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赖杨刚
赖杨刚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3,112
  • 关注人气:17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赖杨刚微型诗评

(2008-01-05 15:48:26)
标签:

情感

分类: 8。别人看赖皮
 赖杨刚微型诗评
   文/寒山石
大气磅礴写阳刚 
——赖杨刚微型诗赏析 
  在《网络微型诗》论坛结识赖杨刚近乎一年,知其常于深圳网吧,在“别人的屋檐下装修自我的梦”,尤其是把“诗短裙”之新诗品牌及“杂牌诗评”之文艺理论商标经营的独具一格,红红火火,令人刮目。笔者也曾忍不住就杨刚的微型诗作写下几篇诗评,但总觉意犹未尽。自以为不写出一篇关于杨刚微型诗作的整体评论,实在是一大遗憾。我觉得,杨刚兄的微型诗(包括他的微型散文诗)有以下五大特点:
 其一,气势雄浑
任何作品,都有它的气势。所谓气势,指作品中作者的精神状态和精神力量的运动变化。恢宏之气,磅礴之势,叫做气势。具体而言,“气”是万物的生命之根,小以草木蜂蝶为例,大以宇宙星系而论,都因气而孕生而存活而千姿百态;“势”为一物之能量,正如物理学上所说的“势能”,是一物内在品质和力量发散透射出的一片看不见的光芒。赖杨刚的微型诗,是撕裂长空的雷电,是呼啸奔驰的海浪,是气宇轩昂的飞瀑,神态昂扬,气势慑人。且看《瀑布》:“天空跌下来,摔成一句诗/一吟 就/大气了灵魂”;《松》:“一笔绿,狂草了天空/你 就/风云满身”,《花朵》:“每一棵树都竖起千千只花的耳朵/想要听清楚/风,怎样把天空一口一口,深呼吸”,无不是用宏阔的构想,大笔写意出豪壮的气势,如同翻卷的巨浪奔涌眼前,气势夺人。对于这三首微型诗,笔者曾专门点评,在此不再赘言。又如《夜诗》:“夜,千斤沉/拔根肋骨当箫轻轻吹/吹出月牙儿点亮天”,这等“拔根肋骨当箫轻轻吹”的举重若轻之举,“力拔山兮气盖世”,的确非一般笔力所能及。《船》:“是船,就在/河的臂弯/练一身碰海的胆”,又是一种中流击水、浪遏飞舟的万丈豪情,读来不由使人激情澎湃,热血沸腾。《影子》:“这宠物,喂一丝光/就长得健康,风风火火,哭哭笑笑/陪我闯——四——方……” 浪迹天涯,影子便是我们最忠实的伴侣、是我们精神的拐杖!所以《影》:“送你一根脊梁骨/要你/站直了自己——走!”我们并肩携手,风风火火踏尽坎坷路!杨刚的微型诗,正是以“一脚踹翻天”的气势,震撼着我们的灵魂,激荡我们的情怀,使我们浑身蒸腾起一股火热的激情和力量。 
其二,情意饱满
诗人臧克家说:“诗歌在文艺领域上独树一帜,旗帜上高标两个大字:抒情。” 的确,“所有的好诗都是从强烈的感情中自然而然地溢出的。”(华兹华斯)不含情的诗歌是呆板僵硬,无以动人的。杨刚的微型诗激情飞扬,奔放激荡,跳脱起伏,爱得热烈,狠得刻骨,跳荡在字里行间的正是他那熊熊燃烧的不可遏止的激情!如《掌纹》:“一巴掌水网密布的江南/目光的船,泊在/爱恨交错的哪一湾?” 诗人先实后虚,用一个疑问句收尾,让那浓浓的情意弥漫、扩散开来,浸入我们的心田;《电话情思》:“亲爱的,你的心下雨了吗?/拨个电话/为你种下一片晴天”,这一个生活的片断,又寄托着多少刻骨铭心的爱恋?《路》:“他乡的路,仿佛阿妈手中线/缝补我破碎的梦境”,《月泪》:“要你落下来/滋润开游子想家的心花”,《醉》:“时间喝得烂醉/绊着游子的心坎坎,一摔/就跌成小乡村的背影”,这几首,把游子的乡情和亲情宣泄的催人泪下。可以说,这等文字,这等句式,这等气度,绝没有任何的无病呻吟,没有半点的吟风弄月,更没有丝毫的做作藻饰。它是激情的喷涌,是心灵的撞击,是最纯真的情感最自然的流露。杨刚正是以“情动于中”的豪放之作有力地拨动了读者的心弦,点燃了读者感情的烈焰,方才具有撼人心魄的艺术感召力。
 其三,想象奇特
诗人善于捕捉事物的亮点,以自己对社会、对人生、对事物、对现实的理解为基点,有的写得玲珑精致维妙维肖,恰到好处,如《英雄碑》:“傲骨一根/捅破/天”,仅仅只有七个字,便将人民英雄那种前赴后继的勇气、那种凛然不屈的骨气、那种坚贞不渝的锐气、那种慷慨就义的豪气,栩栩如生地展现在我们面前;有的视野开阔,令人拍案称绝,如《冰》:“阳光给你整容/遗像成/春的花花绿绿”,冰消雪融,春意浓浓,冬去春来的自然现象,被诗人描绘的意趣横生;有些平中见奇,如《春树》:“阳光的碎布,连缀成漂亮的纱裙/嫁给,我们/寂寞了一冬的眼”,七色阳光剪裁出五彩缤纷的春,让“寂寞了一冬的眼”喜迎嫁妆;有的妙趣横生,有万里江天无限风光之美,如《星》:“谁说这一把麦豆 没了养分/请丢进夜的胃 看它/慢慢反刍成亮晃晃的黎明”,这一个精彩的比拟使人不能不惊叹诗人想象之奇特;有些浅入深出,雅俗共赏,如《炊烟》:“炊烟长伸着手/系太阳拴月亮/当红瓦房的耳坠子”,意象直观,构思奇妙。杨刚的微型诗,正是以奇特的创意给人耳目一新的全新感受。 
其四,内蕴深厚
微型诗之微,是体式之微,不是内容之微。微型诗创作,就是要在有限的空间拓展出无限的内容和博大的世界。杨刚说:“微型诗,不是长诗的压缩,而是一种独立完整的诗歌文本,短中隐长,小里现大。”所以微型诗是一种滴水藏海的艺术,能给大家带来智性的启迪和澎湃的力量。杨刚的微型诗,不少都充满着智慧,蕴含着丰富的精神能量。如《猎人》:“找遍整座森林,没有/一匹狼一只虎一片麻雀影/调校枪口,瞄准自己”,这实在是人类的“报应”,也是人类的悲剧,诗人的忧患意识跃然纸上,因而呼吁:“山,向天空借一把眼神/清亮/偷猎者的黑心” (《湖》);《仙人掌》:“干旱的沙漠/舍不得给你半点雨一滴露/你依然用绿色的誓言呵护它一生”,这样无私而执著的奉献,无疑是基于一种坚不可摧的信念;《路》:“游子,注定了/用这条绷带缠绕伤口”,一语道尽游子悲壮的情怀。无论走到天涯海角,游子都是用回乡的路,缠着滴血的伤口;《民歌》:“灵魂里的庄稼/冲开农民的嘴唇/在城里人的耳朵中扬花”,农人渴望物质与精神双重丰收的一声吼,或许竟成了都市人酒足饭饱后的娱乐,这巨大的反差实在是现代文明人的莫大不幸;《星》:“夜更需要看护/走!/别跟着太阳的屁股——转!”还是作“夜”的守护者熠熠闪光吧,别为了追随虚幻的光芒而迷失了自己;《诗行》:“一根小小的情肠/消化着/人世间所有灵魂的脏”,诗人 “铁肩担道义,妙手著文章”的责任感令人感动。 
其五,韵律优美
写诗,讲究琅琅上口,韵味十足,所以其韵律是很重要的,不然不称其为诗。遗憾的是,当下绝大多数微型诗作,太不注意韵律。闻一多先生曾提出关于诗歌的“三美”理论,即音乐美、绘画美和建筑美,是值得推广和遵循的。“音乐美”强调诗的律动,“绘画美”强调诗的意境,“建筑美”强调诗的形式。当然,对于诗歌广泛的内涵来说,仅有“三美”是不够的,还需诗作者个性特征而赋予诗歌高度的“思想美”,只有闪亮的思想才能获得认知,才能打动人封闭的思想觉悟。我以为,杨刚围绕这“四美”作了大量值得我们肯定和借鉴的探索。杨刚的微型诗,不少文势雄放,正气浩然,如骤雨疾风,似金钲羯鼓,其语言铿锵壮美,抑扬顿挫,有着强烈的节奏感。如《满山夕阳》:“炊烟摇着太阳/满山夕阳象民歌一样欢畅/心儿哟竖起梦的耳朵细细地听故乡”,读来一气呵成,琅琅上口。特别是杨刚的微型散文诗,更是充满了音乐美、绘画美、建筑美和思想美。譬如下面这首:
我,怀念北方 
我,怀念北方!
民歌的流淌是大风的流淌,流畅高梁酒的醇香;姑娘的舞蹈是雪花的舞蹈,舞得红瓦房想要欲欲飞翔;呵,还有阳光,爽朗起侠客的笑,一剑刺成平原,两刀砍出山岗…… 
怀念是一种醉,醉我成一树梅 
疏影 
暗香 
要你 浅 斟 低 唱…… 
   这首微型散文诗情意浓浓,韵律优美,诗情与画意相互交融,形式与内容浑然一体,当属一首难得的佳作。读这样的佳作,正如杨刚所言,可谓“跟着灵感走,陪伴快乐行,脚步越来越轻越来越温柔,心轻体舒,就象风一样自由”,实在是一种情感的陶冶、思想的启迪和精神的愉悦。 
赖杨刚说:“诗是灵魂的舍利子,要用血、泪、汗供奉在虔诚的心上;一首好诗,不管视角如何,不管技巧如何,也不管语言的质感如何,必须让人产生面红、耳热、心跳的感觉。”或许正基于此种追求,杨刚的诗作方才如此气势雄浑、情意饱满、想象奇特、内蕴深厚、韵律优美,张扬出一股大气磅礴的阳刚之气,而在微型诗坛独树一帜! 
2006-01-04 
(发表于《中国青年诗刊》创刊号)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