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严建设
严建设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4,295,100
  • 关注人气:244,36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腊梅-老六的恋爱故事【严建设日记】2024年02月28日Wednesday阴

(2024-02-28 20:56:51)
标签:

腊梅

老六

恋爱

诗词

1975年

分类: 【严建设原创1】拍遍陕西
腊梅-老六的恋爱故事【严建设日记】2024年02月28日Wednesday阴

腊梅-老六的恋爱故事【严建设日记】

20240228Wednesday

今日天气很差,能见度低,灰蒙蒙的啥都看不清,接连跑了几家单位联系一点事情。事业单位的某些服务生貌似热情实则怠惰,业务能力有待商榷。可能也属考验人耐心和涵养的机会。

小区的腊梅黄中泛白,即将开败了。花期够长的。春寒料峭春雾朦胧。细细看去,才开的梅花花蕊与即将衰败的花蕊有所不同。则胡乱拍了几张照片发出。并赋歪诗《雨梅》一首留念。

暗雾疏影淡香宜,纤凝殷勤第一枝。

几许老蕊谁敢惹,喜欢梦泽细如丝。

拍摄梅花的意境突出在疏枝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上。小区水源颇少,无法拍摄,也就将就吧。从古至今,咏梅的诗词颇多。给我印象最深,写的最出神入化动人心旌的诗,莫过于郭老的那首长篇抒情叙事诗《瓶中梅》。学生时代,我曾捧书于兴庆公园湖畔独自朗诵过,自己非常感动,旁若无人。被路过游客误会心恙病人。那个年代,赏梅赏月都属异类,人们肚子都吃不饱,没心思更没条件赏梅赏月。

1975年冬季,我们还是知青,穷的连裤子都买不起。有一天,任福宽从宝鸡新街公社庙川大队回西安来家串门。我问到薛武奎,他呵呵大笑道,昨天晚上,怂狗适病犯了,人家搬个板凳坐在撂天地里,裹着你给他的棉袄,端了一茶缸开水,拿碗搁了几块包谷面虚糕,一个人干坐说是赏月呢。满地雪,冻得跟锤子一样。不知道咋捡的蚂蚱头,自个卷着抽。

那年月犯烟瘾的穷知青买不起烟,把捡来的烟蒂叫蚂蚱头。当年的纸烟没过滤嘴。

当年任福宽有个外号,叫拜夫斯。系罗马尼亚电影《巴布什卡历险记》中的猎人助手,其体性格忠勇格强壮擅长拳击,看过电影后,我就把任福宽改称拜夫斯了,在新街公社传开,有些人都不知道他原名。再后来改称老拜。

那件蓝涤卡西式棉袄是父亲买的,41.2元,有蓝色人造毛领子,在当年很稀罕。我自己从不敢擅自穿,怕父亲生气。有个下雪天薛武奎来家,衣着单薄,抖抖索索的,一眼看到那件半新的棉袄,不管不顾就套上身,说是穿两天就还回来。我不好意思拒绝,然后就没有然后了,一辈子没归还。当年遭受父亲老大埋怨,一度影响父子关系。当年大环境下多数人脸皮薄,不好意思跟人讨还东西。我也一样。家里的书籍以及一些东西都陆陆续续被老同学老朋友借走,一辈子也没还回来。那个冷冬期,他穿上身根本脱不下来。

1975年夏天的时候,我买了个白色塑料的盔式帽,墨镜,均被徐松涛借走,说是戴两天。也是一辈子没还。盔式帽的款式是《红色娘子军》里洪常青戴的那种。70年代夏季很流行。这两样东西当年售价都是5元。

当年薛武奎有个哥哥叫薛三奎,其嫂芳名叫做周宗丽,在锦华食品店工作。当年两口子家住东关卧龙巷。有次说了段老六的往事。感觉老六稍像屠格涅夫笔下的罗亭。

老六西安系西安老三届知青,当年据传能踢能打,手下哥们很多,交际广。还是个喜欢读书、热爱自由,且能言善道,向往追求个性自由、向往追求理想生活、事业和爱情之人。60年代在东关一带颇有点名气。好像号称八大金刚之一。1966年东关还有练武的张东宁张武宁弟兄俩的名气很大。家住东关南大街对面小院,1966年我曾去过他家。

老六原来有个相好的女子,喜欢琴棋书画,酷爱古文诗词。俩人青梅竹马,中学生时情窦初开花前月下无话不谈,那阵子天天在兴庆公园西门里的腊梅林里约会,折梅相赠,写诗填词,唱相酬和,情投意合形影不离如胶似漆。赢得了单纯善良姑娘的芳心,然后两情相悦山盟海誓偷偷同居了。亲戚朋友都说俩人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但后来那个女子返回原籍,不得不随父母迁去兰州。老六招工返城后也进了华山厂工作。俩人鸿雁传书。但不久后老六很快移情别恋见异思迁,又跟华山厂另个女青工一见钟情好上了,俩人出双入对卿卿我我,并确立了恋爱关系。

兰州那女子得知后忧郁成疾,厚墩墩接连写了几封情深意长的情书。老六迫不得已,在当年深秋的一天,买了火车票到兰州探望,意思也想做个最后的了断。然后俩人相约去逛五泉山公园、雁滩公园、黄河大铁桥。依依不舍。临别时,那女子作了一首七言诗赠老六,可谓千古绝唱,这首诗写得极好,深入浅出,令人赞叹不已浑身发冷。我听了一遍就记住了,念念不忘50年了:

岚皋山下古渡头,欣欣握手逢暮秋。

霭云斜阳忆儿时,冷圄沸涛思镐游。

满腹别情化无语,一腔痴心做离愁。

此地既是灞陵处,无情黄河仍悠悠。

当年的黄河汹涌澎拜湍流很急,河道较窄。然后过了不久,兰州那女子想不开,患了忧郁症,终日郁郁寡欢不思茶饭,请假、旷工,瘦得皮包骨头。很快又罹患败血症,结果就死掉了。临死前给老六写了封诀别信,并把老六写给她的情书原封不动寄回了西安,信封里夹了一支枯槁的腊梅。然后噩耗传来,老六愤世嫉俗,先是宣布一直想自杀,嫑劝谁说啥都莫用;再宣布想离家出走去庙里当和尚,嫑劝谁说啥都莫用;后来宣布想一辈子不谈恋爱不结婚,嫑劝谁说啥都莫用。但最后还是和华山厂那女职工结婚了。据说不结婚不成,女青工珠胎暗结,俩人很快有了可爱的孩子,很快女方享受56天产假,俩人过着幸福的小日子。老六是个语言的巨人,行动的矮子。岁月如歌。往事如烟。

现在的老六,已成了一个网络流行语。有两种含义,第一种是指仿佛看不见队友死活,苟起来保枪的人。第二种是指有独特想法的蹲坑人。属于不善于主动出击或缺乏自信的人。现在仍是个谎言时代,造   假以及诬  赖他人造  假 层出不穷,黄钟毁弃瓦釜雷鸣,世人对郭老充满了无端的误  解、憎  恨与鄙视。实话说,我们在郭老面前,无异于白痴。很久很久以前,我少年时代,读此诗非常着迷,非常感动。

默默地步入了中庭,

一痕的新月爪破了黄昏。

还不是燕子飞来的时候,

 

旧巢无主孕满了春愁。

腊梅-老六的恋爱故事【严建设日记】2024年02月28日Wednesday阴

腊梅-老六的恋爱故事【严建设日记】2024年02月28日Wednesday阴

腊梅-老六的恋爱故事【严建设日记】2024年02月28日Wednesday阴

腊梅-老六的恋爱故事【严建设日记】2024年02月28日Wednesday阴

腊梅-老六的恋爱故事【严建设日记】2024年02月28日Wednesday阴

腊梅-老六的恋爱故事【严建设日记】2024年02月28日Wednesday阴

腊梅-老六的恋爱故事【严建设日记】2024年02月28日Wednesday阴

腊梅-老六的恋爱故事【严建设日记】2024年02月28日Wednesday阴

腊梅-老六的恋爱故事【严建设日记】2024年02月28日Wednesday阴
腊梅-老六的恋爱故事【严建设日记】2024年02月28日Wednesday阴

腊梅-老六的恋爱故事【严建设日记】2024年02月28日Wednesday阴

腊梅-老六的恋爱故事【严建设日记】2024年02月28日Wednesday阴

腊梅-老六的恋爱故事【严建设日记】2024年02月28日Wednesday阴

腊梅-老六的恋爱故事【严建设日记】2024年02月28日Wednesday阴

腊梅-老六的恋爱故事【严建设日记】2024年02月28日Wednesday阴

腊梅-老六的恋爱故事【严建设日记】2024年02月28日Wednesday阴

腊梅-老六的恋爱故事【严建设日记】2024年02月28日Wednesday阴

腊梅-老六的恋爱故事【严建设日记】2024年02月28日Wednesday阴

腊梅-老六的恋爱故事【严建设日记】2024年02月28日Wednesday阴
腊梅-老六的恋爱故事【严建设日记】2024年02月28日Wednesday阴

腊梅-老六的恋爱故事【严建设日记】2024年02月28日Wednesday阴

腊梅-老六的恋爱故事【严建设日记】2024年02月28日Wednesday阴

腊梅-老六的恋爱故事【严建设日记】2024年02月28日Wednesday阴

腊梅-老六的恋爱故事【严建设日记】2024年02月28日Wednesday阴

腊梅-老六的恋爱故事【严建设日记】2024年02月28日Wednesday阴

腊梅-老六的恋爱故事【严建设日记】2024年02月28日Wednesday阴

腊梅-老六的恋爱故事【严建设日记】2024年02月28日Wednesday阴

腊梅-老六的恋爱故事【严建设日记】2024年02月28日Wednesday阴

腊梅-老六的恋爱故事【严建设日记】2024年02月28日Wednesday阴
腊梅-老六的恋爱故事【严建设日记】2024年02月28日Wednesday阴

腊梅-老六的恋爱故事【严建设日记】2024年02月28日Wednesday阴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