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厚夫
厚夫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03,603
  • 关注人气:58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延川的“雁门关”

(2011-08-06 09:14:43)
标签:

杨六郎

雁门关

民国延川县志

延川

杨家将

文化

分类: 游记

  说明:我曾关于“杨家将”写过两篇文章,一篇是游记《杨家城记》,一篇是论文《文学叙事中的杨家将》,分别收入《杨家将研究》(人民出版社)与《杨家将国际学术研讨会论文集》(科学出版社)中。今年8月中旬,全国杨家将历史文化研讨会将在延安举行,约我提交论文。我因事务缠身,故写一篇小文凑趣也。

 

延川的“雁门关”

梁向阳

(延安大学文学院,陕西延安,716000

我的家乡延川县,有多处与杨家将传说有关的历史遗迹,如神疙瘩山、蛇顶山的“雁门关”。其中,我最熟悉的要数禹居镇蒿岔峪村蛇顶山的“雁门关”了。

我的老家禹居镇禹居村坐落在一条上连榆林、包头,下连延安、长安的古驿道上,此道是古代榆林到延安之间的最便捷驿道。禹居以东10华里是文安驿村,以西60华里是甘谷驿村,中间有个卡脖子地带,这就是当地民间传说中的“雁门关”了。“雁门关”在禹居镇以西20华里的蒿岔峪村蛇顶山上。蛇顶山位于延川、延长与宝塔区三县区的交界处,海拔达1200多米,山势险要、雄奇,一条犹如登梯状的古道沿此山盘旋而过,直达山顶。山顶中峰的山凹处,设一关口,乃“延榆喉襟”之地“雁门关”。

蛇顶山相传叫“社鼎山”,因明代在此山建寺,改名为“禅梯岭”。“雁门关”又名合峪关、铁门关、天门关。“延川八景”中的“铁门天隘”就是指“雁门关”。《民国延川县志》之“形胜”篇记:“铁门天隘,即禅梯岭,土名铁门关。明时筑堡,有一夫当关,万夫辟易之险。俗传宋将杨延昭屯兵于此”[];“关梁”篇云:“禅梯岭堡,在县西七十里。明嘉靖间,延绥巡抚张珩言:延川西有禅梯岭,乃套夷深入之路,比他镇独重,宜增一城。从之。”[]至于此关为何叫“雁门关”,《民国延川县志》则没有记载。

我母亲的外家就在蒿岔峪村,我儿时经常跟母亲走亲戚,经常听母亲讲“雁门关”的故事,也算是最初接受民间文化教育吧!母亲说,听她的外婆讲,“雁门关”就是北宋时期抗辽名将杨六郎镇守过的地方。“雁门关”上有个杨六郎的“转兵洞”,三天三夜能过三斗三升“菜籽兵”。杨六郎站在“雁门关”上,一箭射到大青山,吓退了辽兵……从此,“转兵洞”和杨六郎射箭的民间故事,在我的脑际扎下了根。我小时候,由甘谷驿到文安驿的这条古驿道已经废弃了。由延安到延川的汽车绕道永坪,再由永坪顺河而下到延川,走一个大弓背形道路。春秋两季,偶尔有脚夫吆着大批的牲灵,经由“雁门关”往南去了。20世纪90年代末,新修的210国道在宝塔区与延川之间的线路,才基本上改走原先的古驿道。不过,仍然撇开山势险要的蛇顶山,改走距此数十里的樊家沟“芦草梁”了。

上学读书后,我才知道此“雁门关”非彼“雁门关”。真正的“雁门关”在山西省忻州市代县境内,那才是杨六郎抗辽时镇守的边关。而延川这个“雁门关”,充其量是陕北民间版的“雁门关”。我也查阅过一些资料,说代县的雁门关也有“杨六郎射箭”的传说,也是“一箭射到大青山”。延川的关隘何以要用“雁门关”命名呢?延川的“雁门关”又为何要复制山西的民间故事呢?一切都很神秘,一切也颇为有趣。延川版的“雁门关”始终以它的神秘气质吸引着我,我也一直想找机会一探究竟。

八十年代的一个春天,我那时已经出落成狂热的文学青年。我听说“雁门关”上来了位老和尚,一个人住在荒山秃岭中,感到很好奇。我陪母亲到蒿岔峪走亲戚时,专门约了几个伙伴一起爬了趟蛇顶山,看了回“雁门关”。

蛇顶山在蒿岔峪村的后沟掌,比群山众峰明显高出许多,绝对是一副“鹤立鸡群”的感觉。沿着古驿道盘旋而上,一直能走到蛇顶山东西两个小山包夹的“雁门关”。“雁门关”居高临下,地势险要,易守难攻。想必在冷兵器时代,只要关门一闭,绝对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状态。我去时石砌的关洞尚存,但关门已经不复存在了。登临“雁门关”,自然也有无限感慨,冷兵器时代的人们,扬长避短的最好方法是依托有利地势、以逸待劳。而“雁门关”既在交通繁忙的古驿道上,又有有利地形,自然乃兵家重视之地。

蛇顶山的山顶不是陕北常见的小山峁,而是一个平展与开阔的山塬。这种地形地貌在陕北南部极为普遍,但在以丘陵地貌为主的延川、延长一带却是极为罕见的。老和尚就住在山塬边沿一个快要坍塌的山窑里,生活设施极其简陋,说是一贫如洗也毫不夸张。我还专门了解了一下老和尚的情况,山东人,年岁在六十来岁,云游到此已经半年多了,吃水是在山下挑上来的。我当时想,这里既没有寺院,也没有基本的生活设施,这个老和尚为什么要住在这里呢?我甚至还想到“苦行僧”这个词,这是一位专门爱吃苦的和尚吧!孟子云:“故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这个老和尚是为了锻炼心志,还是有别的原因?同伴催我快走,我只好带着疑问离开。

我还去探访杨六郎的“转兵洞”,同伴指着一个已经半塌的山洞说,这就是那个传说中的“转兵洞”了。我自然是将信将疑,这个小小的山洞,能走三天三夜的“三斗三升菜籽兵”?带着这些疑惑,我结束了探访蛇顶山之游。这些年来,我一直还清晰地记得二十多年前探访“雁门关”的情景。这位老和尚如果健在,一定早已修成正果了!

这些年来,我喜欢行走,也喜欢翻阅一些地方典籍,了解风土人情。我在写作历史文化散文集《走过陕北》时曾注意到一则关于延川的资料,并写入《赫连勃勃墓考辨》一文中。这个资料是这样的:清代人吴广成撰写的《西夏书事》中记载,西夏主李德明(李元昊之父)早年绥、夏二州建立驿馆,修治道路桥梁,开始讲究排场;后来又“役民夫数万,于(左金字边加上“敖”字)子山,大起宫室,绵延二十余里,颇集壮丽。”而《延安府志·卷11·舆地考》载:“延川西四十里有宫道山,相近有梁家山,六十里有嵩岔峪,七十里有(左金字边加上“敖”字)子山,相近有禅梯岭。”西夏专家吴天墀在《西夏史稿》一书中注释,(左金字边加上“敖”字)子山在今延川县西。本来李德明投入这么大的人力、财力,所完成的浩大工程,《延川县志》或《延安府志》上应该有所反映,但翻遍延川、延长、延安三个县的县志,均找不出相应的文字。我是土生土长的延川县禹居镇禹居村人,禹居在延川县西部,距县城40里。我从小未闻方圆几十里即有(左金字边加上“敖”字)子山修宫建馆的传说。

但是《民国延川县志》“山川”篇言“鏊子山,在县西七十里”;“禅梯岭,相近鏊子山,在县西七十里,为县境扼吭要口。中锋最高处砌石洞为关,上建楼,傍建古刹,过客多有题咏。与延长壌地交错。”[③]那么此“鏊子山”是不是西夏王李德明在上面大兴土木、建宫设馆的那个“(左金字边加上“敖”字)子山”?为何在“鏊”上又有不同的写法呢?西夏是重佛之国,倘若李德明在上建宫设馆,那也一定建有寺院,这就与《民国延川县志》中所言的“傍依古刹”相吻合了。而这位老和尚在冥冥之中似乎得到远古佛法的感召,才来到八十年代时已经彻底荒败的蛇顶山的。这样想来,这些毫不相干的事物间,却如同“蝴蝶效应”一般有着某些千丝万缕的联系,真叫人为之感喟唏嘘!

前不久,我去了趟志丹县的九吾山森林公园。发现其上顺惠王庙的建庙理由,竟然来源于明英宗的一个梦。明嘉靖《陕西通志》记载:明英宗北巡边防时,梦见一位金甲神将守卫,惊问:“你是何人?”神将答曰:“我乃大宋将军李显忠,现居保安,特来护驾。”英宗大喜,敕封李显忠为顺惠王,下旨保安、安塞、安定三县建庙致祭。顺惠王遂成马头山正神,至今享祀五百多年了。李显忠乃清涧县人,生于1109年,卒于1077年,本名世辅,唐末世袭党项苏尾九族巡检,世代守边。17岁时,随父从军,孤身独闯敌营,斩杀无数,人称“万人敌”。金人攻占延安以后,李显忠被迫诈降金国,避难西夏。后巧计脱离西夏,招兵买马,忠义回朝,宋高宗赐名显忠,封节度使、御前都统制兼淮西招讨使,浴血激战淮河两岸,屡建奇功,收复大片失土,成为与岳飞、韩世忠、刘光世等齐名的抗金名将,死后谥号“世襄”。

“战乱思良将,国难思忠臣。”顺惠王庙的建立,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明英宗要在大明将士中树起李显忠这位忠实朝廷的抗金典型,这个举动也透露出他对北方脆弱边防的担心。我想,延川“雁门关”的来历,估计也是这样一类情况,当地百姓长期生活在民族战争的拉锯与对峙中,多么渴望想借杨六郎的威名,来保护一方平安!

    《民国延川县志》上刊录“佚名”作者的诗歌《禅梯岭》,我特转抄之:

    层峦叠嶂势参天,一线中留路蜿蜒。

    万里车书通朔漠,三边形胜控绥延。

    重关扼险人难度,战垒频经马不前。

    北虏望风先丧气,杨家勋业忆当年[]

    是啊,杨家将就是北方长城沿线百姓的保护神,延川的“雁门关”就是当地百姓期盼和平、安宁日子的象征。这就是我的全部答案。



[]李渥主编《民国延川县志》(点注本),中国档案出版社,2003年版,第9-10页。

[]李渥主编《民国延川县志》(点注本),中国档案出版社,2003年版,第30页。

[]李渥主编《民国延川县志》(点注本),中国档案出版社,2003年版,第3页。

[]李渥主编《民国延川县志》(点注本),中国档案出版社,2003年版,第206页。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