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方文山
方文山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859,952
  • 关注人气:35,50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韻腳短詩20首

(2014-08-20 18:38:17)

─ 韻腳短詩20首 ─

(網友們或許可試著從中選出你所欣賞的前5首喔!)

 

 

《一截燃燒中的祕密》

 

是的 煙霧只是更清楚了回憶

習慣性的點煙 也只是想維持完整的自己

可以沉默 不需與他人對話練習

 

只是再安靜的字句 也經不起 這樣的情緒

那年 那天 那夜 妳給了別人妳的美麗

 

 

《不要不要不要》

 

我不要  不要  真的不要

在紅顏已經衰老  青春已經燃燒

多愁善感的回憶也已經凝結成了石膏

還要在稿紙上 苦心的經營關於愛情的種種美好

 

我說那真的  真的  真的 很好笑

 

 

《官方郵戳》

 

陰乾的表情 一再僵硬的在 道歉 

剝落後的水泥將過去 擠壓成明信片

 

於是 郵票的 鋸齒邊 

不斷在切割我曾信賴你的 那些畫面

 

我 是真的真的寄不出一張 

完整的 立體的 五官清楚的 笑臉 

 

 

《橫著走的青春》

用鉛筆仔細描繪出紙上的我們
框框裡 好多等待填空的人生


卻又怕說好的未來 失了真
於是 蓋上書本


但總還是 溢出了幾行

橫著走的 青春

 

 

《宿 命》

 

煙味 如鐵線般死命的纏繞黃昏
對你的熟悉被慢慢 慢慢磨成

一把 鋒利的刀刃


我用來剖開 橫切面的青春

開始尋找 與你相遇的年份
在 最最最外圈的年輪 

我卻看到緊緊相依的 你們


原來 在這一生 我只能是你

其中一圈的 認真

 

 

《潑墨山水》

篆刻的城 落款在 梅雨時節 

青石城外 一路泥濘的山水

一筆淩空揮毫的 淚 

 

妳是我潑墨畫中 留白的離別 

捲軸上 始終畫不出的

那個 誰

 

 

《多年後》

 

蝴蝶的標本 一如被仔細保存的風聲 

我說 再怎麼璀璨絢爛的 緣份 

也只是 那些已經呼嘯而過 的我們 

 

 

《詩的語言》

午後的風聲 怎麼能被形容成一輪皎潔
花的顏色 又怎麼會帶著 淡淡的離別

所謂 憂鬱的空氣 落筆後要怎麼寫


最後 一直到你的微笑 在我的面前 滿山遍野
親愛的 我這才開始對詩的語言 有些 瞭解

 

 

《期 限》

 

那麼就請容許我 在地上劃個圈圈 

給晚熟的笑臉 一個他們極其滿意的期限

橘子香水是屬於夏天 你也屬於我的範圍裡面

 

 

《捨 去》

 

誓言晶瑩成舍利 需要累世多少回憶

我真的害怕來不及累積 愛妳之外的捨去

 

草原上的風繼續 青春不斷在長成秋季

當生命落盡 冰封大地

純白而又鋒利的  豈只是過去

 

於是 我將淚滴密封在琥珀裡

透明著 永不老去的愛妳

 

 

《她  的》

 

總會有一條  夢中才會出現的長河  蜿蜒著 

隨時準備好的  還包括山丘上那些待採收的青澀

除此之外  臉頰的顏色  也被逆時針旋轉著

 

在叮叮噹噹聲中  青春一路後退唱著歌

風中傳來一則  專屬於她的  擬人化的  快樂

 

 

《依  然》


這整座春天 被暮色寵幸 包養
曖昧持續性的被餵食  關於處女盡可能的想像
季節在池中盪漾  被撈起的色溫偏黃

我書寫了這短短幾行 試圖描繪出嫩芽的口感
身後正被一筆勾消的夕陽  對青春的貪婪 依然

 

 

《默 片》

 

試片前 被不斷抽換掉 過多的任性

原來年輕 可以剪接的 這麼乾淨

 

在十六比九的世界裡 無聲的上映

心中那一句 沒有任何台詞 的決定

 

親愛的 那些一閃而過的 不是愛情 

是我一格格 拒絕被播放的 傷心

 

 

《蝴 蝶》

 

在天空自由的 鳥瞰土地 

幾個月來的辛苦 終於也收獲了美麗

卻開始不捨 幼蟲的空氣 蛹破的記憶

攀爬在樹枝上的 過去

以及 大雨過後 一口好吃的嫩綠

 

 

《不該清醒的日子》

 

繼續續杯 以便 繼續保持 

這一整座宿醉時 才緩緩升起的城市

而我卻總來不及旅行妳 較為完整的樣子

 

 

《詩也還在賴床》

 

手臂上的刺青 是這整件事最無可爭議的地方

他一直對不準他的沮喪 開心的放下槍

 

畢竟 線索太少本來就不適合寫成 一篇文章

還未清醒的 都還在期待最後一行

或許 你也一樣

 

 

《一截燃燒中的祕密》

 

是的 煙霧只是更清楚了回憶

習慣性的點煙 也只是想維持完整的自己

可以沉默 不需與他人對話練習

 

只是 再安靜的字句

也經不起 這樣的情緒

那年 那天 那夜

妳給了別人 妳的美麗

 

 

《喵》

 

放不下 沉淪而迷戀的輪廓

於是 貓森林一再著火

 

一本 關於如何溺愛寵物的小說

急於閱讀的人 不只是我

 

喵 一聲之後 一堆搶著送上來的罐頭

 

 

《行雲流水般的斷魂》

 

刀 一出鞘的回聲 尚嫩

只聞 縱馬而掠後的淚奔

待一回神 那狂草如雨 句句飲恨

 

總歸一掃紅塵 席捲後又有誰跟

這一路上抖落的 又有那件事不真

 

筆鋒偏冷 不得不燃燒一生

溶了一世的等 我用情極深

行雲流水般的 斷魂

 

 

《佛經裡的茶漬》

 

驟雨 盡敲木魚 

燈火汲汲 將月色悉數攫取

 

牆垣如縷 歷史裊裊昇起

千年前的禪寺 竟可以 如此具體

 

古剎一曲 景色被抹了茶綠 

伊人回憶 被探了底

 

天色如洗 多少青樓煙雨

惹了 士大夫的筆

 

 

《愛》

 

液體要具備隱晦艱深的 對白

水份間的邏輯 必須分開

 

於是  眼淚要描述成

頃刻無法以言語紀錄的感慨

就是不能太歌詞般的 直接 寫愛

 

我 開始漲紅著臉修改

剛剛那二行自以為是詩的 告白

 

如果 承諾是深不可測的海

我不知怎麼跟妳證明 我去過懸崖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2012年04月18日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