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密斯赵
密斯赵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848,030
  • 关注人气:17,71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风流将军白崇禧晚节不保

(2008-11-27 09:42:30)
标签:

杂谈

分类: 名人往事

 

    铁门一直是虚掩的,张望进去可以看见挺拔的罗马立柱上系着几条长绳,绳子上晾着一长排白色的床单,有点医院的味道。不过进进出出的大队人马似乎都不像是生病的模样,叫人心生疑窦。院子还算是葱茏的,没有草坪,没有繁花,只有几株参天大树撑着几分阳刚。树下立着一块示牌,原来此地是411医院的指定体检机构。

    这个也许是上海最漂亮的体检中心位于多伦路210号,以前是南京国民政府国防部长白崇禧的寓所,人称“白公馆”。

    白崇禧曾任中华民国国民革命军一级上将,属国民党“桂系”,地位仅次于李宗仁。有“小诸葛”之称。他是广西回族人,有人说其祖先可能是移居中国的阿拉伯人。不过,多伦路上的这栋花园洋房却是不折不扣的法国新古典主义样式。推开虚掩的铁门,宅子莫明地空旷起来,好像是白将军他,回来了。

 

白公馆和附近的汤公馆简直就是双胞胎兄弟

    这栋花园洋房是由广东籍商人于20世纪20年代建造的,砖混结构二层,坐北朝南,属于欧洲独立式花园住宅。乍一看,白公馆和附近的汤恩伯汤公馆简直就是双胞胎兄弟。

    建筑平面呈凸字形,南立面为主立面,横三段纵三段构图,正中凸出部分以四棵二层通高的巨柱组成门廊,巨柱头为变形的科林斯式,柱身无槽。这四根“门神”一样的柱子汤公馆门前也有。更加有趣的是,门廊两侧凹进的弧形壁龛也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龛用白色大理石雕琢而成,带有巴洛克特征。门廊上方为二层露台,弧形凸出,与当中两棵巨柱相接,围以铸铁几何栏杆。底层沿建筑外墙设露台,做彩色铺地,围古典式围栏。

 

白先勇小时候打乒乓球的球台还在

    白崇禧之子白先勇曾经透露,他小时候打乒乓球的那个球台还在。不过,现在谁也说不准球台现在的具体位置。因为411医院虽然对社会开放,但只接待预约的单位机构里的员工进行体检。为了安静着想,医院还特别排斥入内摄影的老洋房爱好者。

    厅堂的石膏天花板据说是最漂亮的。正中是圆形的菊花图案,周围是两层简洁的勾芡线条,看上去像是一只新鲜的香橙布丁。顶角线同样是橙色和乳白色相间的,搭配四四方方的护墙板,看起来要比西点坊里的粉红裱花蛋糕要厚重许多。

    这里的壁炉是米色大理石的,表面是简单的雕花,内芯是砖样的。壁炉上方是一面拱形的镜子,能照见对面的玻璃窗。镜子里的图像是模糊的,犹如窗外的景象,不管有没有人去擦拭,岁月终究是一天一天地变换着,谁也作不了主。

 

411医院体检部

地址:多伦路210

  

往事

风流将军失爱妻,晚节不保花下死

    白崇禧因为经常要与夫人马佩璋分居前线与后方,所以很多人讲他是一名“风流将军”。传言到了白夫人的耳朵里,她是将信将疑,后来就关照白崇禧侍从参谋吴祖堂:“祖堂,我听到什么东西你开车去帮我去侦察一下。”

    吴祖堂是不能够侦察出什么的,只能私下里说:“白先生有点浪漫,有点好色,年纪又那么轻,职位又那么高,那么夫人又经常不能在身边……”言下之意可谓明了。

    马佩璋是广西桂林人,回族,出生于诗礼之家,肄业于桂林女子师范。当年的佩璋也是桂林有名的美人,亭亭玉立,秀外慧中,上门说媒的都踏破了门槛。但马父马维琪择婿标准极严,坚持非教门不通婚的回教规矩,结果就看中了新桂系的风云人物白崇禧。1925年李宗仁、黄绍竑、白崇禧为首的新桂系打败了沈鸿英,收复桂林后,白崇禧与马佩璋即奉家长之命,在桂林完婚。当时白崇禧32岁,马佩璋22岁。

    马佩璋是一个典型的贤妻良母,不喜欢抛头露面,不爱慕虚荣。她明知丈夫在外偷腥,却依然无法割舍对白崇禧的爱意。有一次,白崇禧在南京打得不可开交的时候,马佩璋人在上海。接到白将军阵亡的消息后,她就从上海一直冲到南京的前线。白崇禧看到夫人来了,吃惊之余严肃地责备,“军令在前,你来干什么?” 马佩璋看到丈夫好端端地站着,眼泪就止不住地往掉。

    全家迁到台湾后,虽然不再威风,但也过了一阵平常人家的温馨日子。那时的“白公馆”就是一般公务员住的木板房子,台风来了还会漏雨。白崇禧就拿个脸盆来接,马佩璋就坐在床上笑着看。

    然而好景不长,豁达温柔的马佩璋于1962年12月4日因高血压逝世于台北一家医院,终年59岁。医生宣布死亡的时候,白崇禧的血压马上飙到快两百。很长一段时间,白崇禧就呆在自己房间里叹气。按照回教的规矩,死人三天就葬下去了,然后从过世走坟四十九天,白崇禧每日必躬率儿孙辈准时前往夫人墓前念经,风雨无阻,从未间断,见者无不为之动容。

    但是马佩璋尸骨未寒,白崇禧又旧病复发了!夫人去世后,白崇禧精神大不如前,有时好像茫然有所失,终日一副在那里寻寻觅觅的模样。殊不料为解除烦闷,年逾古稀的他居然与身边的护士张小姐热恋起来。一心想置白崇禧于死地的暗杀侦防组了解到这一情况后,决定设一出美人计。

    一天,暗杀侦防组的谷正文打电话给白崇禧的医生赖少魂询问白崇禧的病情况,赖少魂报告说:“白将军不是病,他是想补……” 谷正文接口道:“不管他是补什么,你要发挥自己的专长,蒋总统要你多‘照顾’将军,重病就得下猛药”。

    在谷正文的威逼利诱下,赖少魂只得给白崇禧开了一帖药力很强的药方,欲使老迈的白崇禧不胜药力,一“补”不起。 白崇禧照方到天生堂中药店买了两大包药回家泡酒。往后数月,白崇禧似乎从药酒中得力,与张小姐频繁往来。

    1966年12月1日晚,张小姐与往常一样到白宅夜宿。就在这天晚上,“花下死”的阴谋成为了事实。第二天早晨,白崇禧的副官发现他赤身裸体趴卧在床,而张小姐早已不知所踪。黄泉路上,白崇禧要是见了马佩璋,大将军想必也只有无地自容的份儿了吧。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