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外滩传媒
外滩传媒 新浪机构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433,899
  • 关注人气:7,40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志怪录 II | 史前文明疑案

(2016-03-18 18:28:46)
标签:

杂谈

志怪录 <wbr>II <wbr>| <wbr>史前文明疑案

全新的志怪录第二辑来了!“志怪录”是一个附身《外滩画报》新媒体平台的幻想故事专栏,不定期更新。友情提示:我们并不建议读者在家中亲身尝试志怪录中提到的奇技异法。郑重声明:如有雷同,纯属天注定。


| 乙巳冂 编辑 | Agnes



回想起来,那个自称私家侦探的人主动联络我,可能是一个局。

那一天QQ上忽然有个陌生人发出好友请求,他在验证信息里问:“你是《亚特兰蒂斯简史》的作者吗?”现在想想这事很蹊跷,我的QQ只用于工作交流,没有什么线索能够把这个QQ号和志怪录联系起来。当时我也没有细想就接受了他的请求。没有寒暄,他直接就告诉我:“你关于前文明毁灭的描述,是错误的。”

他随后的滔滔不绝,让我打消了把他当作又一个较真的读者的念头。他告诉我他是一名私家侦探,前段时间接到一个丈夫调查妻子婚外情的委托。经过跟踪,他发现那个女人定期与一名男子会面。他要做的,就是把双方的亲密举止拍摄下来作为证据,最好能录下一些两人之间暧昧或者露骨的情话。安装针孔摄像机进行顺利,可是,两人的对话并没有典型偷情男女的举动,而是成天讨论一些他完全听不懂的内容,一起研究一些书籍和古怪的图案。

就在他试图取回偷拍器材的时候,被这对男女逮了个正着,看来他们早已发觉了私家侦探的活动。不过两人并没有表现出过于激烈的情绪,女人说:“你是不会理解我们在干什么的。”眼睛里流露出轻蔑。

这个案子没有调查出什么明确结果,最后也就不了了之,也许不甘心的丈夫又去找了其他私家侦探。然而过了不久那个女人突然约私家侦探见面。会面时上次那个男人也在。他们想委托他调查一个学者,学者手里掌握了一些他们需要的资料。

鉴于这个委托的奇异性,私家侦探要求两人能够详细地说明原委。之前很少开口的男人告诉侦探,他们是古文明的爱好者,他们相信在我们这个文明出现之前,存在过另一个高度发达的文明,这个毁灭的前文明留下的资料极少,而且由于两种文明的极大差异性,按照我们的思路,很难理解这些残存的材料。他们二人也是因为共同的兴趣偶然认识的,拼凑了以前各自的一些心得,又经过一起努力,他们已经模模糊糊理解到一些前文明的信息。但是,缺失了一些非常关键的资料,他们根据各种渠道的信息,发现这名考古专业的学者,可能掌握着这些材料。

根据他们提供的地址,侦探找到了学者的住址,这是一个人口密度很高,而且居民互相熟络的住宅区,暗中盗取的办法肯定不可行,而且最要命的是,连委托人自己也说不清他们需要的材料是什么样子。侦探反复盘算,也许简单的办法才是最有效的办法,他决定直接找学者面谈,如果那对男女说的是真的,这些材料又不是什么稀世珍宝,只是为了得到上面的信息的话,复印或者抄写都可以。而且,材料真在学者手里的话,委托人要的究竟是什么也只有学者讲的清楚。

侦探登门讲明来意后,学者摇了摇头问是不是一对男女让他来的。学者告诉侦探,这对男女曾经找过他好多次,他手头有的资料早就全盘托出并无隐瞒。他认为并不存在那两个人所说的关键资料。

看到侦探满是怀疑的眼神,学者沏了壶茶,索性详细讲起原委。他研究史前文明也有很多年,根据他收集到的资料分析,他认为史前文明并不像我们想象的毁于重大的自然灾难、疾病或者战争。虽然这三类事件确实经常发生,但远不足以毁灭一个全球性的文明,文明的衰落直至消失,只能是自身的原因。自身虚弱超过某个临界点,灾难、疾病、战争才会导致毁灭性的后果。如果一个文明本身还有生命力,事变之后都能逐步恢复。

学者从书架上找出一大堆资料,有的是古籍单页的复印件,也有一些破旧的小册子。里面或是一些奇怪的符号,还有一些笔法粗糙的图画,有点像石器时代的史前壁画,还有一些虽然使用的是能够看懂的文字,可是根本不能凑成连贯的句子,而且版式古怪,好像便笺上的信手涂抹。“这里是我手头与史前文明有关的资料的主要部分,”学者说,“还有一些是间接资料,主要是其他人的研究成果,我觉得大部分都是盲人摸象,偶尔有一些真知灼见,但也混杂在整体性的错误之中。”

学者试图向侦探解释,这些杂乱的文字、符号和图画的含义。大部分侦探都听不懂,能够理解的话连贯起来,大约是说,史前文明的原始资料难以理解,在于他们交流信息的模式就与现在的文明完全不同。现有文明的入门条件是语言和文字的出现,因此,现有文明理解事物和行事方式是被现有文明的语言文字限定好了的。不管什么语种,语言文字的根基是概念化,把具象的事物规约成抽象的概念收纳在语言文字中,这样,人与人之间能够通过大家都理解的概念,传递并不相同的个人经历和体验。当然,正因为是根基,也就注定不可能脱离概念化去理解史前文明的信息,学者说,这是不得不做出的一个假设,否则理解的第一步也跨不出去。


学者认为,问题可能出在信息的呈现方式上,现有文明无论是书写还是对话,信息都是线型呈现的,句子就是一条线,文章就是断断续续的线的连接。说话是以字词为音节单位传递给听者,由此串联成句。史前文明或许不是这样。从他们类似图画的版式学者推测,他们的信息可能是以整体构图的方式呈现,有点类似我们观看绘画时的情景。

其他更多的,侦探也就语焉不详了,因为这些已经超出了他的理解范围。最后他告诉我,前段时间那个女人又来找他,这次是委托寻人。跟她一道研究史前文明的那个男子失踪了。

那个女的告诉了侦探更多的内情,他们两人热衷于研究史前文明,是因为他们相信自己是史前文明的遗民,而且他们相信,世界上一定还存在着他们的同胞,而且他们的世界可能还在某个角落部分保留着。他们希望通过破解史前文明的残卷,能够找到那个失落的世界。男子的失踪应该与此有关,不知道他是得到什么新的线索,也许因为种种难以揣测的缘故,他没有跟女人分享这些信息,而是独自踏上了寻觅之旅。

最后为了证明他所讲的真实性,自称侦探的陌生人给了我学者和女人的联系方式。

跟侦探对话过以后,因为又忙于其他事我就搁在了一边。有一天在构思新的志怪录篇章时,找不到灵感,我突然想起这事,试着加了女人和学者的QQ。女人似乎不太愿意说话,我想验证侦探叙述的真实性,她也只是很被动地回答“是”“对啊”。最后说到那名男子的失踪,她才愿意多说几句。

说到史前文明的遗留材料,她的看法与学者是一样的,她认为这些材料不能用我们现有文明的阅读方式去理解,而是应该从整体上把握其中包含的信息。她告诉我,在男子失踪前,他们的研究又进了一层,他们根据这种整体书写,推测出史前文明的人类之间沟通,可能是某种类似心灵感应的方式。这种心灵感应,是把“说话者”心里的整体图画,直接送交给听者。那个女人有点神神叨叨地说,他们已经学会了这种方式,不过只限于他们两人之间。

我暗地里有点怀疑她的精神已经偏离了正常的轨道,就像那些“脑控技术”的沉迷者,于是没有再和她多聊。

学者倒是一个健谈的人,通过和他多次对话,我大致复原出了侦探支离破碎的叙述。前面关于侦探转述的那些话,其实已经按我跟学者对话的结果进行了修补。

不出所料,学者嘲笑了女人的大部分想法。他认为根本不存在所谓史前文明的遗民。史前文明的人类从生物学角度,跟我们并没有什么区别,也就是说,可以认为我们所有人类都是史前文明的遗民。另外,按照他对史前文明毁灭的推测,现在的世界上也不可能存在某个残存的史前文明世外桃源。

学者告诉我,近段时间他的研究,让他得出了另一个结论。他认为史前文明可能并未结束,而是进化到了某种新的状态,当然,他也不知道是一种什么状态,也不知道新文明的存在形式,因此也无法解答到何处去寻找史前文明的新世界。他知道的只是,与其说史前文明毁灭了,不如说史前文明把一部分人类抛弃在了旧世界。被抛弃的人类由于失去了文明的内核,于是不可避免地走向衰落,最终重新沦入蒙昧,直到现有文明再次从蒙昧中萌芽。

我与学者一直保持着联系,关于史前文明及其升级的新形式我们一起做过很多猜想,也说到了史前文明留下的诸多痕迹,比如各种神话,我们都觉得,世界上的很多神秘事件,也许与史前文明进化后的新世界有关联。

我的知识库里增加了关于史前文明的各种杂七杂八信息以后,有一天我做了个梦,在梦里我似乎进入了史前文明的新世界,这个世界就在我们世界的隔壁,好像某个大宅子昏暗角落里的一扇不为人注意的门,打开门能够通向一个从来没有见过的花园。新世界里的人类看上去跟我们别无二致,但是,梦境中那种不言自明的感知告诉我,他们并不是实体形态。新形态的史前人类告诉我,新世界的大门对所有的人类敞开,只要领悟了新世界的存在方式,就能很容易地进入这个世界。

而且,“我们目前急需你们的加入”,史前人类在梦境里这么对我说。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