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密斯赵
密斯赵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848,030
  • 关注人气:17,71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大小通吃姚家三母女,杜月笙自导自演《半生缘》

(2008-02-20 21:18:28)
标签:

文化

分类: 名人往事

 

    从十六铺鸿元盛水果行的一个乡下学徒,到青帮大亨, 杜月笙在上海滩留下了数不清的故事。故事里自然少不了女人——五个姨太,七个公馆。

    绍兴路54号是杜月笙安置四姨太姚玉兰的寓所。解放后,上海人民出版社入驻其间。这幢花园洋房先后加入了上海商报等传媒单位,是绍兴路上有名的“文化制造厂”之一。这般安静闲适的文艺腔一唱到了去年夏天。

    大伏天依然西装笔挺的男人和旗袍换得比张曼玉还勤快的女人,开始出没于这栋老房子。到了夜晚,丁丁冬冬的琴声格外勾魂,木地板上是高跟鞋在的的笃笃,仿佛是有女人在房间里来回走。这番惊艳诡异的声色叫人疑心,难道是杜月笙带着四姨太回来了?

    当然不是。此间开了一家叫笙馆的高级会所,德国咨询公司的投资背景,在里面跳舞社交的都是新时代的绅士淑媛,或者用更时髦的词汇——精英阶层。目前的会员以国内CEO为主,5万元的年费主要是用来谈谈天。

    这么好的月色笙歌,谈生意怕是舍不得。一支雪茄加一杯红酒的光阴,没准就谈出一段琴瑟之合来。

 

一件老家什就是一个故事

    去公馆是要经过一个花园的。顶棚上的紫藤曾帮怕晒的四姨太遮过太阳,篱笆里关着红艳艳的茶花,一副寂寞美人的姿态,只有采蜜的蜂儿会去看看她。石井幽幽得一声不响,它曾为随园缘茶屋的塑料叶子皱过眉头,也为三众华纳传媒“惜时如金”的标语叹过气。不晓得这趟笙馆的“市场化”,伊还满不满意。

    主楼是一幢混合式的三层建筑,转角式布置,水泥外墙,木质门窗,檐口采用西班牙式建筑常用的花纹和小券装饰,屋顶设了一个玻璃天棚,类似于时下流行的“阳光屋”。主入口的门廊很高,两侧各有一对壁柱支撑。底层东北侧的室内主楼梯通向二层,扶手的雕古色古香。二层中间是一个长方形空间,四周是四根水磨石立柱,柱头带有爱奥尼克卷涡。三层布局与二层相同。整幢房子除了底楼笙馆,其他都是办公用房。当初没有笙馆的时候,几乎每个到54号里来实习或工作的人,都会想着到这里来白相一圈。

    保存下来的笙馆有5间,分别叫赏径廊、梦花堂、行乐轩、思笺斋以及点圈吧。梦花堂是最大的一间,这里保留着一套杜月笙为自己度身定制的茶几坐椅。整块榉木精雕成螃蟹的造型,与在上海滩“横行霸道”的主人非常合拍。曾有人开价180万想讨了去,笙馆老板自然是不愿意的。梦花堂另一绝是音响效果,这也是他请人设计的。思笺斋原先是杜月笙的书房,大班桌和老板椅都是原来的。杜月笙就是在此地作出了他一生中为人称道的一个决定——不同日本人合作。点圈吧的红木椅子也是那个时代的老货,骨架没得说,但布面是后来请人补过的。据说新版《上海滩》开机前,黄晓明到这里来找过感觉,坐的是一张长沙发椅。,据说胡茵梦等文化名人都曾来采风,李安为《色戒》选拍摄场地时也考虑过这里。

    这里有2间包房可以吃饭,据说做得是杜家私房菜,菜谱都是根据史料来的。不过每天只供应一桌,想别别杜月笙的味道的话,得事先预定。这里还有个一个舞厅,一架黑色三角钢琴摆在角落,沙发圈出了不同的社交区,帘布后面的是最私密的好位子。这里经常搞些“旗袍派对”之类的沙龙活动。

 

马路对面的花园洋房也是杜月笙的小公馆

    公馆对面27号的老洋房花园饭店其实也是杜月笙送给四姨太姚玉兰的宅邸。穿过石灰色的牌楼门,看以看到一面用石块砌起的墙,墙上是人工瀑布,墙下的水槽里游动着一条条硕大无比的金鱼,这些金鱼闪着耀眼的红光,这般妖艳比起54号的茶花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花园显得有些局促,粉色山茶上缠绕着小灯珠,这样的装饰未免有点小家子气了。饭店主体还是相当大气的,落地长窗上的白窗帘搭配白柱子,固执而老派。

    饭店内部有壁炉、留声机之类的东西,一看就是老上海的格调。壁炉旁的座位最吃香,因为三面有墙,俨然一个相对独立的小天地。这里做的是浓油赤酱的本帮菜。最嗲的是熏鱼和极品牛肉。有客人问的话,这里的服务生都会斩钉截铁地告诉你,这里就是杜月笙的公馆,然后再专业地补上一句“四姨太的”。

 

笙馆

地址:绍兴路54

电话:021- 64735789

 

 

往事

 

大小通吃姚家三母女,杜月笙自导自演《半生缘》

 

    关于绍兴路54号,也有人说那是有人为报恩于杜月笙的母亲而建造的,让老太太在此吃斋念佛,颐养天年。但是,杜月笙的生母朱氏在生下杜月笙妹妹后不久就因为极度衰弱而死亡。而对他视如己出的继母张氏也在杜月笙8岁的时候神秘失踪。有的说是人贩子绑架,也有的说是不堪生活重负跑了,还有的说是被“蚁媒党”拐走了。所谓“蚁媒党”,是那时活跃于浦东一带的流氓组织,专门勾引青年寡妇,凌辱之后,转卖他乡。总之,张氏是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因此,这个神秘的“杜老太太”不可能是杜的母亲。事实上,这是一出类似张爱玲小说《半生缘》的闹剧。姚玉芙亲手将妹妹姚玉兰送上了杜月笙的床,同住在绍兴路公馆的老太太就是姚家姐妹的母亲。比小说更离谱的是,这个美貌的岳母竟然也是杜的女人!

    当年,姚玉兰与其母和姐姐姚玉芙以唱京剧小曲谋生。姚玉芙与孟小冬原系同门姐妹,一向情投意合。自从孟小冬跟了杜月笙后,她们来上海演出时都会拜访孟小冬。孟小冬宴请姚家母女时,杜月笙以姐夫的身份陪同。杜月笙见母女三人生得极美,就起了色心,动起了“一见三雕”的念头。他表面上以孟小冬没有生养为名,直言想把姚玉兰娶进来作小妾。孟小冬知道杜月笙一旦决定,就非要达到目的不可,只得向姚玉芙提及此事,姚玉芙表示同意,但却遭到姚玉兰的拒绝。

    杜月笙不甘心,在30岁生日这天,请了姚氏姐妹赴宴,并请她们演出堂会节目。姚玉兰虽然拒绝了婚事,但不能拒绝演出。杜月笙和姚玉芙事先作了安排,让玉兰饰演《龙凤呈祥》中的孙尚香。上台之前,姚玉芙已把钻戒套在妹妹的手指上,崭新的行头也放在她的身边。堂会戏演罢,已过午夜一时,贺客们纷纷散去后,杜宅内厅以一席丰美酒筵祝贺演出成功。席间觥筹交错,姚玉兰被灌得烂醉如泥后由姐姐亲自扶入卧室。待到她一觉醒来,枕边同睡的正是杜月笙。

    于是,杜月笙继续计划,装模作样托媒人提亲。那年姚玉兰24岁,姚玉芙28岁。知道他脾性的媒人问杜想娶的是“大的、小的、还是老的?”他只是点了点头。媒人就明白了他的意思。这荒唐要求提出后,连内线姚玉芙都大吃一惊,但面对有钱有势的杜月笙,加上生米煮已成熟饭,三个女人也只有服从的份了。之后杜月笙就在爱麦虞限路(现绍兴路)上,为姚家三母女添置了住所,对外宣称讨了玉兰做四姨太。杜月笙就是这样在上海自导自演了一出《半生缘》。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