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徐文兵
徐文兵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286,196
  • 关注人气:39,05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文課第六:郭玉傳

(2015-05-19 08:54:02)
标签:

杂谈

文課第六:郭玉傳
 


原文:


郭玉者,廣漢雒人也(1)。初,有老父不知何出(2),常漁釣於涪水(3),因號涪翁。乞食人間,見有疾者,時下針石(4),輒應時而效(5)。乃著《針經》《診脈法》傳於世。弟子程高尋求積年,翁乃授之。高亦隱跡不仕。玉少師事高,學方診六微之技(6)、陰陽隱側之術(7)。和帝時,為太醫丞(8),多有效應(9)。帝奇之,仍試令嬖臣美手腕者與女子雜處帷中(10),使玉各診一手,問所疾苦。玉曰:“左陽右陰,脈有男女(11),狀若異人(12)。臣疑其故。”帝歎息稱善(13)。

玉仁愛不矜(14),雖貧賤廝養(15),必盡其心力。而醫療貴人,時或不愈。帝乃令貴人羸服變處(16),一針即瘥。召玉詰問其狀,對曰:“醫之為言意也(17)。腠理至微,隨氣用巧(18)。針石之間,毫芒即乖(19)。神存於心手之際,可得解而不可得言也。夫貴者處尊高以臨臣,臣懷怖懾以承之。其為療也,有四難焉:自用意而不任臣(20),一難也;將身不謹,二難也;骨節不強,不能使藥,三難也;好逸惡勞,四難也。針有分寸(21),時有破漏(22),重以恐懼之心,加以裁慎之志(23),臣意且猶不盡,何有於病哉(24)?此其所為不愈也(25)。”帝善其對(26)。年老卒官。


文課第六:郭玉傳


注釋:


(1)廣漢:漢代郡名,在今四川西北部、甘肅東南部一帶。雒(luò):廣漢郡治之所,在今四川廣漢。

(2)不知何出:不知出生何處。這裡的意思是說“不知是哪裡人”、“不知來自哪裡”。

(3)漁:捕魚。 涪(fú)水:即涪江。

(4)時:時常;常常。

(5)應時:隨時;即時;隨即。

(6)“學方診”句:學習醫方、診法和辨別三陰三陽脈象的醫技。六微,據清代沈欽韓《兩漢書疏證》云:“六微,三陰三陽之脈候也。《素問》有《六微旨大論》,言天道六六之節,盛衰與人相應。”“六微”或作“六徵”,則指根據六種徵候診病之法。

(7)“陰陽”句:謂學習探測陰陽變化之技術。據清代王先謙《後漢書集解》云:“隱側,謂隱以探之,側以求之,窮陰陽之變化,即診候也。”又,“隱側”或作“不測”,《易·繫辭上》及《素問·天元紀大論》均有“陰陽不測之謂神”一語,指探求陰陽變化之技術。

(8)太醫丞:太醫令屬官。

(9)效應:效驗;成效。

(10)仍:猶“乃”。 嬖臣:受帝王寵倖之近侍。

(11)“左陽”兩句:意為左側之手其脈屬陽為男,右側之手其脈屬陰為女。

(12)異人:奇異之人。此指不同性別的人。

(13)歎息:讚歎。

(14)矜(jīn):傲慢。

(15)廝(sī)養:猶“廝徒”、“廝役”,泛指供人驅使的僕役。

(16)羸服:穿貧賤人的破舊衣著。羸,破舊。變處:改變居處。

(17)“醫之為言”句:意為所謂醫乃是指悉心思考的意思。後稱“醫者,意也”本此。之為言,表示聲訓關係之訓詁術語,被釋詞與釋詞音近義通。

(18)隨氣用巧:謂隨人體氣血運行之規律而施用巧妙之針術。

(19)毫芒即乖:謂施行針刺時,稍有細微差失,即會導致錯誤。毫芒,喻極其細微。乖,謬誤。

(20)自用意:自以為是。

(21)分寸:李賢注:“深淺之度。”

(22)時有破漏:謂用針之時日有禁忌,不可沖犯凶時。破漏,謂日子有衝破,兇險不吉利。李賢注:“日有衝破者也。”按:《靈樞·五禁》記有不可刺之時。又如《素問·八正神明論》:“凡刺之法,必候日月星辰四時八正之氣,氣定乃刺之。”

(23)裁慎:猶審慎。

(24)“臣意”兩句:我的重重思想顧慮尚無盡止,還有什麼心思用在診病上呢?

(25)所為不愈:治病不愈的原因。所為,猶“所以”,表原因。

(26)善其對:認為他的對答好。


文課第六:郭玉傳


譯文:


郭玉是廣漢郡雒地人。當初,有位不知從哪裡來的老翁,常在涪水邊垂釣捕魚,於是被稱為涪翁。他在鄉間糊口謀生,若遇見患病的人,常用針刺砭石加以治療,總是能隨即奏效。他著有《針經》《診脈法》流傳在世上。弟子程高尋訪拜求他多年,涪翁才把醫術傳授給他。程高也隱藏行蹤,不謀求官職。郭玉在年輕時以師禮侍奉程高,學習醫方、診法和辨別三陰三陽脈象的醫技與探究陰陽變化的技能。東漢和帝時,郭玉出任太醫丞,診治疾病頗多效驗。和帝對他的醫術感到驚異,於是試著讓具有白嫩手腕的寵愛近侍,與女人一起混處在帷幕之中,讓郭玉診察各人的一隻手,詢問所患的疾病。郭玉對答說:“左邊的屬陽脈,右邊的屬陰脈,脈象有男女之別,其情狀像不同性別的奇異之人,我懷疑其中別有緣故。”和帝讚歎他的對答。

郭玉為人仁愛不自傲。即使是貧窮低賤的僕役,也必定盡心竭力為他們治病。但是治療地位高貴之人時,卻常有治不好的。和帝於是讓貴人穿上破舊的服裝,改變住處,郭玉一針就使病痊癒了。和帝召見郭玉追問其中的原委。郭玉回答說:“所謂醫是要盡心盡意思考的。人的身體構造最為微妙,要隨著氣血運行的規律施用巧妙的針術。用針之時,稍微有點細微的失誤就會釀成差錯。用針的神妙,全在於醫生的心手之間是否能夠協調相應。此中道理只可意會而不能言傳。貴人身處高位而俯視於我,我懷著驚恐畏懼的心情來面對他。像這樣來進行治療,有四種難處:他們自以為是而不信任我,這是一難;平時保養身體不小心謹慎,這是二難;筋骨不強健,不能根據病情來使用藥物,這是三難;貪圖享樂,好逸惡勞,這是四難。針刺深淺各有限度,用針之時日有禁忌,再加上我懷著恐懼的心理和謹小審慎的顧慮,我的恐懼審慎之意尚無盡止,哪裡還有什麼心思用在治病上面呢?這就是貴人的疾病不易治癒的原因。”和帝認為他回答得很好。郭玉後來年老死在任上。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