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风荷
风荷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65,049
  • 关注人气:3,63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未来可期(组诗)

(2020-10-10 07:55:08)
标签:

2020

静水流深

诗歌

情感

分类: 疏影横斜:[诗歌]
未来可期(组诗)

未来可期(组诗)

暖冬午后

飘浮的云朵洁白安静
上面是蓝色的天空,下面是一样蓝的大海
多肉植物种在陶瓷盆里
姿态各异,乖巧玲珑
在窗外享受着阳光的抚慰

前些日摘来的两只佛手搁在案上笔架旁边
《金刚经》抄录在纸宣,墨汁未干
灰色的肥猫,睁圆着眼睛
蹲在新墨面前,那神情像在认字

这是午后写下、看见和想到的 
这是一个暖冬,心中的一株玉兰在湖边
已开得恣意芬芳
一只白鹅弯下它的脖颈,吻着绿水里的倒影 

高铁站

无论哪个日子,都蓄满了行色匆匆的人群
黑压压的一片,涌动着潮湿
脚步和呼吸,在庞大的候车厅里

出发亦或抵达,路线是固定的
也或者是朝向某种未知,心中不时 
升起一片海浪或晚霞

仿佛被风席卷,就那么几分钟
一批人被动车带走。然空隙处新的列队
又马上形成

我也偶尔在人群中,有时是去旅行
有时是奔向一座陌生的城市,那里充满期待
有时只为出发而出发 

庞大的车站,车票告知行程的唯一
而一切又似乎充满悬念 
事实上,每个日子都如同一列高铁
在命运之神的注视中,分分秒秒都在聚散

钟声扬起的一小圈涟漪
与过去绿皮火车慢腾腾的念头,截然不同
那些来不及告别的,有时令我们沮丧
有时是兴奋

霜月

看见过她的
前天亦或更早一些,她苍白的脸
过于凄美,像旧书里那冷若冰霜的女人

不可以这样想
她那么高洁,清冷,洁身自好 
不拒寒夜的凛冽,悠然轻盈地漫步思索

安抚着落光叶子的树
诗人们围炉煮酒,谈论着古老的话题
她从广袤的天空转身离去
没留下一个回眸

但分明,就在你对面的画稿上
稀薄的光胜过一场瑞雪。洁白的身影,仿佛前朝的你
眼神,又仿佛点燃了旷世之爱

而现在

有时要学海水
有飞往天空的愿望,不仅是拥着低处之美
在辽阔的银河里畅游,像星星多好

有时也要拆了飞翔的翅膀
沉淀下来,把自己放回到暗处
如在母亲的子宫,那里是最初的源泉所在

生命是一组黑白琴键,没错
有时与孤独做邻居,有时也学一粒苔米
把自己打开
一颗草木之心
安然于摇晃的钟摆之上

而现在,只听信于喷涌的中年之爱
浪花飞溅,乱石穿空
出鞘的思念之剑,遥向南方之南

记忆里的村庄

流水喂养着村庄,小小的版图
只放得下乡农的名字和牛羊的蹄印
夏天,草木把泥土覆盖
冬天万物凋零,裸露的大地接受一场场
大雪的拷问

这家办喜事,那家办丧事
红白两事,都是一个村庄的节日
我幼小的身影背着绿色的军用书包,上学读书
也挎一只大竹篮,去田地里采割猪草

故乡的山,就像钟声扬起的手掌
赶着一条小溪,赶着我
飘飞的蒲公英,灵魂里的盐粒,被时光
带到遥远的地方

而今只留下月光的耳语,和山野里开了
一年又一年的杜鹃
那些粗糙而咸涩的风声
现在回想起来,那么自由,那么辽阔

追剧

按部就班的生活太久
总想离开片刻,让敲击键盘的手指停下
乘坐高铁去远方,或者沉浸在
一部长长的古装戏里

风声呼啸,宫廷有神秘的身影  
马车“哒哒”地穿越十里长街的薄暮
灯笼高挂,仙子不食人间烟火 
侠客飞檐走壁,怀爱恨情仇,有独门绝技 

斗智斗勇,剧里有铺垫、悬念,情节常常陡转 
一串台词,仿佛你我浓缩的一生
被一阵风快速带来,又带离

追着一部剧笑或者哭,灵魂仿佛脱离自身
依附在喜欢的角色身上
一部剧如同镜子,派生出新的意义
剧中人演着别人也演着自己
剧外人走进去又慢慢地出来
像一场虚无,也不全是

小寒日

楼房,树木,车辆……
雪欲把万物覆盖,万物欲把茫茫生死忘掉
然不屈的部分顶开厚厚的障碍
探出身子或头颅来,这就是冬天的样子
倔强,少言

腊月的雪,在北方原野一次次降临
蜜蜂和蝴蝶不知去向
母亲点亮火炉,屋里顷刻就有了暖意

而后期待一轮红日喷涌,阳光 
把暗夜的帷幕拉开
而后雁北乡,鹊始巢,雉始雊,春天慢慢走来
带来骨节里的气韵和旋律

每一片叶子都会回到树上
姹紫,嫣红。时间将隐藏的真相流露
一盐,也将从我的身体里
析出,继而被喜悦的闪电替代

未来可期

在冬天,最向往“鸟语”“花香”这两个词语
有着姑娘甜美的气味
栎树叶沙沙作响,长出果实

溪水绕过高山流走
院子里的菜花和蜂鸣之美,顺从古老的旨意
构筑成精神原乡

梦里,祖母顶着细雨去采桑叶 
而戴西瓜帽的祖父,算得上是江南才子
他已安然睡去,抱着一纸墨
也抱着潮湿的雨声

石砌的坟墓就在南山脚下
像一只土地隆起的乳房。硕健,丰满
周围流水淙淙,春笋鲜美

鸟叫着,无一点悲伤。丢失的时间重又回来
一群少年小跑着,唱着歌
牙齿熠熠发亮

有感于膝伤

读到里尔克的那首《豹子》
猛然想到
我的膝盖骨围困着一头牛
一头老态龙钟的老水牛。它低头在河边
慢吞吞地喝水,啃草

它体积庞大,一点也不轻盈
“要是我的身体里,住着一匹骏马就好了”
它挺拔,它会跑得又快又欢  

而现在的情状是一头牛代替着我
一脚一脚踱步
缓慢地拉犁、耕地……

但并无悲伤啊。你看这头牛
它瞳仁明亮而清澈,没有昨夜风雨留下的咽呜
它慈祥,安静。和时间握手言和

女娲

女娲。我梦见了你,在五彩石边
你不停地劳作,捏泥成人,他们开口说话
丰富了这个世界

女娲。我是生命连续里的一个
想在桂花飘香的时节给你写信。漫天的星辰涌来
风吹动纸笺上的蝴蝶

女娲。日子来了又去
你总是隐身于浮世的背面,一条白色的裙裾
拥紧了寂静和孤独

女娲。又感觉你就在人间
有时候你就是头顶那轮圆月
更多的时候你就是世上最好的母亲

花园城市

玉兰路,杜鹃路,桂花路……
去过一个城市,每条路都以花草命名
也确实是这样,路边的树和公园里的香樟
都郁郁葱葱,引人注目

空气里没有花香,但似乎飘着香味
当我跟司机说,我要去槐花路
马上就有梦幻般的气息和色彩,在我唇间弥漫
像下一场月光雪 

梦中的城市花园,当我唯一一次
紧偎它的怀抱。每分钟都感觉沐浴在盛大的节日 
路迎送着路,路紧挽着路

有序,整洁
在那里,在十字街口,在一场槐花雪里
你的伞,悄悄地移到我头顶
递来甜的絮语

念佛的老人

紧握着一串暗色的念珠,不停地诵经
空荡荡的屋里,只有老人 

她的儿女们像鸟一样,一只接一只
飞离了山村
栖息在不同的城镇

老人想起从前,稚嫩的童音响彻在房前屋后
一群小鸡叽叽喳喳地
围在身边啄食

而今,灶膛的炉火幽暗,身体里的河流枯干
唯有老伴哪儿也没去,在墙上的相框里
安静地打量着她

还有一只邻家的狗,在门外
汪汪地叫几声

无题

大地喝光了昨夜连绵的雨水
今日又是艳阳高照,人间多么轻盈
一切都要在光里飞起来

你回家的路程缩短
我膝盖里的伤轻轻抹去
爱情优雅地走来,微笑地坐在我们中间

游鱼破冰,梅花面带红光
青山绿水在我们的身体里丰盈
一滴墨水落在纸上,就是一首最好的诗歌

现在。你可以像从前一样继续哭泣
也可以挪用未来,将一盏茶
请到嘴边

瀑布和悬崖

以前,我只闻着你的神圣
一身的青铜气息
你衣襟上的野花,头顶的鸟鸣……

当我千里迢迢寻来。却只见你的嶙峋
深渊。时间重重的下坠 

而你说:来吧,亲爱的瀑布
有一跃而下的勇气,才有灵魂的飞扬

我小心触摸你的身子,胸膛,和心
它们是温暖的。我慢慢明白

这里有危险,但更有决绝
这里有拥抱,深深的;吻,醒世的
一场生命中的旷世之恋

那闪电似的脊梁,是屈原的

你,一次一次 
把闪电插在背上,铸成脊骨 
在脊骨上,再稳稳地安放一个流血的国度

打雷了,黑暗的天庭
地动山摇,你亮出体内的闪电
照亮脚下的路,也照亮满山坡的橘树

风声喑呜,你引领楚国
在辞章里顶天立地,而后纵身一跃

把一根骨头种在汨罗江里
光阴的细鳞,青粽的香气,诗歌的平仄
合成一个民族的节日

一尾年轻的鱼,独步而来
那闪电似的脊梁,幻化成一江涟漪的清响

在我们寂静的岁月里
散发太阳的光芒

治愈系

慢慢出水,俗世的纷扰洗去
现在,你似一株罂粟
决意亮出自己,妖艳的花朵,湿润的枝叶

在幽谷,等一列明亮的火车
从秋天开来

“有可能是毒药,也可能是止痛药”
现在,你是一朵药片
没有比你更美的了,你有小剂量的毒
你更是治愈系

只有孤傲了千年的王才配得上你
呵,圣洁之水
刚刚抚过你干净的躯体
和灵魂

过玻璃栈道

陡峭里的惊心动魄 
慢慢把灵魂抬高。接近山巅,云朵
和一只雄鹰的遨游之心

悬崖处破空而出的想象,是水墨的梦在开花
是笔尖掠起了画的翅膀
是歌声打开了喉咙

你多么愿意擎高一生的理想,勇往直上 
一路被阳光照耀

告别身体内外的暗影
风亲吻着额头,如同幸福之神降临

颈椎病
       
是谁放牧了一群蜜蜂在乡间小路
蜜已被月亮添光
徒留蜂刺,一阵一阵啃食梦的光阴

这是你的幻想,当你手脚麻木,恶心
难受得说不出话来

事实上就是这样 
办公室的低头一族,颈上仿佛压着一头牛的重量
椎间盘被不停地挤压

拿医生的比方来说
椎间盘突出就是整个的人被挤出了一扇大门
椎间盘膨出是一个人的头被挤出门缝
身子还在屋里

它们时刻提醒着你,在人间
万物有序,但一旦被破坏,便要遭罪
即便是骨头,也是不好伺候的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