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李吉顺
李吉顺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323,819
  • 关注人气:40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心灵“富矿”擦亮的人生风景

(2022-10-09 10:15:44)
标签:

文化

生活

情感

杂谈

李吉顺

分类: 李吉顺原创散文随笔

心灵“富矿”擦亮的人生风景

——王玉军长篇小说《
井巷壁画》印象

                                               李吉顺

 

井巷壁画》是王玉军新创作的长篇小说,初看有一些迷惑一边是十里沟矿井巷道里的一幅几十米的壁画舒卷开来,一边是煤矿在井巷中、在壁画中进进出出,画里画外,山川风物、人物各异亦真亦幻、时光轮回,身在现实恍若隔世……再看,似乎才知真相。

井巷壁画》既是小说也是画,画里有画,小说里有小说。煤矿人的喜怒哀乐、悲欢离合,希望与梦想绘就了矿井巷道的一幅壁画,也汇成了这部长篇小说《井巷壁画》。这是一个较为特别的煤矿“井像”,这是一幅让我感兴趣的“井巷壁画”。

这是一幅煤矿人创造的艺术作品。小说中,为了让矿井巷道被人乱涂乱画、藏污纳垢,黄毛儿、老谭和三林班加点干了两个来月才创作完成了画廊,让那段巷道文明之所矿上觉得很好,奖励了他们一万块钱。黄毛儿因画受益,他的诗歌《矿工,向你致敬》不但成了壁画的龙头凤尾,还被安排到巷道里看护和维护壁画,不用没日没夜地开机车了,工作干净又轻松。至于老谭和三林,壁画完成后久就退休回老家了。井下潮湿,浮雕和风景画的颜料要自然脱落,还有人为使坏,虽然轻松,但不好管。虽然有摄像头监控,还是有人躲开摄像头用手里的坚硬物件给壁画上的某个人物、某处风景来上一下,露出巷道的本来面目。黄毛儿几乎每天提着涂料桶,毛笔或者刷子在壁画上面东描西抹,填补壁画。黄毛儿实际上就成了壁画的日常看守者,呆在井下的时间一点也不比其他矿工少。

十里沟矿的领导十分看重壁画,将它纳入了企业文化当中。省煤炭总公司的领导来十里沟矿下井检查工作,看到壁画给予了高度评价。十里沟的壁画在春江煤业公司出了名,经常有兄弟单位的派人来参观学习取经,有领导和外来人员的时候,黄毛儿自然就成了壁画的讲解员。

壁画有了意想不到的效应后,黄毛儿就想把画里的人和事写出来,为此他常对着壁画发呆……于是就有了他的小说《井巷壁画》的创作和王玉军的长篇小说井巷壁画》

井巷壁画》虚实相生、明暗相衬,内外相合,壁画与小说人物故事就自然融为一体了。井巷壁画》,既是王玉军的艺术创作,亦是煤矿人的艺术创造。

这是一幅煤矿人的生活画卷。小说是以十里沟煤矿井下的壁画为切入点铺陈开来的。十里沟位于大西南的川滇交界处,55年前是个十分荒芜的地方,一条湍急的金沙江几乎让它几乎与世隔绝,高山峻岭沟壑纵横、野兽毒蛇出没。仅有的几十户人家散落在大山之中,山民过着刀耕火种的生活。60年代中期十里沟因为丰富的煤炭资源,特别是世界上的稀有煤种主焦煤被发现开采而成为一座国有煤矿,由此又衍生出了大大小小的小煤矿,沉寂的荒山野岭十里沟才日渐热闹起来,成了一个远近闻名的地方。

几十年来从十里沟挖走的煤炭少说也得有几千万吨,但好像没人去关心这些,人们似乎只想把煤炭变成钱去消费,而消费本身也是一种排泄即使有人挖煤成了暴发户,人们也不怎么关心,因为物质的东西对人来说都是身外之物。有人说,一个人身上有一百块钱跟另一个人有一万块钱只不去消费都是一样的。不管是煤炭还是钱,总是要被忘掉,而不能忘怀的是十里沟的人,以及由此而形成的历史文化

十里沟矿变化最大的是人,职工从建矿初期的几十几百人到千人,90年代小煤窑火爆的时候,职工家属和各类流动人口多达五六万人。进入2004年以后,随着职工安置房在矿区以外修建和煤炭市场的影响,人员大幅度减少,2018年,十里沟的人只有六千人左右十里沟生活工作的矿工,有搬到外面住退休告老还乡老死病死在矿上出事故死最后区生活的大多是风烛残年之人……不过,他们在十里沟留下的故事,都在井巷中慢慢鲜活起来……

井巷壁画》从煤矿特殊群体文化人切入,以主人公伍南和多位煤矿文化人的现实生活展现了一座煤矿、一个矿区、一个城市几十年的大变革。再现从60年代中期三线建设开始到现在矿工生活、工作和思想的大转变,刻画了众多小人物的不同命运

井巷壁画》有很多不同生活意味的代表符号,或者说是煤矿人不同的生活写照,这些或是壁画上的人物风情故事,或是小说虚拟的艺术形象反映的煤矿人的生活:比如“壁画的策划人”“迟来的颁奖会”、“小说的主人公伍南”、“文人的酒宴”、“酒醉的惩罚”、“患难中的朋友”、“孤独的春节”、“获奖的抗日小说”、“荷花苑里的托孤”、“大山的情怀”、“荷花的情谊”、“单身狗的生活”、“意外的升迁”、“情人的眼泪”“麻将的魅力”、“冷落的上任”、“文人的葬礼”

这些故事就是煤矿人的符号,一个符号就是井巷壁画中人的故事、一个地方的故事。比如“墓地上的股东会”、“五月的凤凰花”、“远古的叹息”、“矿山的母亲”、“复杂的关系”、“家里的双簧戏”、“离奇的谋杀案”、“编辑部的故事”、“阿署达的晚餐”、“月夜下的离别”、“一个男孩的身世”、“矿工的乔迁经历”、“参战老兵的情怀”、“墨水的毒性”、“一位矿工的往事”、“漫长的青春痘”、“主人公的结局”。

这些故事既独具个性,也是井巷壁画》的一部分,若干部分形成了内容丰富、气象生动的井巷壁画,向我们徐徐展开了一幅煤炭人平常又不一样的生活画卷。

这是具有煤矿特色“文化长廊”。小说《井巷壁画》从井下的一处画廊开始的,以“文化人”的视角,刻画了众多小人物的不同遭遇和结局。多层面反映了基层文化人的生活和追求。以主人公伍南和多位煤矿文化人的现实生活再现了春江市和春江煤业公司几十年的大变革。多层面反映了基层文化人和煤矿人的生活和追求。通篇贯穿了国有煤炭企业变革对文艺创作和对文学爱好者们的影响,一如矿井中的文化长廊,那些文化人就是其中最生动的部分。

小说主人公伍南,青年作家,从煤矿走到领导岗位的基层小说作家,他的人生历程和生活充满艰辛和坎坷,和许多的文学爱好者们一样,对文学孜孜不倦,最终通过自己的创作成为矿区文学创作的领头人。陈语慧,语汇公司的老总,一位有爱心的事业成功人士,在与文艺界交往中结识了主人公伍南,通过生活中的磨合,与伍南成为一家人,共同肩负起抚养一个孤儿亮亮的责任。周文良,一个生命垂危老文艺工作者“自由撰稿人”,伍南的文学启蒙老师,却因在工作、生活、创作、仕途上的不如意,人生观发生了重大变化,十分耐人寻味。李书才,伍南的好朋友,也是位文学爱好者,他在多方面的努力都没有成功,最后生活,但他乐观的生活态度和乐意助人一直感染着身边的人。江芷妤,一位美女文学爱好者,由于对生活把握不好,偏离了人生轨迹。张丰,是一位留守儿童成长的故事,他的父母为支援国家“三线建设”把年少的他留给了年迈的爷爷奶奶,他回到父母身边开始了青春经历,婚姻情感充满了传奇和黑色幽默的色彩,当他渡过了漫长的青春经历,写下了“蟑螂脸上的青春痘”。鲁琳和文小达,是春江煤业公司的机关工作人员,也是“春江星海”编辑部的工作人员,他们代表着企业白领阶层,反映着当今企业管理人员的现状。

井巷壁画》以伍南为代表的诸多文化人在与现实生活的各种碰撞中,形成的不同经历和命运、留下的不同故事,既有连贯性,又有独立性。尽管各个阶层的人物生活有很多不如意,但他们都有美好的追求和向往,体现了善始善终、曲终奏雅的良好结局。

可以这样说,井巷壁画》中形成“井巷壁画”,既是煤矿文化人的精神寄托和创造,也是煤矿人生活中需要的文化长廊。此散发开的平常故事,便形成了内容各异、感觉万千的艺术化的壁画。这既是煤矿人的生活照,是社会百态的缩影。

井巷壁画》是王玉军长期生活积累、观察生活、感悟生活而积淀、清洗、遴选的心灵“富矿”,这“富矿”经过与“井巷壁画”的深情摩擦,擦亮了煤矿人的人生风景,放射出迷人的光华。

也许,正因为如此,王玉军的井巷壁画》才入选了四川省作家协会2020年度重点文学作品扶持项目。

                                                                                        2022年5月1日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