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严建设
严建设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3,881,214
  • 关注人气:244,36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西安抗疫日记我在陕北啃稀糊烂羊蹄【严建设】

(2022-09-22 21:42:24)
标签:

农贸市场

清涧县

严建设书法

严建设照片

榆林

分类: 【严建设原创1】拍遍陕西
西安抗疫日记我在陕北啃稀糊烂羊蹄【严建设】

西安抗疫日记  我在陕北啃稀糊烂羊蹄【严建设】

2022922日星期四。晴。

今日是个晴朗的秋日。早课,4尺整张的写了三幅:家和万事兴,诚信赢天下,厚德载物。希望大家喜欢。

接连跑了几趟榆林。也算是文化艺术之旅。

印象中榆林的餐桌上总有两样东西少不了,一样是羊肉、一样是洋芋。我曾随白总去临近山西省吕梁市临县曲峪镇的楼则峁村的楼则上村,参加一户黄姓人家的丧礼,往返两次,并在此处土窑洞住一宿。一天三顿,顿顿是羊肉。接连吃了两天,铁锅炖羊肉、煮羊肉、蒸羊肉、炖羊骨,清炖红烧等等。据说来吊唁者络绎不绝,主家一天杀4-5只羊。闹得我后来进城就餐先声明不吃羊肉。当地人介绍,陕北的黄河滩羊肉质最好。细嫩没啥膻味。我挺认同。

那地方就像个花果山,漫山遍野的枣树、苹果树、梨树,酸枣树。果实累累。吃枣子不用手拔,头一歪嘴一努就够得着枣子。枣子苹果都很脆甜,梨味酸涩口感粗粝不大好吃。

当时想起10年前曾在横山大吃羊肉。当地方言把横山读音叫做讧山。有次在午餐餐桌上,与两位县长共进午餐,俩人饮了几口酒拍桌大吵起来,脸红脖子粗的。原因是争持谁家的羊肉好。横山县县长和子洲县县长。当然后来横山的羊肉打出了名气,如今名扬天下,当年曾在曲江惠宾苑做过推介会。我自然受邀跑去品尝拍摄,撰稿发帖。发了20多家网站,多被推荐首页。当年横山县县长非常高兴,许愿说过年给我送两箱讧山羊肉,你不要客气。其姓名我就不说了。然后就没然后了。当然早在30年代,鲁迅就留下一句名言:他人允诺给你的事,不必当真。哈哈哈

炖羊蹄炖羊头,我曾在榆林吃过几次。红山东路和长虹路交叉处一个农贸市场,叫做红山便民市场。其卫生条件不敢恭维。条桌上铺着油腻麻花的塑料单,座位局促。叫做后生麻辣羊蹄。倒是炖的稀糊烂。后来在清涧县的二亮烤吧也吃过,价格一样。炖羊蹄9/个、炖羊头80/个。吃得尽兴,稍嫌太软烂了些,没啥嚼劲。一直在不锈钢大桶里文火炖着,提溜不起来了,一拿肉就掉了。味道有点辣,看到是吻合榆林人口味。与南方人大不一样的是,炖菜非搁一把干辣椒不可,不搁不成。我嫌辣。不停喝冰汽水漱口。相比之下,我更喜欢西安回坊的羊杂糕。买回家切块再切碎蒜苗下酒甚好。

羊肉也就是如今贵了。比牛肉猪肉都贵。

早在50年前,摆酒席极少有人上羊肉。说是狗肉不入席面、羊肉不入席面。当年西安的羊肉都挺瘦的,最贵的一级剔骨羊肉0.75/斤、最便宜的三级带骨羊肉0.48/斤、羊骨0.1/斤、绞肉0.58/斤。羊肉泡馍也就0.25/份。

当年花3毛钱买半斤绞肉,再添买1毛钱甜面酱、半斤豆腐、配点葱花姜末,做顿炸酱面够一大家人吃。

当年头蹄下水都很便宜。比如生猪蹄,西木头市东口肉食门市部0.17/斤,卤鸡爪,西安饭庄、东亚饭店0.01/个。极瘦。常有老人卖5分钱鸡爪子下酒。

当年谁若走后门买到一块着膘肥肉是很激动很显摆的。我家睦邻姓陈的,其妻在区商贸委做领导,有年五一节曾走后门买到一块着膘肥猪肉,站在路口半举在手上,逮谁跟谁拉话显摆。令邻居们又眼红又嫉妒。

70年代解放市场东口路西有家杂货铺,80年代改做美的空调专卖店,门楣一直有个巩俐的头像。杂货铺的对面有个小饭馆。饭馆门前用竹竿支着白布沿蓝色荷叶边的棚子,棚下有煮稠酒的、烙饼的,煮荷包蛋的、煮饸饹的和炒凉粉的。烙饼的用双层木炭锅,厚厚大大的饼北方人叫锅盔,那人边吆喝边用扞杖拼命敲打案板,一边又哼的擤一把鼻涕,顺手在自己的鞋后跟上一抹,不洗手又揉面。面越揉越白,但一般只揪下一小砣面揉白,再把大团的面揉着包进去,扞好后压出菱形的图案立即上锅,这样烙出的锅盔粉白焦黄才好看。锅盔的香味在骡马市的上空四处飘荡,极其诱人。炒凉粉的油锅吱吱响着,切好的凉粉一般和米饭混炒,撒上五香粉、研磨细的粗盐和辣椒葱花,最后再淋一点黑糊糊的糖稀,铁锅铲一翻,红红绿绿,色香俱全,油汪汪的令人馋涎欲滴。当年0.1/碗。若加米饭,另交0.03+1两粮票。

小饭馆的后边就是三意社。晚上有挎着竹蓝卖烧鸡、卖兔肉和卖羊杂羔的。羊杂羔是白汤卤出来的羊的头蹄下水。卖羊杂羔的在骡马市北口路西。是一位只有一条腿的中年河南回民,瘦,有胡须,胳膊下拄着拐杖,记得姓丁。其额头好像贴一片膏药。一辆平板的独轮车,点着电石灯,火光是青白色的嘶嘶响。他的动作极其麻利,眼、手、嘴均不闲,一把回民特有的半圆羊肉刀抡得飞快,审视顾客、切肉、收钱、找零有条不紊,嘴里吆喝着:

哎,杂肝来咧!

杂肝来咧!羊杂肝!

羊头肉的杂肝!

最后总要切一块廉价的熟肺作添头,再扯一张旧杂志包好或是卷成锥形以供食客就手吃。他眼头毒,看食客看得很准,遇见讲究的人多给羊肚子,碰上粗心的人多给点廉价的羊肝和羊肺,但不论对谁,称的分量必是足的。羊脑和羊蹄2分钱一个,有大买主时干脆作为添头不要钱。若是手头阔绰的食客来买,人家要一斤,他必给切出1斤半左右,陪笑说:1块钱,1块钱,1块钱好算帐。其后代后来在钟楼电影院平安市场那条狭窄的巷子里卖羊肉泡馍。

60年代羊杂羔卖0.71/斤,食客一般只买两毛钱的。而桥梓口和辇止坡的腊羊肉要卖1.71/斤,一般家庭根本吃不起。传说当年八国联军攻进北京,慈禧太后率百官逃亡西安,乘御辇过西大街时饥肠漉漉,闻香停辇,馋涎欲滴,御口恩尝,龙颜大悦,即令兵部尚书赵福桥的老师邢维庭题“辇止坡”金字牌匾一块。西安地方俗语称:花生米、腊羊肉,耽搁你娃桥梓口。

午餐照例是老妻工炊。鱿鱼炒蒜薹、粉丝炒虾仁、红烧牛尾、清汆丸子汤等。

下午出门陪老妻出门遛弯儿,在小区里拔了几根苜蓿,带回家放在地下唤猫来吃。它居然好这一口,闻一闻就埋头大嚼,也是浅尝辄止。可能也是尝尝忆苦饭。微友回复:可能胃里有毛球,想吃点猫草消化消化。

今天西安临时社会面管控解禁第150天。自封控以来,今天西安是第271天了。今日西安通报上新增本土0例、新增无症状0例、现有确诊31例。数据跟昨日一样。确诊日渐减少,业已大大缓解。当然通知公共场所还得48小时核酸。明天西安多区域核酸检测!将发放核酸贴纸“战国错金杜虎符”。虎符是调兵遣将之物,比如信陵君窃符救赵。不知预兆何事?

按我的记录,西安疫情期间,几年来拢共死亡3人,还都是高龄者。可能是诸般病症中死亡率最低之一。#西安疫情日记#

国庆节前后进入宾馆酒店等场所和旅游景区、公共场所,要扫“陕西一码通”、查验行程卡和72小时内核酸检测阴性证明,落实测温、戴口罩等常态化防控措施。

注:部分图片系榆林友人提供。

 

西安抗疫日记我在陕北啃稀糊烂羊蹄【严建设】

西安抗疫日记我在陕北啃稀糊烂羊蹄【严建设】

西安抗疫日记我在陕北啃稀糊烂羊蹄【严建设】

西安抗疫日记我在陕北啃稀糊烂羊蹄【严建设】

西安抗疫日记我在陕北啃稀糊烂羊蹄【严建设】

西安抗疫日记我在陕北啃稀糊烂羊蹄【严建设】

西安抗疫日记我在陕北啃稀糊烂羊蹄【严建设】

西安抗疫日记我在陕北啃稀糊烂羊蹄【严建设】

西安抗疫日记我在陕北啃稀糊烂羊蹄【严建设】
西安抗疫日记我在陕北啃稀糊烂羊蹄【严建设】

西安抗疫日记我在陕北啃稀糊烂羊蹄【严建设】

西安抗疫日记我在陕北啃稀糊烂羊蹄【严建设】

西安抗疫日记我在陕北啃稀糊烂羊蹄【严建设】

西安抗疫日记我在陕北啃稀糊烂羊蹄【严建设】

西安抗疫日记我在陕北啃稀糊烂羊蹄【严建设】

西安抗疫日记我在陕北啃稀糊烂羊蹄【严建设】

西安抗疫日记我在陕北啃稀糊烂羊蹄【严建设】

西安抗疫日记我在陕北啃稀糊烂羊蹄【严建设】

西安抗疫日记我在陕北啃稀糊烂羊蹄【严建设】

西安抗疫日记我在陕北啃稀糊烂羊蹄【严建设】

西安抗疫日记我在陕北啃稀糊烂羊蹄【严建设】

西安抗疫日记我在陕北啃稀糊烂羊蹄【严建设】

西安抗疫日记我在陕北啃稀糊烂羊蹄【严建设】

西安抗疫日记我在陕北啃稀糊烂羊蹄【严建设】

西安抗疫日记我在陕北啃稀糊烂羊蹄【严建设】

西安抗疫日记我在陕北啃稀糊烂羊蹄【严建设】

西安抗疫日记我在陕北啃稀糊烂羊蹄【严建设】

西安抗疫日记我在陕北啃稀糊烂羊蹄【严建设】

西安抗疫日记我在陕北啃稀糊烂羊蹄【严建设】
西安抗疫日记我在陕北啃稀糊烂羊蹄【严建设】

西安抗疫日记我在陕北啃稀糊烂羊蹄【严建设】

西安抗疫日记我在陕北啃稀糊烂羊蹄【严建设】

西安抗疫日记我在陕北啃稀糊烂羊蹄【严建设】

西安抗疫日记我在陕北啃稀糊烂羊蹄【严建设】

西安抗疫日记我在陕北啃稀糊烂羊蹄【严建设】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