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厚夫
厚夫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03,603
  • 关注人气:58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路遥1991年给高玉涛的两封书信

(2013-02-04 21:32:12)
标签:

路遥

高玉涛

厂歌

路遥文学奖

文化

分类: 关于路遥

   说明:路遥在1991年11月7日和12月5日,先后给时任西安汉城饮料厂厂长的高玉涛先生写过两封信,谈到撰写厂歌等事情,体现出对后生晚辈的殷殷爱心。2012年,《收藏界》杂志首次披露了这两封信的内容,并附此二信的影印件。

路遥1991年给高玉涛[1]的两封信

玉涛、苏剑[2]

   二位好!

   遵嘱写了两段歌词,发寄你们,请琢磨一下并可征求一点意见,等见面后再确定。如你们认为可以,也可打个招呼,我即可找赵季平让他谱曲。我年轻时曾写过一些歌词,后来再没写过。这次“重操旧业”,把自己都逗笑了。

   祝好!

                                                        路遥

                             一九九一年十一月七日

 

玉涛:

    信收读,很感慨。我知道你和苏剑创业的艰难。在这世界上干成任何一件象样的事都不容易,更何况在目前中国的背景下。不过,你和你的战友们已经走过了漫长而艰辛的道路,并且跃上了一个新的台阶,那就应该咬紧牙关走完这最艰险的一段。正如登山一样,当你站在山顶再回头远望走过的崎岖之路,你会有另一番欣慰。在一些事业的紧要关头,谁都有撑不住的感觉。当然,退路是熟悉而轻松的,退下来也容易,但要是这样,丧失的不是此种事业的本身,而在于整个人生的失落。由此而论,一个人的综合素质只有在重大关头才能得到检验,成功与失败常常在这种地方的毫发之间。要忍受,主要是忍受痛苦,正如那天我想到德国古典作家托马斯·曼的话:痛苦难道是白忍受的吗?它应该使我们伟大。这应该是一个生活强者的精神写照。

   随便写了以上一些话,相当空洞,应该理解我的心情是希望你们成功。我一介书生,某些方面手无缚鸡之力,不能给与你们具体的帮助,但内心满怀真挚的感情希望自己喜爱的朋友在不同的角度创造出惊人的业绩。

至于目前的社会情况,只能随俗入俗,以保障事业的发展。整个中国处于大转型期,这一进程中所有的“把戏”都可视为正常。它有负面的东西,但也会造成许多可以通融的机会给有才华的人提供驰骋的天地。我相信你们完全可以把握自己的命运——你们已经是这个社会中成熟的果实。

   厂歌一事请放心,我已将原歌词交赵季平,他刚接任省歌舞剧院院长,较忙乱,但极其热情地接受了这件事。过几天我再去和他联系,一块商量个别词句的改动。一旦完成,即交你们,如有不妥,还可改进。

    我埋头写那个随笔,也相间应付一点杂事,因个人私生活的原因,心情不是很好,只能是走到哪里再说哪里的话。身体状况也不好,时有悲观悲伤悲痛之情默然而生。自己祝福自己吧。

   苏剑不另。祝你们一切顺利!

 

                         路遥

                                       一九九一年十二月五日



[1] 高玉涛:陕北靖边人,时任西安汉城饮料厂厂长,现任《收藏界》杂志社长。

[2]苏剑:时为高玉涛的合伙人。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