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厚夫
厚夫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03,603
  • 关注人气:58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刘成章散文赏析之三:《走进纽约)

(2009-02-05 10:07:49)
标签:

散文

刘成章

走进纽约

赏析

文化

分类: 散文研究

独特的视角,奇伟的想象

——刘成章散文《走进纽约》赏析

厚夫

    刘成章是新时期以来涌现出的一位实力雄厚的散文作家。从1981年以来,他跳出长期经营的诗歌、歌词、剧本等样式的创作藩篱,“中年变法”,由专攻陕北风情散文创作为发端,在自己的生活历程和游踪中取材,具有浓郁的乡土气息和强烈的时代感;同时在表现技法上借鉴陕北民歌“信天游”的神韵,通过诗化的形式,进行简约而巧妙的构思;语言幽默,富有情趣,几乎篇篇都是精心酿造的美文佳作。其散文卓尔不群,构成当代散文创作中的一道亮丽风景,从而获得成功。刘成章创作的陕北风情散文《转九曲》、《高跟鞋,响过绥德街头》、《安塞腰鼓》、《去看好婆姨》等,成为脍炙人口的佳作。1998年,其散文集《羊想云彩》荣获首届“鲁迅文学奖·散文奖”。

   90年代中后期以来,刘成章的生活有了很大变化。他的两个儿子和一个女儿全部定居美国和加拿大,因此他出国的时间多了,散文创作的题材范围也扩大了。可以这样说,他既“卖的是生活”,从生活实际出发,注重客观现实在散文创作中的作用,又“执意捕捉记忆深处的亮点”,重视个人感受的独特性;他既以陕北风情为自己的领地,又适应时代和个人生活的变化,逐步扩大题材范围,由陕北写到西安、香港、俄罗斯、美国等国家和地区,显示出自己多方面的感悟和思考。他在《美文》杂志1999年第6期发表的散文《走进纽约》就是这方面的代表作。这篇散文不只写纽约这个世界超级大都市的繁华,而且写了人类的文明与进步,包括知识、物力、思想等等,更写出了中华民族的向往与未来。

   首先,这篇散文的写作视角独特。作者以一个中国山里人,具体说来就是以一个陕北山里人的独特视觉开展审美活动的。逼迫着作者视野的是不同的文化背景与时代感的强烈反差。这种反差既产生了万花筒变幻出的神奇效果,又形成了特殊的幽默风格。作者在开篇就发出“威赫赫,何其伟哉壮哉!”的由衷感喟,这完全是一个带满了“红旗、炭火、黄土、米酒和野艾的气息”和青草味的“山野放羊人”,对一个全新的国际化大都市所发出的惊叹。它所包含的情感与《史记·陈涉世家》中的:“  焉!涉之为王沉沉者”何其相似乃尔!正因为他“出生在北中国的一个飘荡着最美的民歌的地方”,浑身上下有数不清的“信天游”的艺术因子,面对奇崛、伟岸和生命力勃发的现代文明,才会“必须调整我的乡野放羊人一般的呼吸和脚步”。某种意义上,这种特殊的写作视角,决定了整个散文幽默、浪漫、夸张、变形的艺术基调,也决定了整篇散文诗意化的表现方式,即纯粹以大泼墨的方式来进行散文的构思与抒情。

    其次,作者通过大胆丰富而又神奇的想象与联想,引导读者进入奇异鲜活的国际大都市纽约。我们知道,想象与联想是形象思维的主要方式。想象与联想能力的高低,是衡量一位作家创新能力的重要标准。对于刘成章来说,长期的文学创作实践,和对色彩斑斓的陕北民间文化、民间艺术营养的很好汲取,使其散文表现出大胆、奇谲、浪漫的想象与联想,让人为之感叹。

   本篇散文中,刘成章在语言上极尽夸张、比喻、对比、通感之能势,而把其用独特的审美感觉与艺术想象丰富而鲜活地表现出来。你看,纽约何其大!五大洲将近200个国家的“一切山,一切岳,一切峰峦,都一一汇集到这儿来了。”以山岳作比,来表现纽约的恢弘气魄,恐怕只有刘成章能想到这点。这落笔不凡的奇思妙想,其生命根祗是作者潜藏于心的深刻的黄土情怀。由此,短短的只有500米且还弯弯曲曲的华尔街,在作者的眼里,“山好象在那儿举行着一场盛大的博览;山一繁,沟壑也随之增多了,因而左看是沟壑,右看是沟壑,目光前移后移,仍然是沟壑,沟壑,沟壑……”

    作者最初的感受是整体的,也是朦胧的。在紧紧抓住捕捉到瞬间的感觉后,作者的思路并未停滞不前,而是交响乐一般有层次地、艺术地勾勒出纽约帝国大厦、世贸中心等主要建筑,华尔街、百老汇、黑人社区“哈莱姆”等纽约主要社区。作者在表现横空出世的帝国大厦和世贸中心时,是这样与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作比较的:“它们是一片蒿草,而帝国大厦和世贸中心是三棵擎天的椰子树;它们是一堆玩具,而帝国大厦和世贸中心是三只啃食月中桂叶的长颈鹿。”纽约的街道,“路。直线。交叉线。弧线。拱起的线。隐没的线。圆圈。还有重叠的线,甚至,缠在一起的线。”街道上的汽车,“甲虫们在上面时而追逐着,时而并行着,时而倏地一下分道扬镳,又忽然有高有低地跑在几层复杂的立交桥的盘道上,沿着令人眼花缭乱的螺旋曲线,跑成了一朵光与影发育而成的旋转的五彩莲花。”而跨进华尔街全球最大的证券交易所大厅,“风和浪花迎面劈来。虽然算不上浩瀚壮阔,但它却是比海洋还要海洋。变幻不息的海水波荡在电子显示屏上。海里潜伏着数不尽的礁石、险滩和漩涡。道琼斯指数潮起潮落,影响着世界上各个角落的经济气候……”屹立着自由女神像的纽约港,“水天之间,弥漫着浓重的母性气息,且温温热热,绵绵软软,辉映着霞光就象展露着血色,它应该是美国的子宫。”暮色降临时,纽约成为五光十色的、班驳陆离的世界,五条著名的街道,“都从衣橱里拿出黑礼服,准备穿在自己的身上。但它们还没有来得及伸展胳膊,街灯和商店的灯就象争春的植物一样,一枝一枝地开成了万紫千红的鲜花。”这时候,“最好看的是街上的车了,左边的一行全是白炽的首灯,右边的一行全是红亮的尾灯;白炽的首灯是一条银盘串成的长链,红亮的尾灯是一条樱桃串成的长链……”大胆的想象,叠加的意象,妙用的通感,绘声绘色的描绘,质感和动感的凸现,把一座超级都会立体化了,的确令人眼花缭乱。作者传神的妙语,把七色斑斓的纽约全貌深深地烙印在读者的心里。

    总之,对于刘成章来说,变化的是生活内容的反差,是主体情感的进一步渗入,不变的是他捕捉生活并善于诗意化着色的能力,是尽情渲泄生命激情的能力。这一切使他的散文形成新的优势,表现出具有艺术魅力的个性嬗变。难怪熟悉刘成章的读者一下子对他陌生起来,也难怪这篇散文出现在“1999年中国散文排行榜”和“中华百年游记精华”之列。

(原刊《写作》杂志2003年第1期)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