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唐朝
唐朝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94,263
  • 关注人气:2,04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免费医疗的背后

(2009-05-18 09:48:45)
标签:

免费医疗

神木县

财经

分类: 世事

5.17日《成都商报》报道《开国内先河陕西神木县全民免费看病》。报道说,陕西神木县于今年3月开始,在全国率先实验全民免费医疗。实施一个多月来,出现了一个令政府“头痛”的问题:该县七家定点医院病床全部爆满;要住院就必须找熟人说情想办法;大病小病一律要求住院;治好了的患者不愿出院;还有人为了看病,专门在医院附近租房排队住院……由此引发了对“公众道德风险”的担忧。

读罢,不由哑然失笑。很难相信,这“公众道德风险”是政策制定是所没有想到的。很难相信这经济学的基础原理,会难倒神木县政府一干高人。犹如老唐去年十一月的博文【廉颇老矣尚能饭否】中的推理一样,老唐判断:这又是一起打着高尚旗号,行上下其手之实的妙招。

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政府此时扮演施恩者的角色,是一定要有人买单的——这是常识。正如新闻报道中说【继实施12年免费教育工程后,神木县又在全县推行免费医疗,这一动因源于县域经济的超前】。简单的理解是,县财政钱多了,所以给大家一点儿反馈。读读新闻中透露的几个数据吧。

根据新闻稿报道【“全民免费医疗制度”推行后,神木县财政一年需要补贴至少1.5亿元资金,人均补贴400元左右,】可以测算,全县共计37.5万人。

根据新闻稿报道【2008年实现人均生产总值6.87万元,远远超过全面小康社会人均生产总值3000美元的标准;财政总收入达到71亿元,其中地方财政收入16.7亿元。】可以测算,全县2008年总产值共计257.6亿,财政收入71亿,占比27.5%。

这组数据是告诉我们,神木县的农业、工业及服务业的年生产总值,其中的27.5%是被当地财政收走的——也许是税,也许是费。(小金库不算,这27.5%是政府账上的)。注意,不是利润的27.5%,而是总产值的27.5%。意思是,支付100元的经济活动,政府抽头27.5元——这里我们假设神木县政府部门全是高尚的,没有一家额外收费建立小金库。

没有自己开过厂或者独立做过生意的人,不容易理解这27.5%的含义。这么阐述吧:假设神木县的农业工业和服务业都有38%的毛利——100元成本的产品,可以卖到138元——经过地方政府拔毛后,利润缩水为零[(138-138*27.5%)/100].这计算公式解释的是,所有在神木县生存的生意,毛利润均在38%以上。如果考虑到资本本身存在有其他无风险回报途径,如果考虑到各部门也许存在的小金库,这毛利应该保证在50%以上。

谁买的单显而易见。

今天享受着免费医疗的每一位【公众】,已经提前掏出腰包了。今天只是有机会,把自己给出去的钱【医】回来一部分而已。有人从我腰包拿走71元,然后顺手扔给我1.5元。还能希望我花这一块五的时候,讲点儿“公众道德”?要不要附加上感恩戴德呢?

我恨不得花回72元回来——所谓“公众道德风险”其实根本与道德无关。明明是一个经济选择问题。

也许有辩解说,政府收高额税费,然后提供免费教育和医疗,是为了更广大的“人民”——或者说为了穷人着想。

穷人的收入被消费掉的比例总是高于富人,因此被神木政府征收的比例而言,穷人也缴纳了更多。这暂且不管吧。我们看看,如果真是为了穷人,有没有更简单、更省事的做法?

记忆中,年约100元保费可以保障10万左右的重大疾病保险。(记忆中的数据,熟悉保险的朋友可以帮忙纠正)另外的300元发给人头。老唐认为,应付日常小病足以。如果希望更负责的话,还可以剔除较高收入人群,比如公务员和企业主。将预算费用倾斜于低收入人群。

这方法够简单吧?既不需要建立什么全民免费医疗办公室,也不需要去认证本地的、西安的、北京的医院,也不需要担心什么公众道德,更不需要头痛医院床位问题。

Why not ?答案很简单——寻求干预。干预就有财富。权力就有空间。这就是真实目的。他们要的就是钱要从自己手上花出去;他们要的就是建立办公室;他们要的就是去认证医院;他们要的就是医院床位不够;他们要的就是说明财政收入捉襟见肘……只有这些现象出现,趾高气扬的权力才有用;只有这些现象出现,现金过手才会被手汗粘住;只有这些现象出现,他们的存在才是有价值的;只有这些现象出现,编制才是需要继续扩大的;只有这些现象出现,新的税费名目才有机会产生。

这容易解释,为什么呼吁政府进行干预的理论,总是那么容易受到政府欢迎。只要有学者呼吁干预油价,干预气价,干预水价,干预房价,干预电价,干预资源价格,干预药价,……他们无一例外的心中窃喜。看着满地流油,正愁插不上手,有专家学者提供插手的理由给他们,当然高兴——恨不得立刻邀请这学者给所有官员讲课,恨不得将这学者的论著发到每一位官员手上——武装那些充满手汗的“有形之手”。

不是说政府官员整天想着贪污。每个人都需要证明自己存着的价值,每个人花起别人的钱都不如花自己的钱小心——这是天性。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又见物业税!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