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萧家老大
萧家老大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1,896,152
  • 关注人气:13,97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大汉王朝:武帝新法盘剥百姓,卜式牧羊得官牧民

(2022-07-04 08:00:00)
标签:

历史

文化

汉朝

分类: 随感杂谈二
大汉王朝:武帝新法盘剥百姓,卜式牧羊得官牧民
大汉王朝:武帝新法盘剥百姓,卜式牧羊得官牧民

  自西北一带归入汉朝,地宜牧畜,当由边境长官,陆续移徙内地贫民,使他垦牧。就是各处罪犯,亦往往流戍,充当苦工。时有河南新野人暴利长,犯罪充边,罚至渥洼水滨,屯田作苦。他尝见野马一群,就水吸饮,中有一马,非常雄骏。暴利长想去拿捕,才近岸边马早逸去,好几次拿不到手。乃想出一法,塑起一个泥人,与自己身材相似,摆置水旁,并将络头绊索,放入泥人手中,使他持着,然后走至僻处,倚树遥望。起初见群马到来,望见泥人,且前且却,后因泥人毫无举动,仍至原处饮水,徐徐引去。暴利长知马中计,把泥人摆置数日,使马见惯,来往自如,于是,将泥人搬去,自己装做泥人模样,手持络头绊索,呆立水滨。群马究竟是野兽,怎晓得暴利长的诡计?暴利长手足未动,眼光却早已觑定那匹好马,待他饮水时候,抢步急进,先用绊索,绊住马脚,再用络头,套住马头,任他奔腾跳跃力持不放。群马统皆骇散,只有此马羁住,无从摆脱,好容易得就衔勒,牵了回来。又复加意调养,马状益肥,暴利长喜出望外,索性再逞小智,去骗那地方官,佯言马出水中,因特取献,地方官当面看验果见骅骝佳品,不是驽骀,当下照暴利长之言,拜本奏闻。汉武帝正调兵征饷,有事匈奴,无暇顾及献马细事,但淡淡的批了一语,准他送马入都。按时事次序,先将调兵征饷的事情写出来。
  自从汉武帝南征北讨,费用浩繁,连年入不敷出,甚至减捐御膳取出内府私帑,作为弥补,尚嫌不足。再加水旱偏灾,时常遇着,东闹荒,西啼饥,正供不免缺乏。元狩三年(公元前120年)秋季,山东大水,漂没民庐数千家,虽经地方官发仓赈济,好似杯水车薪,全不济事,再向富民贷粟救急,亦觉不敷。没奈何,想出移民政策,徙灾民至关西就食,统共计算约有七十余万口,沿途川资,又须仰给官吏。就是到了关西,也是谋生无计,仍须官吏贷与钱财,因此糜费愈多,国用愈匮。偏是武帝不虑贫穷,但求开拓,整日里召集群臣,会议敛财方法。丞相公孙弘已经病死,御史大夫李蔡,代为丞相。李蔡本庸材,滥竽充数,独廷尉张汤得升任御史大夫,费尽心计,定出好几条新法,次第施行,列述如下:
  (一)商民所有舟车,悉数课税。(二)禁民间铸造铁器,煮盐酿酒,所有盐铁各区及可酿酒等处,均收为官业,设官专卖。(三)用白鹿皮为币,每皮一方尺,缘饰藻缋,作价四十万钱。(四)令郡县销半两钱,改铸三铢钱,质轻值重。(五)作均输法,使郡国各将土产为赋,纳诸朝廷。朝廷令官吏转售别处,取得贵价,接济国用。(六)在长安置平准官,视货物价贱时买入,价贵时卖出,辗转盘剥与民争利。
  为了此种种法例,遂引进计吏三人,居中用事,一个叫做东郭咸阳,一个叫做孔仅,并为大农丞,管领盐铁。又有一个桑弘羊,尤工心计,利析秋毫,初时为大农中丞,后迁为治粟都尉。东郭咸阳是齐地盐商,孔仅是南阳铁商,桑弘羊是洛阳商人之子,三商当道,百姓遭殃。又将右内史汲黯免官,调入南阳太守义纵继任。义纵系盗贼出身,素行无赖。有一姊名姁,略通医术,入侍宫闱。当王太后未崩之时,常使诊治,问她有无子弟,曾否为官,义姁言有弟无赖,不可使仕。偏王太后未肯深信,竟与武帝说及。武帝遂召为中郎,累迁至南阳太守。穰人宁成,曾为中尉,徙官内史,以苛刻为治,旋因失职家居,积资巨万。穰邑属南阳管辖,义纵既到任,先从宁氏下手,架诬罪恶,籍没家产,南阳吏民畏惮的了不得。既而调守定襄,冤戮至四百余人,武帝还说他强干,召为内史,同时,复征河内太守王温舒为中尉,王温舒少年行迹,与义纵略同,初为亭长,继迁都尉,皆以督捕盗贼,课最叙功。当擢至河内太守时,严缉郡中豪猾,连坐至千余家,大猾族诛,小奸论死,仅阅一冬,流血至十余里。转眼间,便是春令,不宜决囚,王温舒尚顿足自叹道:可惜可惜!若使冬令得再展一月,豪猾尽除,事可告毕了。汉武帝却以为能,调任中尉。当时,张汤、赵禹相继任事,并尚深文,但还是辅法而行未敢妄作。义纵与王温舒却一味好杀,恫吓吏民。总之,武帝用财无度,不得不需用计臣,放利多怨,不得不需用酷吏,苛征所及,济以严刑,可怜一班小百姓,只好卖男鬻女,得钱上供,比那文景两朝,家给人足,粟红贯朽,端的是大不相同了。愁怨盈纸。
  偏有一个河南人卜式,素业耕牧,尝入山牧羊,十余年,育羊千余头,贩售获利,购置田宅。闻得朝廷有事匈奴,独慨然上书,愿捐出家财一半,输作边用。武帝颇加惊异,遣使问卜式道:汝莫非欲为官么?卜式答称,自少牧羊,不习仕官。使人又问道:难道汝家有冤,欲借此上诉么?卜式又答,生平与人无争,何故有冤。使人又问他究怀何意?卜式申说:天子方诛伐匈奴,愚以为贤吏宜死节!富民宜输财,然后匈奴可灭。臣非索封,颇怀此志,故愿输财助边,为天下倡。此外却无别意呢。使人听说,返报朝廷,当时丞相公孙弘尚未病殁,谓卜式矫情立异,不宜深信,乃搁置不报。公孙弘不取卜式,未尝无识。及公孙弘已逝世,卜式又输钱二十万,交与河南太守,接济移民经费,河南太守当然上报,武帝因记起前事,特别嘉许,乃召卜式为中郎,赐爵左庶长。卜式入朝固辞,武帝道:汝不必辞官,朕有羊在上林中,汝可往牧便了。卜式方才受命,至上林,布衣草履,勤司牧事。约阅年余,汉武帝往上林游览,见卜式所牧羊,并皆蕃息,因连声称善。卜式在旁进言:非但牧羊如是,牧民亦应如是,道在随时省察,去恶留善,毋令败群!渐渐干进,意在言中。武帝闻言点首,及回宫后便发出诏旨,拜卜式为缑氏令。卜式至此直受不辞,交卸牧羊役使,竟接印牧民去了。
  可见他前时多诈。
        
(本篇完)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