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外滩传媒
外滩传媒 新浪机构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434,491
  • 关注人气:7,40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把美带给世界,因为世界上不美好的事情太多了: 专访荷兰茵特洛舞蹈团艺术总监罗伊.沃林特霍特

(2011-12-08 17:34:22)
标签:

音乐

特洛

荷兰

基利安

舞蹈团

文化

分类: 文化

把美带给世界,因为世界上不美好的事情太多了: <wbr>专访荷兰茵特洛舞蹈团艺术总监罗伊.沃林特霍特

    荷兰茵特洛舞蹈团(Introdans)已经第三次巡演到中国了。这支荷兰最大、演出最频繁的舞团在欧洲和美国拥有极高的声誉,但正如他们的名字Intro-dance喻义向所有的人展示舞蹈艺术,追求实验性并非他们的最高目标。此次茵特洛演出的四个剧目展现了完全不同的风格,开场舞来自年轻的比利时编舞者思迪.拉尔比.切尔克奥伊,舞蹈名为《悼念》,由一组动作的循环和单一的灯光效果组成,充满冥想之美。另三个作品均来自依利.基利安。在《晚歌》中编舞家选择了来自家乡的德沃夏克的音乐,与第一支舞一样,作者并未设计复杂的情节和编队,意在通过简洁的形式寻求回忆的氛围。《六首舞曲》则偏重戏剧性和夸张的表演,舞者们带着假发,穿着宫廷盛装,更像一出活跃、幽默的舞剧。《深蓝色玫瑰》是基利安相对晚近的作品,结构也最为复杂,在其中他回望了他的童年。舞团艺术总监、曾经的主要舞者罗伊.沃林特霍特(Roel Voorintholt)说:“只有亲眼看到,观众才能有所感受,所以我选择了完全不同的四部作品,观众可以决定他们喜欢什么。”

 

从荷兰东部的小舞团到世界舞台的常客

    荷兰的现代舞在世界范围内享有盛誉,在这个不大的国家里,国家政策的支持和商人们投资艺术的热情使非常多现代舞团得以生存和壮大。但是,在1971-1972演出季时,荷兰仅有两个大型舞蹈团——荷兰国家芭蕾舞团(Het Nationale Ballet)和荷兰舞蹈剧场(Nederlands Dans Theater),以及一支面向儿童的斯卡皮诺芭蕾舞团(the Scapino Ballet)。此外,许多小型社团主要分布在兰德斯塔德地区(包括荷兰西部的乌得勒支、阿姆斯特丹、海牙、鹿特丹四大城市)。也就是说在当时的荷兰东部很难看到专业的舞蹈表演,年轻舞蹈演员的发展机会也很少。

    就在这个时候,童.维格斯(Ton Wiggers)进入荷兰阿纳姆舞蹈学院学习艺术舞蹈和舞蹈教学。他发现很多学生毕业后因为当地有限的就业机会而不得不到兰德斯塔德发展。童.维格斯意识到东部急切需要一家正规的舞蹈团体。1971年,他和汉斯.佛汀(Hans Focking)合作成立了芭蕾工作室L.P.,这就是茵特洛舞蹈团的前身,至今已有四十年。

    自成立之初,茵特洛就建立了明确的目标:将最广泛意义的芭蕾艺术带给尽可能多的观众。因此,芭蕾舞团首先立足于所在的格尔德兰省和邻近的上艾瑟尔省。舞团旗下陆续成立了欧洲唯一一支面向儿童的现代芭蕾舞团茵特洛青年舞团(Introdans Ensemble for Youth),以及以舞蹈团剧目为基础的舞蹈教育、大众普及和互动交流部门茵特洛互动(Introdans Interaction),在世界各地展现有鲜明特色、独具魅力的现代芭蕾剧目。同时,舞蹈团还致力于一些舞蹈普及的工作,例如在贫困地区开设公益性质舞蹈工作室,举办舞蹈艺术讲座,并有专业舞者和残障人士共同演出的项目。2009年起,荷兰教育、文化和科学部承认茵特洛舞蹈团为国家重要的基础文化社团之一,对茵特洛舞蹈团的艺术理想和准则予以肯定。作为阿纳姆市的旗舰舞蹈团,他们的演出遍布荷兰各地,也是世界各大芭蕾舞台的常客。

 

创造现代舞的历史

    茵特洛舞蹈团此次演出,有三首曲目来自编舞大师依利.基利安。2006年,基利安被威尼斯当代舞蹈节授予“金狮”终生成就奖,成为继凯若林-卡尔和皮娜.鲍什之后第三位获此荣誉的编舞家。虽然他的个人经历不如皮娜那么具有传奇色彩,也不像皮娜一样只为自己的舞团创作个人印记鲜明的作品,但他的作品灵感来源庞杂、呈现的感觉也各不相同。他与不同的舞团合作,尽管已经编创了约100部作品,却难以被归类。他曾说,现代舞团的成立是因为一群舞蹈的叛逆者不愿在“天鹅湖”中淹死,但今天它已和古典芭蕾一样,成为了常规的一部分。“成功并非坏事,关键在于要保持思想的自由,这样我们就还能取得更大的成就。”

    自从1973年基利安以客座编舞身份与荷兰舞蹈剧场合作,便与荷兰舞蹈界结下了不解之缘。1975年他正式担任荷兰舞蹈剧场的艺术总监时,该舞团正在走下坡路,他为其创作的开篇之作《观者》获得轰动性成功,从而开始了长达36年的合作。也正是在荷兰舞蹈剧场,基利安从一名舞蹈演员蜕变为世界级的编舞大师。

同为荷兰的现代舞团,茵特洛也会选择基利安为荷兰舞蹈剧场创作的作品作为演出剧目。排演自己的作品时,基利安会与茵特洛的舞蹈演员们一起工作,并对他们的表演提出意见。沃林特霍特表示,与基利安合作是愉快的经历,他们像家人一样互相信任。事实上,沃林特霍特对基利安的作品青睐有加,他带领茵特洛来中国,每一次都会演出基利安的作品。“就像人们会因为一部好电影第二次走进电影院,或者重读一本书,一支好的舞也可以看很多次,每一次都有新发现。”

    除此之外,茵特洛舞蹈团也创作自己的作品。尽管他们同时排练荷賽.李蒙、玛莎.葛兰姆、露辛达.查尔斯等人的现代舞经典作品,但是沃林特霍特认为,建立“芭蕾博物馆”、保证一些剧目不消失的任务,更多地还是需要荷兰舞蹈剧场去完成。在冒险和保险之中,沃林特霍特将百分之九十的比重给了前者。正因为现代舞的历史并不长,所以他们试图创造现代舞的历史,保证它得以继续发展。这也是茵特洛舞蹈团目前的首要策略。在沃林特霍特作为舞者和艺术总监与茵特洛舞蹈团合作的30年中,只有两次他们取消了原定的演出剧目。通常他们会在排练过程中与编舞和舞者沟通,确保作品能够为舞者和观众接受,但那两支作品“实在是太实验,太奇怪了”。

 

世界变得太快,只有美值得执着

 

B= 《外滩画报》

R= 罗伊.沃林特霍特(Roel Voorintholt)

 

    B:茵特洛舞蹈团成立的初衷是将芭蕾艺术带给荷兰东部观众,感觉上这是很主流的提法。但你常常与一些比较实验的编舞者合作,欧洲的观众最初能够接受这样的舞蹈吗?你是否需要为了舞团的经营演出一些主流作品?

    R:我们的演出剧目总是混搭的,所以我相信对每个人来说总有一支舞是合适的。我们不需要将我们的作品做成主流的样子,因为我们一直被看作一支呈现主流演出的舞团。我们的节目总是能吸引很多的观众,因为我们会将古典技巧和现代思维结合在一起。

    说到接受实验性的舞蹈,我觉得情感是所有人共通的,如果你选择去看芭蕾,只要你以开放的姿态让音乐和情感进入,它就能够激励你、打动你。我也努力让我们的舞蹈平易近人。我不会实验到做这样一个演出,比如台上只有一个舞者在读一本书,几乎不移动。在我的舞团里,舞者必须给出某些东西,至少他们需要移动,这才成为舞蹈。

    B:现代舞对中国观众来说还是一个比较新的艺术形式,去年电影《皮娜》上映时,人们很感兴趣,可是在电影院,我发现很多人对现代舞感到疑惑。你认为应该如何帮助人们理解现代舞?

    R:人们必须打破束缚自己的思维定势。在荷兰我们也有同样的问题,人们努力想要“理解”所有东西,甚至我也每天试图理解世界。但是世界令人困惑,它变得太快,经济问题、环境问题、领导人不够英明的问题,如果你要想明白所有的事情,肯定会困惑。我只希望人们来到剧场,接纳他们所看到的、感受到的,如果几天后那样的感觉还在,就是美丽的事情。

    如果我对我会执着于什么事情,一定是关于美的,这也是我做这个工作的原因,我希望把美带给世界,因为世界上不美好的事情太多了。我相信舞蹈是美丽的。

    B:思迪.拉尔比.切尔克奥伊的作品《悼念》什么地方吸引了你,让你将它作为开场舞?

    R:他拥有美好的灵魂,他的作品让我神游,是我最喜欢的舞蹈之一。它不是什么特别深刻的、难以理解的东西,但很纯粹。《悼念》是为蒙特卡罗芭蕾舞团编创的,我们只是演出其中的一部分,但我百看不厌。它在荷兰演出时非常成功。

    B:能谈谈你对基利安的作品的理解吗?

    R:他的舞蹈最特殊的地方是动作很平滑,看不出明显的连接。他不会被自己束缚,在不同时期的作品中,可以看到他明显的变化。他可以不用文字讲故事,也可以仅仅营造一种氛围,让观众脑海中编织故事。

    B:有时候,我们很容易辨认一个现代舞作品是来自欧洲的舞者还是美国的舞者,比如露辛达.查尔斯和基利安的作品就很不一样,你怎么看待这种区别?

    R:露辛达.查尔斯重视繁复的肢体动作与舞台视觉效果和整体戏剧结构,她是用一种非常不同的、数学的方式在思考,所以她会数数,画线,编队。他和基利安呈现的是完全不同的舞蹈,我发现查尔斯的舞蹈对舞者来说是很大的挑战。你不能比较基利安和查尔斯或者杜阿托,因为他们是从各自的灵魂出发去创作,他们的方式不同,有些从音乐出发,有些从数字出发,有些从绘画出发,有些从即兴创作出发,没有某种标准的方式。

    B:基利安曾说编舞者的职责是探索灵魂的困境,你同意吗?

    R:的确有些现代舞是表现痛苦、悲伤和绝望的,但我并不认为所有舞蹈都非得这样。我看过一些编舞者试图在舞蹈中体现一场战争和战争中的悲伤,我不相信舞蹈可以承担那么多。舞蹈可以是诗意、幽默的,我更愿意探索它的艺术形式。

    B:你认为一个好的舞者最重要的个性是什么?

    R:好的舞者需要学会接受不同的创作,他们需要保持开放的心态。有些人在排练时会说,“我不喜欢这个舞步,这行不通,他的想法太疯狂了”,但我觉得不能一下子否定某些新的创意,要耐心等待。也许在某一次彩排中、在舞台上,某些东西就通了。另一个关键是,现代舞者必须接受古典芭蕾的训练,他们也要有好的形体和技巧,我坚持这一点。

    B:有人说,现代舞者首先必须是好演员,你对此怎么看?

    R:当然他必须会演,我们挑选舞者的时候,可能某个人技巧很好,但在他的动作中我看不到神韵,这一点观众也是能感觉到的。所以舞者必须懂得阐释作品。但是,首先得是个演员?我还是觉得首先你必须会跳舞,需要有内在的舞动的动力。

    B:你曾经是茵特洛舞团的舞者,从舞者变成管理者,对你来说有困难吗?

    R:最初是困难的,因为我学的是艺术,而且当时我还在跳舞、看有关艺术的书。突然有一天,我要去学校学习如何管理,如何管理人、挑选舞者,如何设计演出剧目、带着舞团巡演,如何创作。我在这个公司30年了,直到2005年我才开始全职做艺术总监,人们可能以为日常管理工作非常繁忙,占去我大部分时间,使我无法跳舞。但我喜欢我所做的事。如果你喜欢你所做的事,你就能做到比你想象得更多,如果你为你所做事的感到高兴,你就能赢。

    B:作为一个舞团的管理者,你觉得如今现代舞的发展面临什么困难吗?

    R:一方面,很难找到一个编舞家为一个巡演舞团持续创作剧目,我们现在缺乏创新的剧目和巡演剧目,我们很希望有新人来创作。巡演舞团意味着有一定的舞者,每年要完成一定场次的演出。

    另一方面,很多人对现代舞的理解是它必须是实验的,以至于忘记了舞蹈本身。我捍卫舞蹈,因为我喜欢跳舞。当我在寻找新的剧目时,我会为有趣的编创而兴奋,但有时我非常想念舞蹈,在现代舞中也需要传统的舞蹈的力量和精神。

http://www.bundpic.com/upload/images/40/d2a4879e6117c824f1e5d1498bc59f4b.jpg专访荷兰茵特洛舞蹈团艺术总监罗伊.沃林特霍特" />

“舞者必须给出某些东西,至少他们需要移动,这才成为舞蹈。”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