可以领略到谷溪叔作为著名诗人以及朋友们的挚友、青年人的导师的方方面面,也可以分享到他成功的人生经验,以便我们走好自己的人生之路。

写到这里,我脑海里突然冒出几句歪诗:“一撇又一捺,人字最简单。若要立端正,毕生须登攀。”是啊,人字虽然最简单,却要用一生一世的心血来写就,可谷溪叔把这个字写好了!

是为序。

 

                                                    201441于延安大学一步斋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