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厚夫
厚夫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97,946
  • 关注人气:58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记录与担当

(2012-02-12 20:11:56)
标签:

延长县

把酒话桑麻

李世心

散文

厚夫

文化

分类: 文学批评

记录与担当

——读李世心作品集《把酒话桑麻》

厚夫

     老同学李世心要出作品集了,我自然要祝贺一番。李世心乃延长人氏,任县志办主任,从事着“秉笔直书”的工作。

     我与李世心是延安师范的同班同学,同属当时的“文字发烧友”。那时的李世心叫还“李世新”,已经开始接二连三地在《延安报》上发表作品了,属于已露“尖尖角”的小荷。我也在他的影响下,成天读孙犁、读路遥、读贾平凹、读文学期刊,也开始酿造自己瑰丽的文学美梦。两年后,我回延川,他回延长,我们也各自在自己的人生轨迹上划弧。我十八岁中师毕业后,便开始了自己“转益多师”的求学历程,直至后来辗转落脚到延安大学。那时,我这只蜗牛只顾自己往前爬,对老同学的情况不甚了解。直到这些天阅读其散文时,才知道他也走了一条曲折的人生路。他分回延长后,先是当了两年“孩子王”,后进入县政府给五任县长当过文书,再后来当过县里剧团团长、县文体局书记,今天成为延长县县志办主任。按照世俗的理解,世心兄当年较早地进入县政府大院,给几任“县太爷”当过文书,应该有更多的升迁空间,而不是今天守着青灯黄卷来修史。我也曾思忖再三,假如世心兄当初能分配到一个能圆其文学创作梦的文艺单位,那他又是怎样一番情形?然而,人生只是一次性消费,容不得半点假设。智者云:性格决定命运。世心兄这三十年来年的工作浓缩成的履历,尽管只有短短几句话,却内涵深刻,足以构成了一幅丰富而生动的基层官场沉浮图。我今天说这番话,估计世心兄不会怪罪。我这位当年同班同学中的小兄弟都快年届五旬了,我们不光到了“知天命”的年龄,更应该有一种“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豁达心态。世心兄能到一头扎到修史工作中去,也足以说明他早已超越自我,找到了一种新的活法。不然,他怎会有归隐之意,怎会用孟浩然的诗句“把酒话桑麻”来做书名?

     文学是人学,有什么样的人生方式,就能产生什么样的人生情怀与发言方式。东晋大诗人陶渊明当年能够“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是因为他有不为五斗米折腰辞官后的悠闲;唐代大文豪柳宗元当年独自垂钓江雪而吟出“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是因为他有不与世俗同流合污的心志。今天,世心兄在修志工作之余创作的文学作品,也是其人生与情志的一种投影。我通读世心兄的《把酒话桑麻》后,分明感受到他已经拥有了历史情怀与民间情怀,更在通过手中纸笔来记录与担当。

     世心兄的这本作品集中,既有相当数量的散文,也有不少小说,还有一些诗歌,可谓一种杂糅式的作品集。先说其散文吧!散文是真实性文体,世心兄的散文大都是以其生活的延长县为圆心,以自己的人生履历为半径划弧,而谈天说地与回忆人生之作。谈天说地之作有《文化与人》、《我说延长人》、《天凉了好个秋》《本命年絮话》、《再说本命年》等,作者秉持着自己的观点评点社会,谈论人生,态度诚恳,观点真诚。回忆人生之作自然是叙事散文了,既有世心兄回忆自己人生经历的散文,也有讲述特定地域上真实人物的散文等。从欣赏的角度,我更喜欢世心兄人生的自叙式散文,这些散文可谓呕心之作。如《朱家河纪事》是他在朱家河村初为人师的事情,作者有举重若轻之举,把自己初为人师所经历过的人和事,以轻松活泼的文笔写出来,让人忍俊不禁。其文笔之精粹,堪与古代笔记相比。《苦乐年华》是一篇近两万字的散文,世心兄回忆自己当延长剧团团长,收拾烂摊子的事情,让我们体味到一个文化人的酸甜苦辣,感受到沉甸甸的社会责任。当然,讲述特定地域上真实人物的《老干部》、《打量张文山》、《村官张娃》等,恰似一幅幅人物速写画,语言幽默、俏皮,准确地抓住了人物特点,足见其精准的语言表达功力。

     世心兄的小说虽是虚构性文体,但仍有明显的地域属性,与其明确的人生情怀。世心兄的小说是为黄土地上的贩夫走卒、引车卖浆者“立传”,写法上大都有“笔记小说”的风格,仿佛“世说新语”的再现。《唱动天》是以极尽夸张之势,写活了戏子“唱动天”的痴绝之事;《狗娘》写一位傻痴的讨饭女子,善养流浪之狗,到最后见义勇为牺牲的故事;《狗日的呼延》是刻画一位乡下拉驴配种之人的奇异之事;《刘黑蛋义收双孤》,写一位打烧饼之人有情有意认领义子之事;《一掌春》是写一位女侠医的传奇……可以看出,作者所“立传”的对象,有唱戏的、有讨饭的、有打烧饼的、有卖草药的,大都是社会地位低下、身份卑微的不被人关注的小人物。但世心兄却通过他们的奇闻轶事,发掘出一颗颗真实与善良的心灵,彰显了他们身上的侠肝义胆。这种表现对象的自觉选择,某种意义上是作者对民间情怀的自觉体认。换言之,选择这些其貌不扬、身份卑微的小人物作为小说主人公,更是选择一种立场,一种价值追求。笔记小说方式与民间人物的有效匹配,丰富了小说中的人物,使之栩栩如生,呼之欲出。看来,世心兄深谙此道。

     文学创作是心灵的审美投射,世心兄自然也遵循此道。世心兄曾在《两个酒鬼》的散文中这样写道,“活得最实在,最踏实,最天然,活得最像人,最风光。”我想,到了“知天命”的年岁后,世心兄早就想明白人生是怎么一回事了。在所谓的仕途上走了一遭后,他由“仕”入“史”,找准了自己的人生定位,找准了记录与担当的原则,也找准了努力的方向。找准了,走下去,世心兄的文学春天也就会在其人生的秋天真正到来。对此,我深信不疑!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