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萧家老大
萧家老大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1,896,152
  • 关注人气:13,97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大汉王朝:匡衡入为给事中,冯昭仪挡熊救主

(2022-08-15 08:00:00)
标签:

历史

文化

汉朝

分类: 随感杂谈二

大汉王朝:匡衡入为给事中,冯昭仪挡熊救主

大汉王朝:匡衡入为给事中,冯昭仪挡熊救主

  越年,日食地震,变异相寻。东海郡经生匡衡方入为给事中,汉元帝问他地震日食的原因,匡衡答,天人相感,下作上应,陛下能祗畏天戒,哀悯元元,省靡丽,考制发,近中正,远巧佞,崇至仁,匡失俗,自然大化可成,休征即至云云。元帝因匡衡奏对称旨,擢为光禄大夫。已而,地又震,日又食,自永光二年(公元前42年)至四年(公元前40年),迭遭警变。元帝因此记起周堪、张猛,被贬在外,实是衔冤,乃责问群臣道:汝等前言天变相仍,咎在周堪、张猛,今周堪、张猛外谪数年,何故天变较甚,试问将更咎何人?群臣无词可答,只好叩首谢罪。元帝因此复征拜周堪为光禄大夫,领尚书事;张猛为大中大夫,兼给事中。周堪、张猛再入朝受职,总道元帝悔悟,此次总可吐气扬眉,那知朝上尚书,先有四人,统是石显私党。一个就是五鹿充宗,官拜少府,兼尚书令,第二个是中书仆射牢梁,第三、第四叫作伊嘉、陈顺,并皆典领尚书。周堪与四人位置相同,口众我寡,怎能敌得过四奸?再加元帝连年多病,深居简出,周堪有要事陈请,反要石显代为奏闻,累得周堪不胜郁愤有口难言。俗语说得好,忧能伤人,况周堪已垂老,如何禁受得起?一日,忽然病頟,噤不成声,未几即殁。张猛失了师援,越觉孤危,遂被石显谗构传诏逮系。张猛不肯受辱,竟在宫车门前,拔剑自刭。石显未去,师徒何苦复来。刘更生闻知周堪、张猛死亡,倍增伤感,特仿楚屈原《离骚经》体,撰成疾谗救危及世颂凡八篇,聊寄悲怀;
  还幸自己命不该绝,未被害死,也好算是蒙泉剥果了。
  且说元帝后宫,除王皇后外,要算冯、傅两婕妤,最为宠幸。傅婕妤系河南温县人,早年丧父,母又改嫁,婕妤流离入都,得事上官太后,善伺意旨,进为才人。上官太后赐给元帝,元帝即位,拜为婕妤。凭着那柔颜丽质,趋承左右,深得主欢,就是宫中女役,亦因她待遇有恩,并皆感激,常饮酒酹地,代祝延穀。好几年,生下一女一男,女为平都公主;男名康,永光三年(公元前41年),封为济阳王,傅婕妤得进号昭仪。元帝对她母子两人,非常怜爱,甚至皇后太子,亦所未及。光禄大夫匡衡曾上书规谏,劝元帝辨明嫡庶,不应得新忘故,移卑逾尊。元帝因令匡衡为太子太傅,但宠爱傅昭仪母子仍然如故。傅昭仪外,便是冯婕妤最为得宠。冯婕妤的家世与傅昭仪贵贱不同,乃父就是光禄大夫冯奉世。冯奉世曾讨平莎车,只因矫诏的嫌疑,未得封侯。元帝初年,始迁官光禄勋。既而陇西羌人为了护羌校尉辛汤,嗜酒性残,激怒羌众,复致造反。汉元帝因冯奉世夙谙兵法,特使为右将军,领兵出击。丞相韦玄成,御史大夫郑弘等,主张屯戍,只肯发兵万人,冯奉世谓宜出兵六万,方可平羌。元帝初意尚如丞相御史所言,令率万二千人西行,冯奉世到了陇西绘呈地形,再申前议,元帝乃使太常任千秋为奋威将军,领兵六万,前往策应。冯奉世既得大队人马,果然一鼓破羌,斩首数千级,余羌并皆遁去,陇西复平。冯奉世班师复命,得受爵关内侯,调任左将军。儿子冯野王为左冯翊,父子并登显阶,望重一时。冯婕妤系冯奉世长女,由元帝纳入后宫,生子名兴,得拜婕妤,受宠与傅昭仪相似。
  永光六年(公元前38年),改元建昭。好容易到了冬令,元帝病体已痊,满怀高兴,携着后宫妃嫱,亲至长杨宫校猎,文武百官一律从行。既至猎场,元帝在场外高坐,左有傅昭仪,右有冯婕妤,此外如六宫美人,不可胜述。文官远远站立,武官多去猎射,约莫有三五时辰,捕得许多飞禽走兽,俱至御前报功。元帝大悦,传谕嘉奖。到了午后,还是余兴未尽,更至虎圈前面,看视斗兽,傅昭仪、冯婕妤等当然随着。那虎圈中的各种野兽,本来是各归各栅不相连合,一经汇集,种类不同,立即咆哮跳跃,互相蛮触。正在爪牙杂沓,迷眩众目的时候,忽有一个野熊,跃出虎圈,竟向御座前奔来。御座外面有槛拦住,熊把前两爪攀住槛上,意欲纵身跳入。吓得御座旁边的妃嫔媵嫱,魂魄飞扬,争相往后面窜逸。傅昭仪亦逃命要紧,飞动金莲乱曳翠裾,半倾半跌的跑往他处。只有冯婕妤并不慌忙,反且挺身向前,当熊立住。元帝不觉大惊,正要呼她奔避,却值武士趋近,各持兵器,把熊格死。冯婕妤花容如旧,徐步引退,元帝顾问道:猛兽前来,人皆惊避,汝为何反向前立住?冯婕妤答道:妾闻猛兽攫人,得人便止。意恐熊至御座,侵犯陛下,故情愿拚生挡熊,免得陛下受惊。元帝听了,赞叹不已。此时,傅昭仪等已经返身趋集,听着冯婕妤的答议,多半惊服。只有傅昭仪不免怀惭,由愧生妒,遂与冯婕妤有嫌。冯婕妤怎能知晓。汉元帝就拜冯婕妤为昭仪,封婕妤儿子刘兴为信都王。昭仪名位,乃是元帝新设,比皇后仅差一级,前只有一傅昭仪,至此复有冯昭仪,位均势敌,差不多如避面尹、邢,两不相下了。尹、邢为武帝时婕妤。
  中书令石显见冯昭仪方经得宠,冯奉世父子又并列公卿,便拟倚势献谀。特将冯野王弟冯逡,代为揄扬,荐入帷幄。冯逡已为谒者由元帝即日召见,欲将他擢为侍中。偏冯逡见了元帝,极言石显专权误国,触动元帝怒意,斥令退去,反将他降为郎官。石显闻知,当然快意,但与冯氏亦从此有仇,把从前援引的意思,变作排挤。
        
(本篇完)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