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风荷
风荷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71,560
  • 关注人气:3,63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存:夜行列车(组诗)

(2021-11-29 09:52:19)
标签:

2021

花开见喜

刊发

分类: 春华秋实:[刊发]
存:夜行列车(组诗)

存:  夜行列车(组诗)

挪威的森林

孤独是一口深井
它吞食的月亮是虚幻的药片
薄脆的夜晚,走来村上春树,走来伍佰
而后你我紧随其后

向死而生,黑暗连续了白昼
鼓乐接替着哀曲,生命如此啊
这个宇宙,漂浮的都是尘埃

唯有你向着内心的雪国,向着古老的诗句
把一个浓郁的灵魂擦亮
好似异域的月亮

同龄人

一片深秋的叶子,伸手
再也够不着,二月的雨水和明媚的花朵
怀里掏出的是孤独,衰败,黯然神伤

那生锈的青铜器
泛着幽暗的光,低头谛听自己的呼吸
你凑近,同龄人这面镜子

与之对应着站立,两个身影慢慢重叠
头顶夜空中那颗最亮的星星
回忆让人激动

忘记了风正从屋檐刮过
纸上写下的爱与欢乐,已被一条河流带走
寂静里,鸟鸣也不是昨天的鸟鸣

收集光的女人

钟声打开了幽暗的花朵
有光落在你的发髻上
诞生于夜色里的女子,如一朵白玉兰
仰头,有更多的光落下来
落进眼眸,脖颈,心窝,你整个的身子像一艘船
也像一只高脚的酒杯,自此
花朵有了香气
夜有了灵魂

蛰虫始振 

再五日。绝句在白纸上
发芽抽叶,一场新雪则听见了地底下的梦呓

蛰虫们太可爱了,抱着红彤彤的
落日而眠。安睡于泥土的城堡

羽翼悄悄地伸展,是被刚运回的水墨惊醒
耳畔松动着泥土的村庄

这些昔日在地上忙碌的将军,士兵
又将回到烟火人间,在桃红柳绿里,看见

一阵暖起来的风,看见月光要走了
那个写诗女人的孤寂钟声

瓦砾,杂草,被废弃的钟
指针停止摆动,只剩时间在身上假寐

这一角的凌乱
尽是孤独的邻居,爱的灰烬,失落的命运

回想它们也曾有过斑斓
花开过,爱来过。曾经清脆的钟声

一下两下。像一个人在月下
唤你小名

但你并不嫌弃现在的它们,失修的钟声
与喑哑的中年看起来
多么匹配

但愿钟声重新悠远
你希望,就一直这样坐拥黄昏
在钟声的内部获得宁静

白露

唱片转动一曲梁祝
逝水东去,无声无息。 小提琴上的手指
亦停止了行走

你在这一天之后
留下的协奏曲,在纸上
如泣如诉,一粒一粒破碎的音符
仿佛滑落进草丛

最后一粒余音打颤
“我先飞了……”你看见一只蝴蝶打开翅膀
离开秋天,离开十八楼台

大地阴沉,人间所有的雨水
看似在赴死的路上
其实,都化作了白露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