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风荷
风荷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71,560
  • 关注人气:3,63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散文诗:把生活过简单些(组章)

(2021-02-28 19:54:26)
标签:

2021

花开见喜

散文诗

刊发

分类: 春华秋实:[刊发]
散文诗:把生活过简单些(组章)


把生活过简单些(组章)

天色阴沉

像一幅褪色的油画,天色阴沉。
忽然想起地下长眠的祖父,闪过他拄着拐杖的身影。前天是重阳节,我采了一把黄菊敬献给祖先。旧日子散发出浓稠的气息。
流水兀自东流。栾树举高了小灯笼。
秋色盛大,石头和土垫高的天空,隐藏了疼痛和虚无。
现在是九月。远处寺院泊在岸边,一蓬蓬芦花迎风飘动。近处孩子们列队,在球场上认真地做操。
我快速路过参差的灌木丛。厚厚的一层落叶,铺在路上,软绵绵的脚步也有有了舒展的意味。
我想写两封信:一封寄给苍翠往事,寄给老家的炊烟、柳树、燕子。
另一封还没想好,停靠两分钟的高铁,应该会把它带往远方。

手指潮湿

“……保持蛙皮和树皮的湿润。”读到这句。
我干燥的手指和心忽然起了警觉。有多久不下雨了,有多久没闻着诗句身上的香气了。江南多雾,但春天藏了起来。
故乡在身后越来越单薄。充斥生活的是网上的抖音和看不见的流量。
随波逐流,再也没有桃花在梦中梳妆,也没有秋菊默默流下黯淡的眼泪。
苍茫天地,万物轮回。 
一只白鹭飞远,一枚枚柿子在路边出售。秋高气爽,足以放下盛大的虚无。
当一个午后,我读到罗伯特的诗,我才想起春天,想起花香,想起我曾有过的青春。久违的自己,从时间的细小的缝隙里冒出来,扔给我一把词语,教我重新爱上这世间万物。
爱便是我这一生唯一,并且热泪盈眶的事业。

洗碗时分

洗碗的瞬间,抬头看见。
对面高楼,窗台上的几盆绿植,茁壮茂盛。这使整栋单调的建筑,看起来多了些活力。
东边二楼阳台里,一个红衣男子和另一个人聊着天,声音夹杂着尘埃断断续续传来。
露台上有茶梅、广玉兰、低矮的灌木。青苔暗生,鸟鸣穿梭在其间。使我的眼睛不再孤寂。
擦拭一只碗,感受时间在身体内外移动。思绪又被一缕吹过窗口的风带向远方。隐约可见大海无垠,山峦起伏。
像从一个长长的梦中醒来,一颗心听见楼台云水的呼喊。
碗洗净了。等不了多久,会有一些词落进碗里。
它们自由随性,从未在乎生活的重压。

一个下午 

抱一本经文穿过长廊。
细软的风从檐下吹来,燕子已将羽毛梳理一遍。
回转身来,微微一笑。不难发现美就在一瞬。
高大的槐树把花影投在灰墙之上。是美的。
星辰低沉,慢慢滑向额际。心中的湖慢慢上升,连同晶莹的月亮。悠远的笛音传来,素裙翩翩。
静坐于亭,词语的下午,我要抱紧一缕花香,不让尘土有一丝杂念。而飞过屋檐的鸟鸣,刚好在你的肩头停靠着。
又轻又软,似雪,似花。
像绸缎徐徐铺开。
安坐在中央,闭目养神。

坐拥暮色

坐拥暮色,拨弹着一汪蓝。
旋律跳跃,又连缀成蓝色多瑙。流淌的丝弦萦绕一场欢快的雨。
乐音轻轻敲击,是我的肌肤泛起性感。
多么富有,一座矿藏在我的身体里苏醒。来吧,来吧。火山的琼浆,神秘的,甜蜜的。一丛丛桃花开启,一波波麦浪滚过。
原野,月亮上升,乳汁倾倒,在一枚男性的名词上发光。静谧的器具,木头散发宋朝的香气,词牌从梳妆镜里走来。
一丝一缕,轻轻缠绕古意。
又不放弃天性,将暮色灌满果香。
乐音从身体里溢出,整个夜晚充斥一场盛大的交响。来吧,来吧,牵一匹蓝色的马前来。蹄声踏过响秋。聆听自然与默契。
爱过,之后坚守。

近黄昏

谁将浓稠的黄昏打散?
太阳,颔首低眉,逶迤而去。
立体的秋天,果实和稻香扶起西风。所有的风又将一颗心的凹陷填满。所有的月光也一样,将大地铺展。顺水推舟,也把迷路的人送到熟悉的门口。
有人数着离乱的芦花。有人按住起伏的病脉。有人在松软的泥土里挖出生活的蜜。
一幅世态庸常,一幅天高地远。
时光的釉质剥下,是记忆深处词牌里的乡愁潮涌。托起星辰,青山一副俊朗,绿水依旧妖娆。每件器物散发微光。逝者如斯,日子泛白。
而前端,长路漫漫,光影化作落叶,化作满天飞雪。
总是指缝太宽,时间太瘦。

在山寺

从花香中出来,迈步走向寺院。
一个人的诗经远去。佛的慈光落在我的头顶。
热闹与宁静在我的身体里转化。天上是朵朵白云,地上是五谷丰登。
小僧诵经,撞钟!菩萨高大,金刚威武。飞檐、黄墙庄严肃穆。翠竹黄花皆佛性,白云流水是禅心。
转到后院,竟也有鸡鸭叫唤。寺院后面是一座水库,水色凝固似墨绿的大理石,一条弯曲的小路,通向山巅。像一幅蒙蒂塞利的画,一派安详。
我将脚步轻放,在淡淡的秋阳里,仿佛在俗世之内,又在俗世之外。
我也如山寺一样静默,看云卷云舒。

新的一天

阳台上。白色的一棵月季开了三大朵,花瓣像雪又像棉花,黄色和淡紫色的也把自己打开了。一清早,蝴蝶飞来,翩然于花上。
我开心,仿佛自己就是其中的一朵,含着香气。
留香岁月,兀自安暖,这世间全是美好,没有一丝一毫危险。想起昨夜看的一场电影。战火纷飞。郝思嘉像一只蝴蝶,经过烈火的锤炼。她面向夕阳,在荒野站成雕塑。
她说“明天,是新的一天。”
人到绝境时重生,毕竟明天是另外的一天呢。令人哀伤的,糟糕的日子一去不复返。她满眼泪花,一定化作了清早的露珠。
使我快乐的是一朵初开的花,一个从记忆深处走出来的人。

宁静

像卡尔维诺一样:
相信缓慢,平和,细水流长的力量,踏实,冷静。
雨天,我也试着回到自己的家。聆听窗外雨声。不为桌子上的一只柿子所动。它饱满红润,给我的津液甜蜜的想象。
也不被一面镜子牵引,镜中的旧时光就让它们过去。
我模仿一只不说话的苹果,还有书桌上安静的墨水和书卷。
中年之后,我想保持着这种状态,不管光线从哪个方向进来,我都会安抚内心里的那匹马。
我更愿爱情,不赌气,不嘲弄。而有静水深流的姿态。
生活保持宁静。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