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飞鸟与鱼
飞鸟与鱼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3,494,550
  • 关注人气:150,99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残酷的温柔直到世界末日<组图>

(2007-03-30 18:02:42)
标签:

视觉/图片昆明

飞鸟与鱼

文化

魏颖艺术创意

情感

旅行

时尚

    凌晨三点,林菲依旧没有一点睡意,距天亮还有几个小时,她不知道该如何打发剩下的时间。
母亲走了,永远不会再回来,偌大的屋子只剩下林菲一个人,空荡得有点让人心里发疼。行李已经打好包堆放在角落,天一亮,她就要出发到另一个城市去完成母亲的遗愿。
     窗外一副颓败的景象,仿佛白天车水马龙的热闹只是一种假象。林菲叹了口气,转身向卧室的穿衣镜走去,镜中的女子皮肤白皙,五官小巧精致,乌黑的头发就像一匹上好的丝绸直垂腰际,江南女子的(不食人间烟火)美在林菲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
     拨开遮在左眼上厚实的刘海,一只琥珀色的眼睛赫然出现在镜中,像猫眼一般幽深,散发着诡异的光芒。
 林菲想如果在古代,她肯定早已被当作妖物处死,没人知道林菲的父亲是谁,据说林菲的母亲到边境一带旅游了一年,回来之后就生下了林菲,但她绝口不提她外出旅游的这段时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也没说林菲的父亲是谁,再那之后林菲的母亲再也没有离开过江南,直到病逝。
      走到楼下,林菲想该不该和陈凡道个别,算起来将近一年没有见过他了。从孩童时代开始,陈凡是唯一个不惧怕她琥珀色眸子的人,虽然陈凡比林菲小两岁,他却坚持让林菲喊他哥哥,并处处照顾着林菲。在林菲心里陈凡就是她的保护神。如果不是那个梦,林菲想她一定会是陈凡的新娘。
     10多年来,林菲一直都在重复地做着一个有些支离破碎的梦,梦都是从一条小巷子开始,林菲独自一个人走在一条幽深的巷子里,巷子很长,每次林菲感觉自己已经走得很累的时候才会走到巷子口,巷子的左侧是一个小店,

残酷的温柔直到世界末日<组图>

陈旧的木门看不出是出自什么年代,店里的木架子上摆放着许多希奇古怪的物品,

残酷的温柔直到世界末日<组图>

像古董又像等待出售的工艺品。
      穿过木架子,在角落有个起眼的吧台,一个高大的男人斜靠在吧台上抽着烟:黑色干净的棉布衬衫,怀旧的牛仔裤,桀骜的长发被束成马尾伏贴的安放在脑后。男人面向吧台,在林菲的梦里从未转过身,每次林菲试图想看清楚他的脸的时候都会马上醒来,没有一次幸免。
  当陈凡向林菲表白时,林菲不敢告诉陈凡她心里爱的是别人,而且是梦中的男人,这样的说法过于玄乎也过于荒唐,陈凡是不会相信的。可她确实爱上了梦中的男人,虽然她只见过他的背影,她也确信在这地球上确实有这样一个男人存在,只是他们还没有相遇而已。

残酷的温柔直到世界末日<组图>
  和陈凡在一起的时候林菲总觉得她的心缺了很大的一块,空洞得厉害。陈凡第一次牵她的手的时候,林菲觉得胸口隐隐作痛,之后,这样的状况一直在持续,她以为她心脏或者身体的某一部分出了问题,跑了好几家医院检查得到的结果都是她很健康。
 有天,林菲终于发现了问题的症结所在,每次陈凡触碰到她的时候,她的心就开始疼痛,不久林菲就向陈凡提出了分手,因为她发现自己控制不了心脏从里到外的疼痛,林菲想这辈子她是注定要欠陈凡的了。
      经过一个小时的颠簸,飞机终于降落在林菲母亲口重最美丽的城市,这确实是一个让人第一眼见了就会喜欢上的城市,四处飞花,温暖而美丽,现在林菲有点理解为什么母亲会如此眷恋这个城市的原因。

残酷的温柔直到世界末日<组图>
      几经过周折,林菲到达了行程的第一站,一个小店,奇怪的店名“旅行舍-飞鸟和鱼”。林菲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眼前所看到的景象和梦里的不差分毫:幽深的巷子,古朴的小店,诡异的工艺品,林菲觉得全身的血液开始沸腾,她急忙往里走(提着白色的衣裙),一切又反复回到了梦中,(刚进门就听到了一声清脆的铃铛声)

残酷的温柔直到世界末日<组图>
角落果然有个吧台,吧台边斜靠着梦中的男人,他抽着烟,背对着门口,此刻,林菲觉得自己的心随时会有暴裂的可能。
林菲屏住呼吸,呆立了几秒,她不敢出身,也不敢向前迈动半步。生怕醒来又面对冰凉的天花板。林菲用力咬了一下下唇,下唇的疼痛让她确信了自己不是在做梦的时候,她轻轻地对着背影说,她来取东西。
男人缓缓转过身,林菲不敢眨眼,等了10年才等来眼前男人的一次回眸,她怎么舍得错过。深陷的眼窝,明亮的眸子,高挺的鼻梁,薄薄的嘴唇。

 

林菲深叹造物主的鬼斧神工雕刻了这样英俊的男人。(原以为一场电光火石的相遇原来也可以这样平淡,心中有些许失望)
男人转身看向林菲的刹那,林菲琥珀色的眼睛突然无缘由的掉了一滴眼泪,(寂静静静)。男人的神情有些冷漠,他问林菲取什么人什么时候寄放在这的东西。林菲取出了母亲临终前交给她的那个别致的标签,上面写着母亲的名字,还有一串奇怪的字符,看起来应该也是一个名字,还有19年前的一个日期。
 男人看了标签后,收起了所有的漫不经心,他看林菲的目光多了一丝复杂。男人掀开了吧台左侧水蓝色的布帘,示意林菲随他进入内室,林菲没想过这个屋子还有这样隐蔽的暗室存在。

残酷的温柔直到世界末日<组图>
暗室里有八排架子,看起来有些年代,架子上陈列满了咖啡色的、厚厚的书本,书本的尺寸大小一样,而每本书的封面都写着一个日期。(像日记)。男人找到“1988年”的书本,从里面取出了一片特制的麻布交给了林菲。
想听故事吗?男人的神情不在淡漠,故事先从龙族说起,龙族是生活在云南边境一带,人数极少,龙族男女都异常的俊美,龙族最神秘的传说是关于龙族的祭师,龙族的祭师具有神秘的超自然力量,通过的他的祈祷,龙族的人不会有病痛的折磨,且庄稼年年大丰收。


龙族的祭师有一个共同的特征,左眼是琥珀色,按照龙族族规,龙族的祭师不可以结婚,除非遇到右眼是灰色的异性,他们才可以结合,否则,(如果违背族规)祭师就会莫名其妙的死去。可惜上百年来,龙族的祭师都不曾遇到灰色眼睛的异性,最终都孤独的而终。
奇怪的是,在老祭师升天以前,龙族每代都会有一个琥珀色左眼的孩子出生,代代不断。
后来,龙族一个叫龙奕的祭师爱上了一个来花城旅游的江南女子,并与之私自结合。不久龙奕莫名其妙的死去,而那个江南女子也回到江南,再也没有涉足过花城。

龙奕在死以前和他所爱的女子去了一趟“旅行舍-飞鸟和鱼”,把他们下辈子的情缘寄放在了那里,因为今生无望在一起的情侣都会把他和她的下辈子情缘寄放在“旅行舍--飞和鸟”,据说这样,下辈子就可以结束飞和鱼的爱情宿命,不会再有分离。

残酷的温柔直到世界末日<组图>
林菲听完后泪已满面,为母亲和龙奕今生无望的爱恋,也为自己无望的期待,今天她可以成全母亲和龙奕的下辈子爱情,可她这辈子和下辈子的爱恋谁可以成全?她以为她的等待会开花结果,没想到花未到绽放的时刻就已无声的夭折,这让她怎么甘心?
林菲和小店的男人裴之剑带着母亲的骨灰盒四处游走,其实那些都是母亲和龙奕曾经到过的地方,裴之剑说这是在收回他们的回忆(魂魄)。

残酷的温柔直到世界末日<组图>
林菲和裴之剑到了哩湖,这是完成母亲遗愿的最后的一程是,哩湖的晨风很大,吹乱了林菲的头发(长发在风中飞舞)。为母亲焚烧完最后一张纸片,上面写着她最爱的歌《飞鸟与鱼》。
挥手,骨灰从手掌滑落飞向平静的水面,然后消失得无影无踪。此刻,母亲孤寂的灵魂得以重生,林菲希望下辈子母亲真的能和龙奕再相遇,然后永远不再分离。


在离开花城的前一夜,林菲去了趟“旅行舍-飞鸟和鱼”算是和裴之剑告别,看着裴之剑,林菲忽然觉得悲伤布满了心间,自始至终,她连个表白的机会都没有,等了那么久等来的只是他的一次回眸?纵然心里百般不甘,可她却不能对面的男子倾吐一个字,因为他没有一只灰色的眼睛。
能抱抱我吗,林菲的声音充满了悲伤,裴之剑点点头,随即轻轻地抱住了林菲轻盈的身躯,林菲用力的回抱着裴之剑,像溺水者抓住身边的浮木,久久不能放开,林菲想至少有个拥抱可以回忆,她不会孤独到终老。
        第二天林菲清早,林菲踏上了回江南的路途。

时间飞快,转眼林菲回江南已经半年,日子仿佛没什么变化,上班,吃饭,睡觉。可林菲知道自己的心已经被思念吞噬得只剩下一个空壳。回家后林菲没有再做过那个奇怪的梦,仿佛一切终止在那次旅程中。
明天就是林菲20岁的生日,以往每年都有母亲和陈凡陪她度过这对她来说很特别的的一天,而今年只有她一个人,林菲觉得十分的孤独,仿佛这个世界只剩她一个人的孤独。
林菲坐在客厅盯着墙上的时钟,她看着秒针一圈一圈的慢慢地走动,她在等着时针和分针完全重合,那一刻,她就要华丽的进入20岁,她想20岁是一个很特别的时刻,她决定在20岁开后始全新的生活,忘记裴之剑。
再一圈,就可以三针重合,林菲等着许愿,门铃在这个时候不识相的响起,在寂静的夜晚有些刺耳,林菲拖着疲惫的身躯向门的方向走去。
打开门,却没什么人,这样晚了还有谁会恶作剧,林菲叹了口气转身走回屋子。“生日快乐”林菲的手突然被抓住,回头,裴之剑抱着一束超大的香水百合,一脸笑意。林菲想是不是最近想裴之剑想得太过火,已经到了产生严重幻觉的地步。
“菲菲”裴之剑喊了一声就紧紧的抱住了林菲,林菲觉得这个拥抱和离别的时候的差别,这次,裴之剑的拥抱紧得让林菲快透不过气了。
我好想你,你走的时候忘了把心还给我了,裴之剑伏在林菲的肩头喃喃说道,林菲靠在裴之剑的胸前泣不成声,就算是梦她也甘愿承受梦醒后的虚空,这一刻她不想再逃避。
和裴之剑在一起的日子,林菲觉得无尽的甜蜜,可一想到关于龙族的那个族规,林菲心里就一阵阵的恐惧,她知道自己已经无法在这段感情中抽身。明知道这段感情是飞蛾扑火,林菲还是义无返顾的陷了下去,林菲想这和当年的母亲有什么区别,所幸的是这次她是龙族人,要逝去的也是她的生命,裴之剑平安就好。
三月,春意盎然,裴之剑突然病到,检查不出任何病因,林菲心里充满了恐惧,她不停地祈求上天,有什么就惩罚她林菲,不要殃及裴之剑,可老天好象没听到她的祈求一样,病床的裴之剑一天比天消瘦,林菲心痛不已。裴之剑时常摸着林菲的头说,只是小病很快就会好的,林菲总是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点点头,私下却哭得不能自已,其实她心里知道裴之剑只是在安慰她而已。
瞒着裴之剑林菲再次到了裴之剑生活的花城,费劲周折她终于找到了裴之剑和她提过的冥祠,林菲用尽了这辈子以来身体里的全部虔诚,跪走完了99级台阶,她如愿的见到了冥祠的巫师,一个看不出年纪的女人,一身黑色的衣裙,随手拿着一根满是奇怪图画和文字的手杖,林菲觉得那应该是龙族的图腾和文字。
林菲告诉对面的女人她要改命,把裴之剑和她的命对调一下,让她承受一切的惩罚。冥祠的巫师笑着摇了摇头,她说命只可以对调一次,在这之前裴之剑已经和林菲对调过命了,林菲听罢全身疼痛,疼痛却也幸福。
原来爱情真的是一种可以把对方溶入骨血的疼惜,林菲突然大彻大悟,既然这是宿命,既然已经不可改变,与其浪费时间去做无谓的挣扎,不如珍惜可以把握得住的一分一秒,爱不是单用“一辈子”来定义,比起没有感情却获得“一辈子”的夫妻,林菲觉得自己是何其幸运,因为她得到了真爱,虽然不是一辈子。
一切已经通彻,林菲放下了所有的激狂,她拍拍膝盖上的尘土,对冥祠的巫师嫣然一笑,谢谢。林菲临走时,巫师送了她四个字“柳暗花明”,林菲不想再猜想它的意思,她觉得现在什么都困不住开阔的心。
回到家里,裴之剑睡得正熟,他乖巧的躺在双人床的一边,浓密的黑发散落在洁白的床单上,像天使一样纯真也像魔鬼一般诱人,林菲呆呆的扶在床边看着……
裴之剑好象有心电感应一样慢慢地睁开了眼睛,嘴里含糊不清的咕喃着,你回来了?林菲突然脸色大变,她手有点颤抖地指着裴之剑的眼睛,像什么看到了什么可怕的怪物,林菲嘴巴张了半天,可喉咙发不出任何声音。
林菲看到了裴之剑的右眼是灰色的,怎么了,裴之剑被林菲弄得睡意全无,他不明白林菲的吃惊来之何处,他想他没收拾的样子也不至于把林菲吓成这样吧,半天,林菲的喉咙才费力地挤出了两个字,眼睛。裴之剑突然明白过来,自己忘记戴隐形眼睛了把自己的灰色右眼暴露出来了。
林菲终于尝到了什么是从地狱升飞升到天堂的感觉。你为什么不告诉我,我多绝望你知不知道,林菲捶着裴之剑的胸口又哭又笑,裴之剑说林菲不该这样对待病人,终于雨过天晴。
五月,夏季,生命旺盛的季节,林菲和裴之剑回到了花城,回到了“旅行舍-飞鸟和鱼”

残酷的温柔直到世界末日<组图>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