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三色堇吴幼坚
三色堇吴幼坚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068,918
  • 关注人气:22,94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回忆录】结婚前的插曲(95)

(2024-07-08 09:59:47)
标签:

吴幼坚

77岁同志母亲

1973年感情插曲

商议1974年结婚

人生

分类: 岁月留痕情意在—往昔
【回忆录】结婚前的插曲(95)
题图  荷花  77岁阿坚2024年7月4日傍晚摄于广州东山湖公园。


【回忆录】结婚前的插曲(95)

【回忆录】结婚前的插曲(95)

       我被文化局安排到“斗批改”工作队,去犁头公社乡村搞运动。1971年发生林彪9.13事件,震惊中国与世界,此后几年政局一直不稳,各种名目的运动接踵而至。我已想不起当年“斗批改”指什么,厌倦了政治的我,参加工作队是被动的,参加劳动则非常卖力。1973年早春天气还冷,我和社员一起修田埂,我干得冒汗,别人怎么不觉得热?原来他们出工不出力。我组织青壮年修筑大志水库,带头挑双担,刮风下雨都不歇,弄得一身泥水,而发现其他社员常偷懒。后来我才明白,农民辛苦劳作收成低,交公粮任务重,自己都吃不饱,又不准发展家庭副业,无粮无钱,哪有积极性?我无法责怪农民,唯有继续劳动,心情沉闷。

       大志水库在犁头公社通往县城的公路边,而工地指挥部在公路另一侧。我住在指挥部,与县里来的女播音员睡上层通铺,男拖拉机手们睡下层通铺。从韶关开来的运粮货车爬坡上到高处,就离指挥部很近。某日我想回县城一趟,就在黄昏收工时站路边,朝货车司机扬手示意。司机让我坐副驾位,顺道载我一程。指挥部技术员笑道,司机看你是漂亮女孩,自然愿意给你上车!那年我26岁,穿着妈妈的深蓝大襟衫(上面印有麦穗图案),宽宽大大不合身,两条辫子盘在脑后,干一天活尽显疲惫,自以为和农妇没两样。司机却说一看就知你不是本地人,哦,原来真是广州知青!货车沿北山公路下行驶近县城,司机说他今晚住县招待所,会约几个青工聚聚,你也来玩嘛!我说要看有没时间,你先把我在县城边放下。

      我下车就去找何捷忠。团支部开会批评我违反“五不准”,与捷忠交往过密,而我内心不服。我俩是朋友,我搭便车回县城,大大方方见他,人们也不好说什么。捷忠见我到来很惊喜,赶紧去食堂买饭菜。晚上他陪我走过县城大街,去招待所找那司机。果然有年轻男女在说笑,我们寒暄几句,约定明早在县城边上车。司机可能想,陪我去的是我男友。我和捷忠放眼遥望,西面群山仿佛失去质感只剩轮廓。月亮又大又圆,洒下温柔的光。捷忠说出几句诗:“灰山如纸立,明月挂树梢。圆月不为枝桠破,云开雾散月更高。”

      1973年暑假到了,阿波从湖北应城来阳山,我请假回县城接他。文工团年轻人说,波哥要来看坚姐,我们要看波哥!他们眼中的我,身材相貌都够条件当演员,波哥当然要般配。排演现代京剧《海港》,梁丽坚饰装卸队党支书方海珍,提出她演A角要我饰B角,我强调嗓音偏低演不了,丽坚很遗憾。她曾说:“你我都是阿坚,如果我稍为高些,眼睛有你那么大就好了!”我随文工团去外县,当地演员打听:“黑衣黑裤不说话那人是广州来的演员?她跳芭蕾舞《白毛女》喜儿?”我同事答:“她是写节目的,一点也不会跳舞!”大家见到阿波后,半开玩笑对我说:“还以为波哥很靓仔,原来那么普通!”我笑道:“我又不是看他外貌。”晚上文工团去氮肥厂演出,结束后我就上捷忠住的二楼,接着准备下楼洗桶里泡的衣物。阿波喊住我:“我见你走得急来不及洗,就随手洗了,你去晾吧。”“泡在衣服下面的卫生带也洗了?哎呀……”我怪不好意思,他却说:“哪有什么,是你用的。”这件似乎很小的事感动了我。

       阿波跟我去隔坳村,我睡队长家饭桌旁木床,他睡生产队仓库,和几个年轻人守稻谷。双夏大忙却只喝麦羹,开工前撒泡尿就饿了。我告诉他,农民都中途回家从大锅里舀麦羹喝,他说再喝也不顶肚呀!他读暨大去高要县搞“四清”,劳动量再大,有靓米饭吃饱就不怕。“你们阳山捱饿开工,真是‘穷到窿’(粤语,形容穷到极点)啊!”他帮忙过秤分谷,看我挑起120斤,赤脚稳稳走回队长家,不由得暗自佩服。我提前为他买背心干活,没几天肩头后背就脱皮,农民说,郑老师暑假来劳动,村里民办教师就只干自家活,我们要写封表扬信给你们学校!我和阿波谢绝了。队委们杀鸡焖豆腐为他饯行,阿波说阳山油炸豆腐比鸡还好吃!
    
       文工团年轻人热情淳朴,阿波开朗乐观友善,大家接受了坚姐的未婚夫,纷纷和波哥合影留念。阿波看过文工团演出,记得若干节目。数年后他在湛江工作期间,文工团主要骨干去湛江学新戏,阿波还买很多螃蟹款待阳山来客,说个个都吃得津津有味。那几天我睡电影院二楼黄翩小房,阿波则去捷忠那儿过夜。某晚预知会停电,已备好蜡烛,我俩在小房聊天,烛光摇曳,把我侧影投到白墙上。阿波一手按白纸,一手拿铅笔,尝试勾勒剪影。有难度,但也好玩,他觉得我侧影秀美,多年以后迷上摄影,也爱拍我侧影。我俩每晚都在小房待很久,但都没“越界”。他要走那天,我天不亮就去捷忠房间,他和捷忠在外间弄早餐,我进里间躺下立即睡着,喊几声也没答应。送阿波坐班车回广州后,我若有所失,但想到半年后就结婚,又觉得日子会过得很快。73年春节我俩在广州相聚,除夕抱着他5岁外甥女逛花市。我说旁人会认为她是我俩女儿,阿波说,是啊,这个岁数该结婚生子了。他问我进了文工团不再是知青,有没想过分手的事,我答你没找别人我怎能变?他说如果我要重新考虑也行,不过他是舍不得我的。我俩商议74年春节结婚,他来阳山过暑假后,就把这打算告诉了他姐姐。

       结婚前还有些插曲,比如在73年返穗过年的客车上,我与水电局某外省技术员邻座。我在大志水库结识工程师夫妻也是水电局的,因此他特别热情希望交往。我总缺觉,有机会就打瞌睡,在颠簸的车上,两人肩挨肩,头靠头,一阵清醒一阵迷糊。年后工程师夫妻请我吃饭,这位单身技术员也来了。不过我说明一年后结婚,他就不作无效追求。

       下半年,我去韶关参加地区创作学习班,与各县编剧在党校吃住,我是新入行,很受大哥大叔欢迎。人们夸奖要晚两三天报到的陈云清,说他贫农家庭出身,中大中文系毕业,在连山县几年,现任宣传部副部长。文友们热心为29岁的他介绍对象,26岁的我也被视为“候选人”。学习期间有戏剧观摩,别人有意让我和陈戏票相连,散场大家过大桥回党校,渐渐拉开距离。陈提议在河边坐一会,告诉我大家有意牵线,我答刚来他们就直说了,我说下乡前已有未婚夫,他们还半信半疑。陈听我讲述后明白不能夺人所爱。1973-1974年间,地区成立数个创作组,陈云清带领我、黄山、谢成功,用九个月深入各县搜集素材,创作《云山春》剧本。1974年春节我回广州结婚,他送我一把深蓝尼龙雨伞,伞面印有毛泽东诗句:“风雨送春归”。 


 【回忆录】结婚前的插曲(95)
连江边

【回忆录】结婚前的插曲(95)
吴幼坚与郑成波

【回忆录】结婚前的插曲(95)
何捷忠、郑成波、吴幼坚

【回忆录】结婚前的插曲(95)
何捷忠

【回忆录】结婚前的插曲(95)
阿波阿坚与部分男演员在文工团楼前合影,背后楼下大房间后来隔成几间小宿舍供已婚者住,阿坚也分得一间;二楼大房间是男生集体宿舍。

【回忆录】结婚前的插曲(95)
阿坚阿波与部分女演员合影。
          
【回忆录】结婚前的插曲(95)
阿坚阿波在县城郊外北山留影,远处低处是阳山县城。

【回忆录】结婚前的插曲(95)
犁头公社风光。

【回忆录】结婚前的插曲(95)
整治后的犁头河。

【回忆录】结婚前的插曲(95)
文工团在山野间为农民演出,田展文演唱现代京剧《红灯记》中李铁梅唱段。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