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厚夫
厚夫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97,391
  • 关注人气:58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生命写作学刍论(下)

(2009-12-18 11:25:14)
标签:

思维过程

写作材料

分析与综合

胚胎

文化

分类: 文学批评

生命写作学刍论(下)

       厚夫

四、“生命写作学”研究的基本内容

   写作由于人格化的表述,或变成一个聪敏伶俐、天真可爱的儿童,或变成了一个面若桃花、含情脉脉的少女,或变成一位意志坚强、孔武有力的中年汉子,或变成一位童颜鹤发、神采奕奕的老人……写作是在审美指导下的生命生成过程,我们可以调动头脑中一切储备,尽情地想象生命写作,尽情地想象文章的样式。“生命写作学”的研究应该从这样几个方面进行:

   1、对于写作行为生命化过程的研究:

   写作行为的生命化过程,是写作行为赋予生命意义的过程。换言之,就是写作行为拥有“生命”的过程。

   首先,由情感的培育到体验的完成,是具有生命意义的写作孕育的关键状态。“巧媳妇难为无米之炊”,写作材料的获得应该是写作的基本准备过程。一般的写作学重点研究材料的获得过程,如获得直接材料的方法“观察”、“感受”,获得间接材料的方法“采访”与“集录”。然而,稍有写作常识的人都知道,这些获得写作材料的方法与路径固然重要,但是心灵的感应更为重要,写作是生命主体情感投入的过程,没有情感,一切将无从谈起。而由“眼中之竹”到“胸中之竹”的过程,主要由“体验”来完成。现代西方解释学美学认为:“在体验中所表现的东西就是生命”[1];我国学者也认为:“生命是体验的前提和基础”、“生命是体验的内容,体验是生命存在的方式”、“生命与体验是直接相映的”[2]。可以这样说,在生命写作行为中,“体验”是主体生命对于来自外界事物的一种直觉感悟,也是其复合性的修养因素与写作能力的对于外界事物迸发出的具体反映,它在某种意义上就像生命交合而受精的一刹那状态。因此,“生命写作学”中,我们对于写作者“体验”的研究是第一位的。

    其次,“思维”控制着写作的发育状态。生命写作的胚胎形成,并不等于一个新的生命就能降生,这里还需要写作者既激情又理性的思维过程。这种激情的思维过程,包括联想与想象,通过“形象”方式达到思维的形象性飞跃,从而进入天马行空的自由天地;这种理性的思维过程,包括分析与综合,它抽去了诸多外在的因素,通过逻辑方式整合思维的运行方向、节奏与目的,还控制着文章主题的形成,结构的安排,表达方式的选择,等等。可以这样说,在写作行为生命化的过程中,分析与综合是写作这个胚胎发育的“大脑”,控制着它的成长;而联想与想象,则是这个胚胎发育的“翅膀”。有人说,文学创作里只有形象思维,科学写作(包括一般行政事务性文章、议论文、科普文、论文)写作里只有理性思维,这是不符合实际的说法。其实,在任何文章里都有这两种思维形式,只不过它们在不同的文章中所占有的份额有差异而已。所以,在“生命写作学”中,我们把写作“思维”的研究放置在相当重要的位置。

    第三,赋予语言的过程,是写作生命外化的过程。说白了,文章的结构方式,表达方式的选择,是隐藏在文章深处靠文章的语言形式来体现的。文章这种新的生命能否降生,要通过语言来直接的点化与赋予。语言既是情感的外化形式,也是思维的直接形式,它与写作生命的状态直接相关。也就是说,语言质量直接决定了文章生命状态的质量。神气飞扬的、机智灵动的语言,与死板僵硬、没有激情的语言之间的鸿沟就是有无“生命”二字。因此,字、词、句、句群的选择,语言情感色彩的把握,就是赋予文章以生命灵性的行为。由于语言的重要性,故而“生命写作学”亦把语言的研究作为重点。

   2、对于具有独立生命品格的文章研究:

    第一,每一篇具体的文章,就是具有独立品格的生命体。它有大脑、有骨骼、有肌肤、有血脉、有精神、有外形。其大脑就是独立的具有创造性的主题意蕴,它是写作生命的灵魂与统帅;其血脉与精神就是写作主体赋予的一种内在的性格力量,只有察其言、观其行才能把握出来;其骨骼就是文章的基本结构方式,由于“质的规定性”的不同,其骨骼结构有所不同;其肌肤就是文章的语言状态,它是文章生命状态的最直接的体现与反映。文章具有拟人化意味后,也就具有了“生命的形式”,就是一个鲜活而赋有个性特征的生命体了。我们可以根据生命的认知经验,真正领略到文章的风采。

    第二,不同写作主体所创造出的文章生命状态不同。写作主体的种族、地域、时代、气质、性格、知识、修养、能力等方面的差异,自然会在成型的文章中显露出来。文学作品里的表现最为显著,这点不言而喻;一般的行政性公文中亦有表现。研究不同写作主体的个性差异,就是要求写作者写出既能保持独特的个性特点又有创新精神的文章。

    第三,同一写作主体在不同时空环境下创造出的文章生命状态亦有所不同。写作是主体生命信号不断放大的过程,它也有生成、发育、成熟、高潮乃至衰弱的过程。那么,同一写作主体在不同生命状态制作的文章,自然也有高低有劣之分。研究同一写作主体在不同时空环境下写作出的文章状态,有助于指导写作者把握最佳写作时机创制精品。

五、结语

    在前面的文字中,我们从“生命写作学”提出的现实意义、理论依据,以及其内涵界定、研究内容等几个方面进行了阐述。当然,这仅仅是我们的一些初步想法。“生命写作学”这种写作学的研究方法能否真正建立,还需要靠扎实而有效的研究实绩来证明。因为写作状态的丰富性与复杂性,人类认知与探求写作之谜的路仍然漫长。我们只能一步步撩开写作的神秘面纱,我们还任重而道远,正如屈原所言:“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1]伽达默尔《真理与方法——解释学美学》,辽宁人民出版社,1987年版,第94页。

[2]陈华兴《生命的本体:体验》,《学术月刊》,1992年第7期,第35页。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